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夜店女孩

作者/吴芳 编辑/王崴(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时针指向夜里21:00,合肥黄山路唐吧开放式的DJ台里,晓雪站在一块木板上,一边打碟,一边轻轻晃动着身体。伴随着强烈的DJ音乐节奏,台下的年轻吧客们一边品着酒,一边轻舞。此时此刻,晓雪犹如一个指挥者,整个酒吧仿佛只属于她一个人,晓雪自己也沉浸在音乐声中,一直到深夜。合肥的女DJ屈指可数,晓雪便是其中之一。

刚刚19岁的晓雪来自蚌埠。晓雪是个漂亮的女孩,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让她在人群中很扎眼,与前几天万圣节相比,晓雪仿佛换了一个人,今晚的打扮要柔和了很多。确切地说晓雪还没有毕业,酒吧算是她的一个兼职,但晓雪特别喜欢DJ,甚至希望自己今后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晓雪学的专业就是音乐,她小学开始学习小提琴,初中毕业后就进了艺术学校。在学习期间她似乎并不“安分”,曾经利用节假日去做模特,学习灯光。舞台是一个让她迷恋的地方。直到一年前她开始发现并逐渐迷恋DJ,一发而不可收拾。“在这里我能找到一种特别的感觉”,晓雪说,“做DJ并不容易,不仅是节奏感要好,还要有丰富的想象力,在一个小时的操作中,整个酒吧都交给了你,因此DJ的好坏也决定了整个酒吧生意的好坏,责任很大。我现在还很稚嫩,我会努力的。”

晓雪也知道夜店是一个复杂的地方,除了每天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人,还有世俗的眼光。不过晓雪并不在意这些,只要自己能够把握住。再说DJ在酒吧里属于比较高级的位置,令很多年轻人羡慕和尊敬。

当然做DJ很辛苦。晓雪说,她们一晚上有4个DJ轮换,每个人只有一个多小时工作量,但却非常累,在台上的一个小时里,DJ要保持良好的情绪,还要饱受震耳的音乐节奏声。很多DJ都出现听力下降的情况,她的师傅就是这样。此外每天晚上8点上班,凌晨2点下班,回到宿舍睡觉时常常是凌晨4、5点钟。不过晓雪说,她习惯这种生活,因为她喜欢音乐,更重要的是她也从中获得了莫大的快乐。

见到娟娟时,她正在合肥宁国路百度酒吧台里招呼客人。娟娟和姐妹们一边舞蹈,一边摇色子,说笑着和客人猜点数,然后举起酒瓶一顿猛饮。娟娟也不知道开了多少瓶啤酒,自己喝了多少。整个夜晚都是在DJ舞曲声中不断重复着开酒瓶、摇色子、猜点、喝酒的过程,直到凌晨。

20岁的娟娟是肥东人,从合肥一所技校毕业,学的是电子和制冷专业。学习的最后一年她曾经在一家工厂上过班,转正后虽然能拿2000多元工资,却感到那样的生活不是自己所喜欢的。每天12个小时的高强度作业让她觉得自己的个性被压抑,自由的时间太少。三个月前,她辞去了工厂的工作,经朋友介绍来到夜店上班。

和所有夜店女孩一样,在这里上班,每天晚上7点钟就要到酒吧,8点半站吧等客人来,一直到凌晨2点多下班,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不过娟娟说:“在酒吧上班很开心,像是在玩,半夜2点半下班我也不会在意。”

“我们顶多陪客人掷掷色子,不过喝酒是必须的,像昨天晚上我就推销了60多瓶。”娟娟大声说,“我还算能喝吧,从来没有喝倒过,实在喝不下去了就自己跑到卫生间催吐,不过都能保证正常回家。刚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有的时候一晚上一瓶酒都推销不出去,有时候自己把自己灌醉了。”谈起收入,娟娟摇摇头,收入都是根据业绩来,虽然有时候一个月能挣上好几千,但身体常常吃不消。

娟娟的生活很单调,每天从酒吧回来后就是蒙头大睡,下午才起来,有时候还会失眠。起床后要么去菜市场买菜,要么就是留在出租房,甚至连网吧也去得很少。

娟娟也有烦恼。在一些人眼中,似乎在夜店工作的女孩就是问题女孩,实际上并非这样,她们也很辛苦。不过娟娟还是打算离开酒吧,因为她的父母不支持她在酒吧工作,常常发短信、打电话劝她辞掉这份工作。他们最担心的是晚上下班太晚,不安全。娟娟只有听爸妈的,尽管自己有点儿恋恋不舍。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