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活着的世界,一个光与影交织的故事。在这里,你将看见生命的光、背后的阴影,跳动的人与流动的中国,也许,还有你自己——腾讯图片纪实影像栏目《活着》  
陶瓷爱情 | 苇海刀客 | 冰河挖藕人 | 冰雪雕刻者 | 艾滋患者的一天 | 83岁剃头匠 | 6岁艾滋孤儿独自生活 | 苦乐二人转 | “渐冻人” | 修车人 | 游戏童年 | 蜗居桥洞 | 钢管舞女 | 留守儿童找爸爸
   文字阅读

陶瓷爱情

霜木成林 图/文

一个从部队退伍回乡的城里女兵,心甘情愿嫁给了妻子去世、还带着个3岁女儿的贫困农村男人,这一切都源于陶瓷。

在重庆市涪陵区雨台山,夫妻俩何明兰和黄进洪艰辛经营着一个小小的陶瓷作坊,至今已经5年多。他们的生活,并无多少浪漫的细节,更多的是互相关爱的温情,以及创业的艰难。

何明兰特别爱思考问题,用重庆话讲就是“脑壳好使”。她在解放军新疆某部当了三年话务员,1998年退役后借钱在新疆开过饭馆,回到重庆后干过啤酒、饮料推销员、广告公司业务员,但总想要自己干番事业。黄进洪祖传三代制陶,他从小就开始学这门技术了,制陶手艺很好,但作坊一直没有大的发展,甚至还亏钱。

何明兰说,她2003年5月8日认识了鳏夫黄进洪,半年之后下决心嫁给他,可能就是他家那破破烂烂的陶瓷作坊起了催化作用。她太喜欢陶瓷了,而且觉得制陶行业会有发展前途,可以作为自己的事业来干。从此,她的生活、爱情、事业,都和陶瓷捆绑到了一起。她过去对陶瓷一窍不通,现在则是制陶、描画、堆龙等工艺“一肩挑”。

何明兰刚嫁过去时,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还欠了一屁股债。她常常是挑着坛子去农民家里换粮食。遇上赶场,卖了陶器,再把场上的青菜贩到城里去,赚些小钱还债和补贴家用。怀第一个孩子到七个多月的时候,她还在搬运陶罐,一不小心从阳台上摔下来,不幸流产。公公婆婆不理解她,埋怨她,现在想起,她仍感委屈:“要是有办法,那个母亲不吝惜孩子?”

结婚以来,夫妻俩没买过一件家具和衣服,到现在,何明兰还穿着她退伍时带回的旧军装。不是他们没钱买,而是钱都投到作坊里了。何明兰说,不把陶瓷作坊做大做好,就没法同别人竞争。目前,他们一年的毛利大约在七万多元,今年计划要申报微型企业,慢慢把作坊转移到生产条件更好的珍溪镇。

去年,何明兰瞒着娘家人,狠心卖了自己婚前购置的门面房,用全部房款23万元购买了日思夜想的陶瓷气窑。这是重庆私人陶瓷作坊购买的首台气窑,能制做高档陶瓷。要是正常开窑,一年就能赚回成本。但他们家现在没钱安装天然气,只能烧液化气,成本太高,所以气窑尚无用武之地。

许多人现在仍对何明兰的婚姻选择不理解。不过何明兰说,老公是个很本分、很实在的好人,陶瓷技术又好,跟着他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编者按:

生活的故事绵延不绝。如果你看过本期《活着》后有任何话想说,或者你愿意提供原创纪实图片故事,都可以发邮件至ppqq_huozhe@qq.com,我们会收集整理所有来信,你也将成为记录历史的人。

 

   网友评论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出品: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