作者手记

【达里雅布依的克里雅人】

在被称为“死亡之海”的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南边缘,有一条河流断续伸向沙漠腹地,这就是著名的克里雅河。这条河在2000多年前曾经穿过塔克拉玛干沙漠,注入了塔里木河,形成了丝绸之路的中南部通道。在克里雅河绿洲的尽头,有一个村落,这就是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1896年于塔克拉玛干沙漠探险时发现的沙漠原始村落——通古孜巴斯特村,现称为达里雅布依乡。

这个被称为“中国第一村”的部落位于沙漠中心200多公里深处,方圆近300平方公里,极分散地居住着近200户人家约2000人。他们就是克里雅人。这个部落至今仍过着半定居、半游牧的生活。住所多是用胡杨木建造而成,以馕和羊肉为主要食品,生活简单,通常几世同堂地居住在一起,以传递字条的方式交换信息。他们曾与世隔绝地生活了400多年,民风纯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作者手记】

2008年,在一次旅游拍摄活动中,我来到了新疆于田,走进了克里雅河最下游的达里雅布依,这里地处大漠,人烟稀少。多年来,中外考古学家在此发现了大量文物古迹,使得这个孤寂的村落充满了神奇。

克里雅人属维吾尔族,相传他们四百多年前迁徙到此。他们经历兴衰、敬畏祖先、讲究礼仪、从不在长者面前大声喧哗,虔诚地保持着自己独有的宗教信仰。克里雅人信奉伊斯兰教,每逢红白喜事,都会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即使是儿童的葬礼,全村人都会放声哀哭。克里雅人不吸烟、不喝酒,甚至路不拾遗,家不锁门,夜不闭户,民风淳朴

我曾十几次往返于江苏常州和新疆达里雅布依之间。在达里雅布依的日日夜夜里,我这个来自六千里之外的异乡人经历艰险,一直试图寻找一种不带任何猎奇和偏见的视角,用影像来反映克里雅人这种独特的生活方式,表达我对他们的敬意,让每一个瞬间都能涤荡自己的心灵。

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年来,南疆昆仑山的冰川、湖泊、绿洲迅速萎缩, 克里雅河的水位逐渐下降,沙漠化不断加剧,胡杨林成片枯死,新的沙尘源正在急剧形成。这里2005年人均收入不足1300元,2009年也只有1952元,他们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面对生态环境的变异,克里雅人正在面临希望与绝望的抉择。

面对我从达里雅布依带回的一摞摞照片,犹如一页页日记,它不仅记载了自己的工作,也记载了我每一天的情感和生活……但愿自己的摄影作品能在更多的读者中传播,能在时间的长河中延伸,也希望更多的人们通过我的照片,去关注克里雅人,关注克里雅人的未来。

   网友评论
   往期回顾 更多>>
一周图片精选:(11.22-11.28)
一周图片精选:(11.15-11.21)
一周图片精选(11.1—11.7)
出品:腾讯图片 责任编辑:陈若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