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图片解读新闻,有角度的时间解读,有品质的视觉呈现 - 新闻视觉栏目《视界》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全球有超过4000万人因战乱、灾害、政治迫害等原因被迫离开祖国,沦为难民。他们有的归心似箭,有的铁了心出来就不再回家。他们的人生故事不尽相同,但都过着一种漂泊着、隐藏着的生活。摄影:Andrew McConnell/IRC/Panos 编辑:徐松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Nayf,22岁,叙利亚霍姆斯人。叙利亚内战爆发后,Nayf很快便成为反对派士兵的志愿者。2011年,Nayf在一次掩护反对派的行动中伤了右腿。之后,他在反对派军人的帮助下逃往约旦。图为约旦马弗拉克,Nayf与他的同伴。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Nayf说:“我离开叙利亚时什么都没带,除了这只打火机。”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Adelina Badivuku,38岁,科索沃人。Adelina曾经是一名学生激进分子,90年代,她参加了许多反对活动,后来遭到了政府的逮捕。1991年至1996年,大约有100万人离开动荡的科索沃,Adelina就是其中一员。她还记得父亲花钱买通了官员为她办理了护照,她与另外两名女孩共用一个座位,搭乘航班来到了英国伦敦,一住便是20年。图为英国伦敦,Adelina。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Adelina到伦敦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学英语,想要尽快正常生活。但在此后很长的时间里,她都饱受噩梦的困扰:“我常常感到内疚,为那些没能来到安全地带的同伴;更为我的家人感到难过和内疚,因为我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图为Adelina的阿尔巴尼亚国旗。她说:“我是一名来自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少数民族。”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Daoud Ahmed Eltahir Ali,33岁,原苏丹达富尔人。苏丹内战时,苏丹政府支持国内的阿拉伯人,而其它非阿拉伯人则受到打压。Daoud一家便属于被打压的对象,他们不得不逃往难民营。而当时的Daoud在喀士穆大学是学生会发言人,他发表了多场激昂的演讲,成为重点“打击目标”。2010年,Daoud多番周转来到了伦敦。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目前,Daoud与妻子和儿子生活在英国的伯明翰。图为Daoud的印章。“作为学生会主席和苏丹青年解放运动的一员,它象征着我光荣的青年时代。”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阿富汗难民夏费克,生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曾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2001年,塔利班杀害了夏费克的父亲,不久母亲病逝。夏费克毕业后为一家美国公司做翻译工作,因此收到了塔利班的恐吓信。夏费克逃往俄罗斯,几年后又来到了美国罗斯托夫州土木工程大学继续学业。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2008年,夏费克利用暑假时间回到了阿富汗。“我发现哥哥也被杀死了,在极度痛苦中,我清醒地意识到——再也回不了家了。”夏费克喜欢纽约,“这里很拥挤,建筑很漂亮,我得努力筹钱完成学业,并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图为夏费克的学习用书。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拉尼尔,18岁,于2010年海地地震时成为难民。拉尼尔在地震后住进了赈灾帐篷,不久在帐篷区里被强奸,之后生下了一个男孩。拉尼尔说:“有时我想,如果我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这就不会发生了。看到其他孩子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我就忍不住掉泪。我的孩子从没有见过爸爸,而我也再没见过那个强奸犯。”图为海地首都太子港,拉尼尔与她15个月的儿子。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拉尼尔说:“我希望帐篷区能有足够的灯光以保障安全;我更希望明天就从这里搬出去。”图为从拉尼尔住的帐篷往外看。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阮,21岁,越南岘港人。阮一家是天主教徒,然而政府却一直想关闭当地教会并收回教会土地。2010年5月4日,天主教会试图为一名女教徒举行葬礼却被政府阻拦,警察出现并用电棒殴打教徒,之后,包括阮母亲在内的60余名教徒被逮捕。之后,阮偷偷逃往老挝,最后来到泰国。图为泰国曼谷,阮在居住的公寓楼道。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阮说:“任何逃离我们国家的人都会被视为国家的敌人。”图为泰国曼谷,阮的公寓内部。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Mohammed Mozermia,22岁,缅甸若开的罗兴亚人。罗兴亚是缅甸少数民族,信仰伊斯兰教,且长期跟缅族人不和。2011年,Mohammed所住的区域被缅甸政府用来建设军事基地,而他的同族被强迫为此工作一至两个星期。Mohammed趁此跨越国界逃往孟加拉国,后来又花光了所有积蓄,偷渡经泰国到了马来西亚。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马来西亚的日子并不好过。Mohammed没有身份证明,更没有工作,刚来的时候只能呆在表哥的房子里,两个月不能出门。图为Mohammed收藏的昂山素季海报,他希望昂山素季能为自己的族人带来福音。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Sahro Muhumed,33岁,埃塞俄比亚吉吉加人。Sahro是索马里部落的人,而丈夫是奥罗莫部落的人,他们的结合遭到了夫家强烈的反对,在Sahro生下第二个孩子不久,丈夫便去世了。之后,夫家开始了对她的长期虐待。不堪忍受的Sahro选择了逃离,她先去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当女佣,后来又嫁给了利比亚男人,生下第三个孩子后被抛弃。无论去哪儿,她都背负着“埃塞俄比亚小偷”、“肮脏女人”的骂名。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目前,Sahro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她说:“生活太艰难了。我日夜工作,却只能换来房租和食物。但好在我有我的主,我相信他能带我走出困境。”图为Sahro的古兰经。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巴基斯坦难民Parvez Choudhry,48岁, 他拥有三个硕士学位,是一名人权律师。在巴基斯坦时,Parvez致力于反对少数民族歧视及宗教歧视的法律工作,因此,他成为穆斯林极端分子的眼中钉。2006年,Parvez被极端分子袭击,连人带车坠下山崖,所幸保住了性命。不久,在欧盟支持下,Parvez带领家人来到泰国。图为泰国曼谷,Parvez与妻子。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Parvez说:“像所有难民一样,我担心护照过期后泰国的警察会不会逮捕我们。当妻子和孩子询问未来怎么办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自由的思想是生活的必需品,但我目前最迫切希望的是这个陌生的国家能给我们重新开始的机会。”图为Parvez的家庭相册。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Fawaz Turkey,59岁,来自叙利亚胡姆斯。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Fawaz亲眼目睹邻居和兄弟被政府军杀害,一连几天,Fawaz一家都只能躲在一栋废弃房屋的浴室中。几经周折后,Fawaz一家逃过了边境来到约旦。图为约旦马弗拉克,Fawaz一家。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曾经有难民组织问Fawaz是否愿意去别的国家生活,但被他拒绝了。“我渴望回家,只要现今政权一垮台,我就要带着家人回家去。”图为Fawaz的手机存着去世亲人的照片。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难民,隐藏的人生

上一个

网友评论

评论首页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团队:

编辑 徐松 栏目出品 腾讯新闻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