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活着的世界,一个光与影交织的故事。在这里,你将看见生命的光、背后的阴影,跳动的人与流动的中国,也许,还有你自己——腾讯图片纪实影像栏目《活着》  
陶瓷爱情 | 苇海刀客 | 冰河挖藕人 | 冰雪雕刻者 | 艾滋患者的一天 | 83岁剃头匠 | 6岁艾滋孤儿独自生活 | 苦乐二人转 | “渐冻人” | 修车人 | 游戏童年 | 蜗居桥洞 | 钢管舞女 | 留守儿童找爸爸
   文字阅读

《舞动青春:揭秘沈阳“钢管舞女”的生活》 辽沈晚报 吴章杰/图文 版权作品,请勿转载

午夜变幻莫测的灯光下,领舞台上几名穿着性感的女性,伴随明快的音乐节拍激情舞动;舞池里,客人们在领舞者的情绪感召下,尽情地扭动着身躯,仿佛将现实生活中的所有压力和不快在此抛向九霄云外……

夜场领舞这一行业在沈阳已出现了许多年,这一群体多是些为了个人兴趣和爱好,或兼职、或放弃原有的工作到迪吧当领舞。在领舞者中以女性为主,几乎都是80、甚至90后,她们的身影遍及沈阳,以及国内其他大中型城市的每个迪吧。

24岁的琳琳5年前毕业于幼儿师范学校,生性活泼的她曾从事过一年的幼儿教育工作。4年前一个周末的夜晚,偶然与几位同学到迪吧玩儿的琳琳,被那里的气氛和领舞者的舞姿深深吸引。

因为自己的乐感好,加上在幼儿师范学校的舞蹈基础,只去了几趟迪吧的她凭借不俗的舞姿脱颖而出,不但在客人中小有名气,还吸引了迪吧老板的目光——那位老板约她到迪吧领舞,每晚的劳务费是100元。不久,琳琳辞掉了每月只有700元工资的幼教工作,正式踏入迪吧领舞者的行列。

去年5月,抚顺市新开了一家高档迪吧,那家老板亲自到沈阳来“挖人”,不但免费提供宿舍,而且付出的劳务费要比沈阳那家迪吧高许多;为此,琳琳辞掉原来那家迪吧的工作,带着两个领舞的姐妹来到抚顺。

“我喜欢迪吧领舞那种随心所欲、没有压力的生活,但也知道这碗青春饭没啥前途,我答应男朋友将来结婚就不再跳了。”提起自己的领舞生涯,琳琳对目前的生活状态似乎很满意。

夜场领舞说着简单,但实际工作起来并不轻松:领舞非常消耗体力,但姑娘们为了表演晚饭不能吃饱;她们每晚必须提前到岗化完妆、换演出服,10多人分成两组,从客人光顾那刻开始,每隔不久就要有一组领舞者轮换登台表演。一组舞曲下来,每位领舞者都是汗流夹背返回休息室,如此反复循环,直至第二天凌晨2点。

绝大多数的迪吧休息室设在舞台旁,环境和通风条件普遍不好,大汗淋漓的领舞者们从领舞台下来常用电风扇纳凉,有些人因此患上了风湿,身上留有很多拔火罐的痕迹。

因为这种生物钟长期颠到的生活,24岁的内蒙姑娘小霞的眼角已出现了细细的鱼尾纹。不过,每当凌晨其他同伴进入梦乡时,她都不忘拿出书本自学一会英语。她说不清学英语是为了什么,但“英语将来肯定有用……”

夜场领舞的基本都是未婚女性,绝大多数表示将来结婚后就退出这一行业。然而,在沈阳生活的日本女性坂卷三惠子却是一个特例。

坂卷三惠子的丈夫在日本一家媒体当记者,前年被派往沈阳工作,坂卷三惠子带着儿子也随丈夫来到沈阳。在沈阳家中一年多的相夫教子生活令坂卷三惠子感到沉闷,去年春天,她通过一家舞蹈培训班的教练介绍,每周的周末晚上到一家迪吧免费领舞,有时还带上7岁的儿子。

对于为啥要在迪吧免费领舞,坂卷三惠子会用生硬的汉语笑着回答:“我喜欢在领舞台上的感觉!”

编者按:

生活的故事绵延不绝。如果你看过本期《活着》后有任何话想说,或者你愿意提供原创纪实图片故事,都可以发邮件至ppqq_huozhe@qq.com,我们会收集整理所有来信,你也将成为记录历史的人。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