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流浪传奇

作者/吴芳[微博] 编辑/王崴[微博](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星期六的早晨8点不到,合肥寿春路桥下,流浪汉殷国荣开始生火熬稀饭。他的身边除了猫咪毛毛早早地起来玩耍外,小龙、余四清、王新雨和吉可阿布依然在梦乡中。连日的阴雨让整个城市湿漉漉的,天亮得也比往日迟很多,桥下更显清冷。

寿春路桥距离淮河路步行街仅百米距离,再有一个多小时后,殷国荣就将上街拾荒。双休日是他最看重的日子,街上人多,垃圾桶里可拾的东西也多。

殷国荣,长得有点像歌星腾格尔,今年48岁,来自江苏扬州,因为头发自然卷,喜欢扎一个小辫,同伴们都称他为“卷毛”。殷国荣流浪已经22年,有20年在合肥度过,在寿春路桥附近已经呆了10多年。

在合肥步行街,几乎没有人知道殷国荣为何流浪,他自己也不大愿意提及。他念叨最多的除了“龙”外,就是一个叫“树人”的女人,在寿春路桥下随处可以看到“树人姑娘”的涂鸦,当然那是殷国荣的杰作。从和殷国荣一同流浪的同伴口中,可以知道一些往事。殷国荣最早是一名打工仔,26年前在武汉打工时认识了一个名叫“树人”的女孩,两人相处得很好,但不久后“树人”突然从殷国荣的视野中消失了,对他打击非常大,他放弃了打工,四处寻找那名女孩,却没有一点消息。殷国荣为寻找女孩花光了所有的钱,于是开始流浪,后来甚至偶尔会变得有些糊涂。如今26年过去了,在殷国荣的记忆中,“树人”依然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每当提及她时,他都会很兴奋,并因此常常被同伴们取笑,而此时殷国荣就会很生气。

殷国荣做人很地道,他说自己这几年救过好几个跳桥轻生的女人,至少有5个。最初一些人以为殷国荣说的是胡话,后来经过他的同伴以及附近居民、警方的证实,确有此事。殷国荣的水性很好,两个猛子能扎30多米。住在桥下,距离水边只有几米远,深夜水里稍有动静,就能听得见,何况是人落水的巨大声响了。“我先报警,然后下水救人。”殷国荣说,“我救过好几个人,最近的一次是去年七月份,听到响声后我就拨110了,然后就去救人,最后和别人一道将女人救上来,110来了我就走了。”殷国荣说。“我救的其中一个女人还曾经来看过我,给我一点钱,表示感谢!”

寿春路桥下的流浪汉除了殷国荣外,还有好几个,小龙、余四清、王新雨和吉可阿布……他们的到来大多与殷国荣有关。46岁的余四清来自全椒县,很多年前来到合肥流浪,后来遇见了殷国荣,被其“收留”,带到桥下寄居。24岁的小龙十几岁就到合肥流浪,被殷国荣“捡”回桥下。38岁的吉可阿布来自四川阿坝州,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跟着爷爷生活,爷爷去世后他开始流浪,2010年流浪到合肥,被殷国荣带到桥下。今年再次来到合肥,吉可阿布直接投奔殷国荣。

寄居在桥下,殷国荣和同伴们相处得很和睦,他们通常自己生火做饭,米、菜都是谁有钱谁买,不分你我,病了也会有人安慰。

殷国荣颇具同情心,曾经收养过三只流浪猫和一只流浪狗,如今大都自己跑掉了,只剩下猫咪毛毛。每天晚上睡觉时,毛毛会钻进殷国荣的怀里。偶尔,殷国荣会用木棍到南淝河里打几条鱼,让毛毛开荤。

殷国荣每天拾破烂的收入并不多,一天好的时候也只有30多元,不过他已经很知足了。殷国荣最大的嗜好就是抽烟和玩手机。每天辛苦挣来的钱除了吃饭就是买烟,此外就是买手机。殷国荣说有手机可以听歌,可以给老家打电话,他比较喜欢刘德华和张学友、蔡依林。不过大部分时间里殷国荣的手机是关机的,因为用手机最大的困难就是充电,充电要到步行街夜市上找人,有点麻烦。

没事的时候,殷国荣便在墙上写字。他只上到小学三年级,经常写错别字,不过他说自己认还是都认得。他写过的其中一句话是:“新世界是我的。”似乎他对未来的生活仍然抱有幻想,却不知从何做起。不过也无妨,他如鱼得水的生活,便是无拘无束、无牵挂。流浪的血,也是热的。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