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庐剧“春秋”

作者/王从启【微博】 编辑/王崴【微博】

每天下午1点20分开始,随着阵阵锣鼓,合肥南七街道丁岗社居委的很多居民,纷纷端着茶杯、拎着板凳,从社区各个方向聚集到丁怡花园附近的小广场上看庐剧。原汁原味的乡土表演不时逗得观众开怀大笑,台下爆发出热烈掌声。

小区广场上的庐剧舞台面积不大,就是用脚手架搭建的一个小平台,四周用塑料布围起来,舞台布置也非常简单,看上去略显陈旧。可能为了节约资源,道具都被长年反复使用,有的布景颜色已经褪色。一块儿塑料布隔开了舞台和后台。演员上下场需要走过近两米高的钢管搭建成的楼梯。演出剧团名为“盛鑫庐剧团”,是一个业余庐剧团,有演出人员21人,其中年龄最小的24岁,最大的有50多岁。演员大部分来自肥东、长丰、无为等地,出于对庐剧的喜爱而走到一起。

台上演员与伴奏就那么几个人,但几乎都是多面手,几乎每个演员都能演几个角色,什么老生、小生、花旦、丑旦等,就凭这么几个人,利用换角时的间隙在布幕后换戏装、行头,相互之间倒也配合得天衣无缝。活生生的方言把角色演绎得惟妙惟肖,令观者忍俊不禁,场下不时传来轰堂大笑。

剧团每天在小区表演两场,下午1点半开始到4点半结束,晚上6点半开始到9点半结束。中间空隙时间是演员们吃晚饭和进行晚场走台练习的时间。演员们住在附近的回迁小区里,房子是居委会安排的,为了节省开支,剧团在住处自己开伙。“来看演出的人特别多,但是基本上都是老年人。”剧团团长盛太慧说。年轻人都不愿意看“老掉牙”的庐剧,更没有年轻人愿意学,目前剧团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演员年龄偏大,“以后老了,唱不动了,剧团就散了。”

盛团长说,像他们这样的民间剧团演出非常辛苦,由于全部是自负盈亏,没有演出就意味着生存不下去。每年过年前后的两三个月是剧团的旺季,要到处出去找活,其他的时间就是淡季了。“旺季的时候演出会多一些,演出人员也相对固定,淡季的时候如果没有演出,演员就各自回家忙自己的事情。很多以前唱庐剧的人都改行了,干这一行太辛苦了,又顾不上家。”

五六十年代是庐剧的繁荣时期,那时候的剧团也非常多,人们很喜欢。而今,庐剧似乎渐渐离开城市人的视野。目前,像盛鑫庐剧团这样的业余剧团已经越来越少,虽然还有一些活跃在乡村和城市,但演员大多年岁已大。后继无人和观众老化使庐剧面临生存危机。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