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为什么生我

宁舟浩 图/文(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2000年的3月8日晚21点,呼啸的警车、救护车和尾随而来的大队记者冲进了济南市北大槐树附近一个小院,头戴钢盔的警察顶着刺鼻的腐臭从一间破烂不堪的小储藏室里将一个双腿严重溃烂、脚上漏着白骨、不停惨叫着的孩子连人带被子一起抬进了省立医院的急诊室。10天之后,医院做出了“双小腿坏疽”“营养不良、肥胖症”的诊断,并做了双腿截肢手术。

这个孩子叫李强,13岁,然而他的噩梦并没有随着折磨了他多年的病腿被一同截断,在他永失双腿之后,一场绵延数月的官司,像那两条病腿一样,折磨着李强幼小的心灵。

李强出生不久就被诊断为先天小脑萎缩症,发育比同龄的孩子迟缓。他的童年在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声中度过,在他不到一岁时,父母开始闹离婚,由于小脑萎缩,李强不但不能走路,甚至不能在父母争吵时举手捂住耳朵。在有坡度的地方走路,李强总是摔跤,一块小石头也会把他绊倒。

直到6岁上学,从家到学校不到100米的路,一天走下来也会摔得鼻青脸肿。随着病情渐重,有时李强竟会在教室大小便,无奈之下只得退学。辍学后,由于行动不便无法出门,家里一台老掉牙的电视机是他了解外面世界的唯一通道。李强很聪明,电视上播的歌曲他听几遍后就能哼唱,但他一个朋友也没有,邻居家的孩子也被禁止和他玩,平时李强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家里。一次李强独自在家,不慎从沙发上滚落,由于双臂没有力量自救,在地上整整趴了半天,险些活活憋死。

李强7岁时,父亲李文平和母亲赵广琴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李强被送回林朐老家。一年之后,父亲再婚,王庆莲成了李强的继母。1995年秋天,8岁的李强再次回到小学重新上一年级,但半年后由于同样的原因再次被学校退了回来。反复辍学,父母争吵、离异,父亲的再婚,李强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重重伤疤,他的逆反心理越来越强:故意在屋子里大小便,故意把继母给自己的饭撒得满地都是,偷偷把馒头、包子扔到床下任其发臭变质,把吃剩的米饭塞到蜂窝煤炉里……

父亲单位不景气,只有农村户口的继母也一直没有固定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十分窘迫,生母赵广琴也连续一两年都没来探望。1997年底,李强的腿上开始长水疱一样的东西,由于治疗护理不及时加上冻伤,病情逐渐加重,双腿开始麻木、发黑、溃烂直至腿上露出白骨、全身浮肿。由于李强大小便不能自控,经常把家里搞得又脏又臭,父亲把他搬到屋外一间临时搭建的储藏室,在这间不足三平米的储藏室里,李强度过了严冬,呆了整整10个月,直至警察将其救出。

在医院里,年仅13岁的李强,度过了他一生中最为刻骨铭心的一段日子。住院的3个月中,他经历了从死到生的两次截肢手术,为了出院后能过上正常生活,他在生母“不说就打死你”“判给房子妈带你过”的挟持和诱惑下,对媒体说了谎,并在电视采访中表示要以虐待罪起诉父亲,父亲因此在数次医院被人追打,继母也几乎成了歹毒后妈的代名词。然而,当生母赵广琴得知觊觎已久的房产所有权记在李强的爷爷名下,即使李文平败诉也无法取得房产后,态度陡变,扔下病床上的儿子,携捐赠的善款从此再没露面。

值得庆幸的是,在社会各方的捐助下,李强完成了治疗。出院后李强继续和父亲生活,与先前不同的是,李强搬出了储藏室和父亲、继母住在仅有的一间屋子里,拥有了一把轮椅。李强似乎也懂事了许多,开始改口叫继母王庆莲为“妈”。但李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社会捐赠的善款又为一个新冲突留下了导火索,在他本已伤痕累累的心灵上又添一道新伤疤。

出院后第90天,李强作为原告向济南槐荫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诉生母赵广琴未按约定交纳抚养费。2000年9月5日第一次开庭,父李文平作为李强的法定代理人代理诉讼。9月18日第二次开庭,李强的生父母和亲戚来到法庭,互相指责对方把孩子当“摇钱树”,指责对方侵吞了抚养费和社会捐赠的善款。李文平指责赵广琴从离婚至今只支付了半年的抚养费,生母赵广琴以自己生活困难为由拒绝继续支付,由于双方争执不下,法庭只得宣布休庭,择期宣判,李强独自一人坐在法庭过道的轮椅上,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第三次庭审,生母赵广琴被法院强制执行,佩带的金耳环和金戒指被当场扣押,之后她表示同意交纳抚养费,但永远不会再去看自己的孩子,也不再承认李强是自己的孩子。走出法庭,李强的生父母仍在向记者攻击对方,声称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并表示要继续这场官司。

2001年10月,继母王庆莲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孩,取名“双龙”。2002年年初,父亲李文平失业,在朋友的厂子临时帮工,每月收入只有300多元。2003年,生母赵广琴第三次婚姻失败后,抚养费再次无法按时支付,有时甚至拖欠数月。“非典”之后,原先义务辅导李强功课的学生们就再没上过门。手术后的4年中,李强几乎每天都在家对面路边的大树下坐着,周围的人们渐渐习惯了轮椅上这个失去双腿的男孩,社会关注、捐赠也越来越少,只有偶尔路过的好心人,在李强的轮椅上放几毛零钱。“你现在能吃饱吗?后妈对你好吗?”面对陌生人的提问,李强总是把头扭向一边答道“好了好了,烦死了!”对方非常惊讶于李强过激的反应,躲避瘟疫一般地走开。

2003年10月,李强的身体逐渐虚弱,双臂几乎不能动。 2004年春节过后,李强开始浑身疼痛,甚至连洗手、剪指甲都会疼得尖叫。由于长期坐轮椅导致胸腔严重变形,李强已经不能上床睡觉,晚上只能扒在轮椅的小桌上睡一会儿。频繁感冒导致健康状况恶化,以前总爱坐在路边的李强自春节过后就再也没有出过家门,连吐痰的力气也没有,经常把痰吐在自己的衣服上。

2004年8月12日,李强家里停电一天,小屋里如同蒸笼;8月13日恢复供电,李强在家整整吹了一天一夜的风扇;8月14日早晨,李强开始出现发热、呼吸困难、不愿讲话等症状,父亲把他送到临近的诊所输液,在父亲回家吃早饭的时候,邻居们跑来报信,说孩子已经不行了,等救护车赶到,李强已经死亡,医生的诊断是“呼吸循环衰竭”。

2004年8月14日下午,李强的遗体被火化,骨灰被父亲埋在济南西郊的一小块墓地中。此时,李强的生母还有4个月的抚养费尚未支付。

2004年10月,李强去逝两个月后,他的生父因交通事故抢救无效死亡。

2010年10月,李强生前居住的济南市槐荫区北大槐树片区开始拆迁,所有的地面建筑在数月间被夷为平地。

(完)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冯驌 页面设计:Fe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