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图片解读新闻,有角度的时间解读,有品质的视觉呈现 - 新闻视觉栏目《视界》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依靠工业化致富的华西村,被称为“天下第一村”。在苏南模式大规模解体的今天,它依然坚定不移地走在“集体主义”大道上。如今,这个“社会主义的农村范本”面临着环境污染、贫富分化等问题,成为中国高速发展的时代缩影。 摄影:苏嘉溪/编辑:徐松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作为“农村首富”,华西村无处不体现出让人咋舌的财富。2011年月10月,华西村举办庆祝建村50周年,“华西增地空中新农村大楼”落成献礼,新建的大楼沿承一贯金碧辉煌的华西哲学,陈列于该楼60层的金牛是镇村之宝,用一吨黄金打造,价值3个亿。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华西村将龙砂山“小天安门”、“万米长城”、自由女神、凯旋门等中西方标志建筑置于同一视野内。用总规划师吴仁宝的话来说,这叫“亦土亦洋”。这些日益增加的“建筑”成为华西村近年来吸人眼球的噱头。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华西村有个幸福园,园里陈列着古今中外多个名人的雕塑,如女娲、夸父、屈原、董存瑞、黄继光、刘胡兰、佛祖、耶稣和玛利亚等。但最显著的还是园中央邓小平、周恩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的雕像。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如此之多的“偶像”,似乎“必有一款适合”各路游客。吴仁宝说,“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找到信仰,人有了信仰,就能获得最大的幸福。”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然而更多的朝拜是冲着一个人——前村党委书记吴仁宝而来。在村会议室里,多为吴仁宝在北京参加会议时的集体照,几乎能窥见一个国家近50年的政治更迭。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如今退居居二线的吴仁宝,成为华西村名副其实的代言人。来华西村的游客多为中老年人,且多为机关单位组织出游。据华西村统计,每天由旅行团带来的华西游客流量是四千至五千人次,更多的散客是无法统计的。图为吴仁宝与游客合影。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吴仁宝每天上午十点都会准时出现在民族宫,他像“说书”一样向游客介绍华西村,孙媳妇、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周丽坐在一旁,将他的江阴方言翻译成普通话。2003年,吴仁宝卸任村书记,他的四儿子吴协恩成功当选村委书记。目前,华西村41名党委副书记中,以吴仁宝为核心的家族成员占据了近20人。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在吴仁宝强大的个人感召力下,华西村村民仍然保有浓重的集体主义作风。村里定期召开村民全体大会,村民们可以在10分钟之内全体到齐。图为村民观看文艺节目的座椅。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2010年,华西村将周边的16个村一起划进大华西村,面积由原来的0.96平方公里扩大到30平方公里,人口由原来的2000多人增加到5万多人。如今在华西村龙东湖一带,1万套别墅正在火热建造中,别墅面向周边村村民以及华西村外人员销售,两者价格也有所不同:周边村民因“大华西”发展需要价格为52万一套,“也有张家港等华西以外的人过来买,价格为300万-400万不等。”购买者和华西村的村民一样没有产权,他们拥有的只是使用权。因此,有人质疑华西村是在进行一轮“圈地卖房运动”。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华西村民很富裕,家家都住别墅。据称华西村每个家庭平均存款达600万元。但这仅仅指的是华西中心村,远不能代表扩张后的“大华西”。中心村的村民处于华西村的第一等级,而周边村村民的生活与中心村相去甚远。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华西村在变身“大华西”后,一系列矛盾突显,最大的矛盾是资源分配不平衡,集中体现在并村后周边村民不能和中心村一样享受华西发展成果。图为几名来华西村务工的打工者在暂时居住的房子里。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一颗“后华西村”时代

图为华西中心村村民的厨房。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图为外来务工者的厨房。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膨胀的“大华西”吸收着各个领域的务工者。图为华西村龙希广场上的打工者。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图为华西村杂技艺术团的几位孩子在晨练,他们大多来自外地,除了日常的学习外,还要为华西村表演杂耍节目。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和中国大多数地方一样,传统工业的污染是华西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在新一代村领导吴协恩的带领下,华西村目前正在进行产业转移和升级改造。华西村正从赖以起家炼钢、化纤和纺织等传统工业转向以旅游、金融和海洋运输为主的服务业。图为华西钢铁厂。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华西村随处可见硕果累累的果树,却无人敢摘采。村民称,这些果实都是用来给游人们观赏的,摘采果子如果被发现,会遭受村里的巨额罚款。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图为“华西增地空中新农村大楼”,大楼高328米,吴仁宝说:“这栋楼和北京的最高楼一样高,我们这是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而新一代领导人吴协恩曾对媒体说:“当一个村庄的名字和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紧密相连的时候,它所承载的,已不单纯是个体命运的沉浮,而是整个时代的生动缩影。”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后华西村”时代

上一个

网友评论

评论首页
分享到: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团队:

编辑 徐松 栏目出品 腾讯新闻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