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青春有悔

作者/江雨 编辑/王崴[微博](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如果不是那段经历,此刻周岩应该坐在教室里聆听老师讲课,应该可以和同学们在一起玩耍。春天已经来临,她却无法享受春日的风景。自2011年9月17日被烧伤那一刻开始,从医院到家,到北京,再回合肥走上法庭,七个月,多次手术,饱受的不仅仅是身体的伤痛,更多的则是精神折磨。未来在哪里?如果青春有悔,她可能会重新选择,但现在的一切,她必须面对……

抚不平的伤

2012年3月初,合肥长江东路东七菜市边的一栋老式居民楼里,周岩穿着单薄的睡衣,静静地倚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旁边一个取暖器已经开到最大,但室内依旧很冷。

不到60平方米的两居室经过周岩父母装修之后,透出温馨,但自周岩烧伤之后,全家已经无法感受到这种温馨,屋子里整日弥漫着淡淡的药味。

上午8:30,母亲李聪在厨房里为周岩下好一碗面条,到过道里用筷子不断搅拌以尽快降温。周岩依旧倚靠在沙发上,目光呆呆地看着前面的白墙,偶尔闭上眼睛。几天来,因为自己,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来了一波又一波记者。自己被烧伤的那段记忆因此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母亲、小姨也被记者们层层包围。

自从女儿烧伤后,李聪暂停了工厂的工作,在家全心照顾女儿,几天来疲于应付记者,李聪连给女儿做面条、抹药的时间都没有,她自己也明显憔悴了很多。也因为这几天小小的空间里来得人太多,女儿这几天伤口又开始溃烂,让她十分担心。今天李聪起得稍微早一些,趁着媒体来之前,为女儿做上一碗面条,然后给伤口抹药。

抹药、按摩和伤口愈合的奇痒是周岩每天必须要面对的。而最折磨她的是,她已经无法回到从前,为此她几度想要自杀。看着女儿痛苦,李聪暗自抹泪,她不知道怎么办。

惊魂的痛

2012年2月24日,一则《安徽“官二代”子女横行霸道,恋爱不成将少女毁容!》的帖子在网上疯传,说的就是周岩在2011年9月17日被烧伤的经过:当天下午6时左右,周岩的追求者陶汝坤携带一瓶打火机油来到周岩家,趁其不备将油浇到周岩头上并点着,不停叫嚷“去死吧”。帖子里,陶汝坤的父母分别被称为“安徽审计厅高干”和“合肥市规划局高干”。此事引起全国媒体的高度关注,但很快媒体就证实,陶汝坤的父母分别担任合肥市审计局办公室主任和合肥市规划局计财处处长,系正科级公务员。

李聪压根也没有想到事情发生到今天这种地步。女儿被烧伤后,陶汝坤就被警方带走,最初阶段陶家还很配合,也给了很多承诺,但后来情况并不是当初想象的那样。李聪说,早恋也好,赔偿也好,无论外界怎么议论,现在都已经不重要。她现在只想让女儿能回到从前,但这已经没有可能,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让她康复起来,今后好好地生活。

3月5日,在媒体和社会的帮助下,周岩前往北京治疗,这是周岩第一次去北京,但未来怎么样,她却从来不敢想。

如果青春有悔

4月22日晚19:30,周岩随母亲、医生离开北京医院,回到合肥参加庭审。她几乎在煎熬中度过了漫长的旅途和庭审。离开合肥近两个月,回来不是因为治疗告一阶段,却是要面对伤害她的那个人。

4月23日上午,周岩毁容案在合肥开庭,由于涉及该案的两名当事人均属未成年人,法院未公开审理。上午8:30左右,载着周岩一家的商务车停在法院门口。“我害怕!”被家人扶下车的那一刻,周岩小声地说了这样一句话,不知道是对法庭的恐惧,还是害怕面对曾经伤害过她的陶汝坤。下车后,周岩被家人扶上轮椅,抬上门前的台阶,最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17:50左右,共计9个小时。周岩的代理律师王亚林刚一步出法庭,便被麦克风包围。

“庭审刚刚开始,当周岩看到被带进法庭的陶汝坤时,立即惊恐地哭起来,不断说着‘我害怕,我害怕!’。之后的时间里,周岩的情绪一直很差。一个小时后,在医生的强烈要求下,周岩被推出庭审现场休息。”

9个小时的庭审并没有希望的那样顺利,不论是刑事还是民事方面,双方没有形成任何共识,王亚林说,庭审估计还要进行。

周岩和家人离开法院后,情绪虽然有所稳定,但依然不是很好。直到次日凌晨她还在发微博:“一直在等着你真心的道歉,没有想到等来的只有你们家的冷漠与无情……你对我造成这么大的伤害,难道你就一点悔意都没有吗?!”

母亲李聪从头至尾出席了庭审,她说陶汝坤在法官的询问下当庭向受害人周岩道歉,但是她认为陶汝坤的道歉很牵强,表示不接受,“已经晚了”。现在最担心的是孩子治疗,所以她现在对对方的态度也有所改变,法院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只要公正就可以,现在最重要是马上带孩子返回北京治疗。

被推出法庭后的周岩则静静地坐在商务车后排上,一言不发,目光盯着外面,看着母亲被媒体包围。此刻春天已经灿烂,如果不是烧伤,如果青春有悔,此刻她应该可以感受春日的浪漫。

这次合肥庭审之行,对周岩来说没有任何收获,仅仅触痛了那条令她胆颤的旧伤。

 

记者手记:

我和周岩及其家人见面只有四次,第一次呆了十几分钟,只是从其母亲打开的门缝里瞄过一眼受伤的周岩,独自一人倚靠在沙发上。妈妈说周岩太累了,需要休息。我没有敢再去打扰她。在此后的几次接触中,我始终小心翼翼,尽量不过分干扰他们一家人的生活。

每次目睹周岩的现状,我在怜悯的同时也倍感心痛。周岩和我自己的孩子同岁,这是一个花季般的年龄,如果不是烧伤,她也应该在教室里上课。我甚至不敢想象,如此花一般的年纪遭此劫难,今后将如何面对,如果是自己的孩子,我又会怎样?这不是几句鼓励的话就能解决的,而是需要勇气与毅力。

何以致周岩的伤害,是个人感情纠葛,还是陶汝坤缺乏家庭教育?问题并非这么简单。在后来的日子里,记者多次在校园门口看到一些中学生出双入对。周岩毁容案需要反思的不仅仅是家庭,还有家长、学校和社会。真心希望不要看到更多的“周岩”、“陶汝坤”出现。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