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评论 转播微博 分享到朋友 分享到空间 我要下载
记者采访手记 摄影剪辑/曹宗文

这曾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7月23日晚,在外出差的郑杭征匆忙赶福州家中,因为他答应了老婆,第二天要带1岁4个月大的女儿和老婆去旅游。

一切皆成泡影,他坐上了D301次动车。

事故发生后,王惠对真相的渴求远超不断增长的赔偿金额。她希望自己的丈夫在列车追尾的那一刻就去了,王惠说,丈夫若是在等待救援的煎熬中离开人世的,那将多么恐怖,她不敢想象这样的场景。

工作组的人很快盯上王惠,工作组的人告诉王惠,郑杭征有除她以外的另一个老婆,另育有一子;工作组领导在与王惠谈判时,假装随意地和随行的人员说了一嘴,郑杭征的遗体出现了腐败,只作了冷冻,并没有冷藏,遗体上貌似有苍蝇在飞了。彼时的王惠立马崩溃了,“我总想着他们怎么对付我都无所谓,没想到他们连一个死去的人还不放过”。此外,连江县副县长带队半夜敲门“劝降”,杭征的父亲心脏病发,工作组的人员方才散去。

8月4日,郑杭征遗体告别仪式在温州殡仪馆举行,女儿糖糖看见爸爸的时候猛然大哭,久未停息。

在福建老家,糖糖总喜欢拿着电话,叫“爸爸,爸爸”。

杭征生前给宝贝女儿买了一个表,那是他留给女儿的嫁妆,但是被人从遗体上掳走了。

王惠说:“等到女儿出嫁的时候,就把这块表给她戴上。宝贝,戴着它就像爸爸陪在你身边是一样的。”

总理在接见王惠时对这块表作过批示,铁道部长答应帮忙找回,至今不见踪影。

回到福州家中以后,王惠请来和尚为丈夫做法事,她没日没夜地给丈夫烧香,在灵堂前听和尚诵经。

8月9日,家人为杭征烧了很多纸钱为其送行,和尚做完法事,把袈裟脱下,随即睡去,王惠一直守在灵堂前,烧纸钱的火光与灵堂的灯光把王惠包围,一半天上,一半地下。

三个月后,王惠处理完杭征的后事,回到徐州老家,微博更新甚少,动车调查报告久未出炉,关于动车的信息越来越少,仿佛一切都归于宁静了。

11月13日,王惠又失眠了,半夜3点,“回来已经有段时间了,貌似一切恢复平静,其实心里从来就是火烧火燎的!一口气憋在那儿!一份思念堆在那儿!今夜再次失眠只因为糖宝在梦中叫着爸爸!心再次裂开!天啊!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腾讯新闻相关独家图片报道

《活着》:动车殇痕(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记者走遍温州收治伤者的医院,在征询对方同意的基础上,拍摄了10名事故亲历者,并记录下关于他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