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图片解读新闻,有角度的时间解读,有品质的视觉呈现 - 新闻视觉栏目《视界》

《视界

》:女佣出港记

在香港有约十万名印尼女佣。她们大多来自贫困家庭,背井离乡追逐“香港梦”。摄影师Gratiane记录下了她们的赴港之路:梦想背后,更多是辛酸与无奈。摄影:Gratiane de Moustier 编辑:肖慕漪 徐松

下一个
《视界

》:女佣出港记

选择当家佣的印尼女子大多出身贫困并且教育程度低,中介的反复游说让她们相信:去更加富裕的地区工作也许可以让生活美好起来——即便只是当家庭女佣。在赴港前,她们被带到专门的“女佣训练营”进行培训。在那里,她们被以号码称呼而非名字。图为2012年12月4日,印尼茉莉芬市一家赴港女佣培训基地,一家香港女佣公司的招募人员正在查看她们的履历。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

》:女佣出港记

为了招到更多的女佣,这些中介不惜收买她们的家人来一起进行游说;然而在她们进入训练营后,会发现现实远不如说的那般美好——她们却必须缴纳高额的押金(约13,500港币)并签订长达数年的劳务合同才能前往香港。但她们大多交不起押金,于是只好贷款——这些钱一部分给训练基地,一部分给印尼政府,一部分给香港的女佣公司。图为2012年12月4日,一家训练基地的学员,她们正在接受一家女佣公司的面试。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为2012年12月4日,招募人员正在检查一名学员的指甲是否干净。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面试过程中,这些公司会给学员制作自我介绍的视频,以供雇主挑选女佣时作参考。在录像中她们需要展示自己的语言、家务能力及性格特点等。图为2012年12月4日,一名学员正在录像,她身后是印着厨房景象的幕布。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为2012年12月4日,招募人员正在给一名学员拍照。雇主在挑选女佣时,这些照片会同视频一起展示给他们。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在训练基地里,学员们需要进行清洁、厨艺、电工、医疗、语言等多方面的系统培训,但这里的培训成果往往还是无法满足一些雇主的苛刻要求。图为2012年12月5日,女佣学员正在练习使用电器。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为2012年12月4日,学员在练习照料老人。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为2012年12月4日,学员正在学习下厨和用餐时需要注意的事情。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这些训练基地均为封闭式管理,由于学员众多,卫生和资源状况令人堪忧。图为2012年12月4日,训练基地里的集体宿舍,这里住了约300名学员。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为2012年12月5日,招募人员挑选好了这一批赴港的女佣,做出发前的告诫。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在香港雇请一位外佣并不昂贵,每月只需支付她们4000港币左右的工资,因此雇佣的家庭有很多。据统计,香港有超过1000家女佣公司,每月接收来自印尼的女佣超过1000名。图为2012年12月9日,香港国际机场,女佣公司的工作人员将这批来港的女佣接往住处。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Wakit, 25岁,她坐了12小时的飞机来到香港。她曾在新加坡工作过两年,英语不错。她希望雇主也能和她用英语交流,因为她还不会说粤语。图为2012年12月9日,Wakit刚到香港。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为2012年12月11日,Wakit与她的雇主(右)见面,这也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她现在才知道她需要前往大陆去为这位雇主的女儿工作,再也没法和同她一起来的女佣朋友们见面了。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对于刚刚到港的女佣们,印尼领事馆会为她们组织一场“欢迎会”,提醒她们未来一定要认真工作,同时也需注意维护权益;有的女佣因雇主要求立即到岗所以无法参加欢迎会。图为2012年12月11日,欢迎会现场。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印尼领事馆要求所有女佣公司都必须提供临时住所,供她们在前往雇主家之前居住一晚。这些住所一般没有床,她们只能睡地上。图为2012年12月9日,女佣们的临时住所内。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Aulia,32岁,6年以来她一直在为一个家庭工作。这个家庭现有两名儿童,一个5岁,一个8岁,平时基本由她照顾。图为2012年12月15日,Aulia在给男孩喂饭。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Enny,33岁,她当家庭女佣已经七年了。她的丈夫很多年前就去世了,14岁的女儿只能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她现在的工作是照顾一对老夫妇的日常起居。图为2012年12月22日,Enny帮老人洗澡。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为2012年12月22日,Enny展示她手机里女儿的照片。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对于这些女佣来说,成功的标志之一就是在香港赚足钱然后回老家盖新房,但是这也并不容易——她们往往会因为各种原因被雇主辞退而血本无归。Sodh(左二)是幸运的,在外工作四年后,她攒了足够多的钱在老家盖了一所房子。图为2013年2月5日,Sodh和家人在新房的合影。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中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佣,没有赚到分文,反而还欠了巨债。她过去为了帮助一位朋友而贷款15,000港币,然而朋友拿了钱之后便消失了。之后她被警方发现并送进监狱,现在正在等待被遣返回国。她15岁便离家当女佣,现在已经31岁了。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为一名女佣给香港劳动部的投诉信,上面写着:“我从2012年11月13日开始工作,但我的女雇主在14日和15日虐待了我,太可怕了,于是我在16日逃了出来。她现在想重新雇用我,但是我害怕她会变本加厉……”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图为2012年12月16日,上百名女佣在香港的印尼领事馆前进行抗议。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香港《基本法》规定在港连续居住七年以上的非中国籍人士都可成为香港永久居民,但在今年3月25日,香港特区终审法院裁定外佣不属于此类人员,这让她们陷入了更加进退两难的境地——在她们无法赚够钱回老家安享生活时,也无法用时间换来更受人尊敬的身份留在这里。图为一名工作一年回到家的女佣,和她的家人站在老家的房子前。

上一个 下一个
《视界》:女佣出港记

上一个

网友评论

评论首页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团队:

编辑 徐松 栏目出品 腾讯新闻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