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图片解读新闻,有角度的时间解读,有品质的视觉呈现 - 新闻视觉栏目《视界》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每座城市都有流浪者,但不是每个流浪者都能得到认真对待。这些游荡着的底层居民,是城市的一扇窗。他们被如何对待,最大限度地反映了这个城市的包容力。 编辑:徐松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流浪”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一些人或因为经济能力不足,或因为生理、心理方面的原因被迫或主动选择这种特殊的生活方式。一些国家在某个特定历史时期,会因为经济或战乱的原因产生大量的无家可归者。比如日本在90年代遭遇全面的经济泡沫,许多白领失业,企业家破产,最后流落街头。图为1985年,日本东京新宿中央公园的白领和流浪汉。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日本的社会保障制度较健全,没有工作也不至饿死,社会机构也会为流浪者统一安排援助。但日本特有的“耻感文化”使许多遭受挫折的人选择了自我放逐。对于那些不愿意接受统一安排的流浪汉,日本政府统一发放蓝色的塑料帆布帐篷供他们居住。流浪汉们称之为“蓝宫”。图为日本长崎,“蓝宫”聚集地。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许多国家都经历过对待流浪者由排挤到尊重的转变过程。1997年,日本发生过警察驱赶新宿公园流浪者的事件;2006年,大阪爆发了针对“流浪汉是否能将公园当做自己家”的社会大讨论。图为2006年,日本大阪,大阪的流浪汉们与前来“拆迁”的警方对峙。目前日本约有一万人住在全国各地的“蓝宫”里。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美国有着数百年的流浪汉政策演变史。大萧条时代,华盛顿市曾用坦克驱逐流浪汉;而现在,政府态度从完全禁止变为一定范围上的限制。 2012年,罗德岛州通过全国首例“无家可归者权利法案”,禁止歧视这一群体。 图为夏威夷海滩,这里也是有名的流浪汉聚集地。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图为夏威夷海滩,图左为一名流浪汉在海边洗漱;图右为另一名流浪汉的早饭——现捕的章鱼。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2006年冬天,法国巴黎4名露宿街头的流浪汉被冻死。某个人道组织在圣·马丁运河两岸支起了上百顶红帐篷,为流浪者提供住所。之后,不少巴黎市民自愿在这些帐篷里过夜,呼吁政府为街头的流浪汉提供住所。 当时适逢法国大选,政客不敢怠慢,“流浪汉”成为当年的热点议题。此后每年,“帐篷”运动都会在冬天的巴黎上演。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许多国家都规定了向无家可归者提供居住方面的援助是住宅管理机关的法定义务。在美国,80%的流浪者属于买不起房或者无法支付房租的人。因此,美国政府投入了44亿美元用于帮助他们,提出了在300个城市实行旨在帮助流浪者的“十年计划”。图为2009年4月29日,美国新泽西州大西洋城,一名名为麦克道尔的失业者住进了政府提供的公寓,他准备落脚后就马上找工作。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为无家可归者提供庇护所后,一些公益组织还会帮助他们找工作,一旦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他们会被鼓励搬出庇护所,为更需要帮助的人腾出空间。图为1987年,美国费城,格特鲁德·艾伦与她的两个儿子在政府提供的房屋。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而一些欠发达的国家,也将这一重要议题摆上台面。图为2004年7月14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非政府组织制作了一个房子,为无家可归者争取权益。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图为2000年5月11日,巴西圣保罗,一些参加“无家可归”运动的人占领了一栋公共建筑。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在英国,政府不会将流浪者送回原籍,因为这样会侵犯公民基本权利。2008年,一名富豪买下了北伦敦地区一座古堡,但他无法赶走在后花园住了21年之久的流浪汉哈里。英国法律规定,哈里已获得在这块土地上永久居住的权利。如果富豪要出价买下这块地,必须向哈里支付400万英镑。最终,流浪汉哈里并没有接受这笔巨款,他选择在这里继续住下去。图为哈里和他的家。(图片来自网络)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流浪者的尊严

2003年,首届流浪者足球世界杯在奥地利举办,此后这项比赛成了全世界流浪者的节日。 流浪者不分男女,均可免费报名参赛,组委会还提供免费的来回机票和食宿,因此每年有近3万名流浪者在争夺几百个参赛名额。 截止今年,流浪汉世界杯已经举办了9届。图为2010年9月19日,巴西里约,流浪者世界杯的观众与运动员互动。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英国有一本《The big issue》杂志,该杂志的销售人员全部是流浪者。一本杂志售价两英镑,销售人员用一英镑买下杂志,卖出后所得的一个英镑是自己的劳动所得。杂志目录页上写着:“我们的销售人员是在工作,而非乞讨,所以如果您付钱买下了杂志,请务必带走。” 并非每一位流浪者都能以此摆脱困境,但这份工作为他们提供了重新融入社会的机会。如今,《The big issue》在10个国家和地区生根发芽。图为世界各地的的《The big issue》销售者。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伦敦一个名叫“街头智慧”的剧团提供了另一类型的服务。它聘请专业的艺术工作者为流浪者举行定期的工作坊,教他们歌唱舞蹈和乐器演奏。经过八年时间,由这家机构组织的剧目已享誉英国。 很多参加工作坊的流浪者来了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们喜欢能够有机会表达和展现自己。图为“街头智慧”的剧照。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对于流浪者们来说,金钱和住所是问题,如何被人们看待更是问题。日本一名摄影师受街头流浪者的另类打扮吸引,为85位流浪汉拍下街拍照片,并集结出版了《Street people》写真集,声称要让日本年轻女性对他们放下偏见。其中一名接受拍摄的老人称:“我愿意充当模特,因为我想告诉大家,我们也在认真生活。”图为《Street people》里的摄影作品。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在美国国会山附近的流浪汉比斯被人称为最受人尊敬的流浪者。他学法律出身,博古通今、不喝酒、不吸毒,也从来不接受施舍的金钱,还为过往游客提供帮助。图为2012年8月,彼得·比斯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人们在他的栖身地送上鲜花以表怀念。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在日本,许多流浪者在去世后能得到宗教组织的“庇护”。图为2002年3月1日,日本大阪,一个宗教机构里摆放的壁龛,壁龛上展示着已故流浪者的照片。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实际上,流浪者们并非都是被迫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在印度,许多人离乡背井,到大城市寻求更高的收入,为下一代寻求更好的教育机会。但对于这些一贫如洗的新居民来说,只能从最底层开始他们的城市新生活。图为孟买达拉维贫民窟,一名母亲给即将上学的女儿整理衣服。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走红网络的英国街头艺人詹姆士柏恩曾因吸毒而潦倒街头,后来在街头弹唱,卖杂志,写书并成名。图为詹姆士柏恩与他的猫。詹姆士说:“比起以前,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很少有人主动流浪,也很少有人终身流浪。流浪,只是个人生命中一段特殊的历程。但如何对待他们,是整个社会的课题,是每一个人应该思考的问题。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流浪者的尊严

上一个

网友评论

评论首页
分享到: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团队:

编辑 徐松 栏目出品 腾讯新闻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