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尿毒症笼罩下的家庭

作者/YI XUAN 编辑/王崴[微博](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2012年新年的第二天,张涛离开医院回家了,随身带有三箱腹部透析液,而三箱药水仅能维持八天。在父亲张汝洪多次筹钱无果后,张涛不得不被迫结束在医院的治疗。而如果回家后再筹不到购买腹透液的救命钱,那张涛剩下的日子也许并不会很久了。今年他14岁。

张涛的家庭特殊而酸涩。父亲张汝洪、母亲张琼英都是再简单不过的农民。但这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却被病魔无情地吞噬,尿毒症降临在这家四口人中的三个人身上。

2005年张丽、张涛姐弟俩前后一个月查出患上尿毒症,2008年母亲张琼英也被查出相同的病。2005年在花光了四处筹借和贷款拿到的14万元后,治疗近一年的姐姐张丽只能回家。但在回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急性肾衰竭便夺去了张丽年仅14岁的生命。而张丽去世时,距离2006年的春节还有两天。

因为还要医治同样患病的张涛,拿不出多余的钱,父亲就用几块木板为张丽钉成了棺材,草草下葬了。如今张丽的坟头就是一个小小的土包,没有水泥砌边,甚至连简易的墓碑也没有。张丽在世时,学习成绩非常优秀,每次都能考全校第一二名。无论在家人或亲戚眼中,张丽都是品学兼优、勤劳懂事的好孩子。当问起张丽更多情况时,张汝洪脸上的皱纹就越加明显了。“我姐姐家有个儿子,只有他的学习可以和我姑娘比,现在人家都在湖南上大学了。”张汝洪边说,边清理着女儿坟前的野草。

张汝洪和妻子张琼英都是宜良县竹山乡路格村人,一年到头务农收入只有两千多元,而他们的父辈上,祖祖辈辈都没离开过这个离石林县城只有不到四十公里山路的村庄。张丽去世后,为了给张涛治病,张汝洪一家决定从宜良偏僻的农村搬到石林县城打零工赚钱。

张涛查出患病时只有8岁,6年来家里虽艰难,但他的病情还算稳定。虽然经常满头大汗,但张涛还能支撑着身体去读书。就在2011年12月,他的病情突然恶化,不得不结束学业,再次住进了昆明市四十三医院。在张涛住院的十八天时间里,花费近2万元。懂事的张涛在医院时多次询问母亲,父亲回老家有没有借到钱,如果没有借到钱就不住院了,张涛心里实在不忍父母为自己漫无边际的医疗费去四处筹钱。但2012年新年的第二天,再也拿不出钱的夫妻俩怀着无比愧疚的心情带儿子回家了——这次回家不需要张涛再开口了。

至于张琼英,“经过这么多年,眼泪已经哭不出来了,唯有心里时常酸溜溜的,说不出什么滋味”。虽然两年前她也被检查出患有尿毒症,但为了将钱用给儿子治病,不让儿子担心,两年来她没有吃过一颗药,甚至连自己的病情也一直向儿子隐瞒着。张琼英不愿提起去世的张丽,所以极少去张丽的坟前探望,就连张丽的照片她也几乎全部丢掉了。

无情的病魔笼罩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苦苦支撑这个家的张汝洪时不时想离开这个世界一了百了,可想起患病的妻子、儿子和死去的姑娘,他只能这样苦撑着活下去。而妻子张琼英也在丈夫背后难过地说,如果可以选择,她愿意带着儿子躲起来,让丈夫过正常人的日子。

目前张涛每天的医药费用在200元左右,负债累累的家境已无力支撑多久。张汝洪夫妇希望能有好心人伸出援手,给这个黑暗中徘徊的家庭一线生机。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