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小候鸟

作者/冯海泳[微博] 编辑/王崴[微博](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武胜军接到母亲的电话,说老家下雪了,前来东莞的大巴延误,他很久没有看到过老家的雪,偏偏在这时下,母亲带着儿子武浩天要在这种恶劣天气出行,武胜军的焦虑不言而喻,他担心得整夜未眠。毕竟母亲太老,孩子太小了。母亲在电话那头一直安慰他说没事,大可放心。他知道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太好,只是她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担心直到在车站相聚的那刻才消失。大巴慢慢停靠,来接送的人早已围了上去,盼望着即将下车的亲人。武胜军一看到浩天,马上抱起送到妻子张艳娥身旁,然后再回头拉着妈妈的手,夫妻俩整晚的心头大石才完全放下。

适逢春节时,人觉倍思亲,每年浩荡荡的春运大军一路拥挤就是为了回家,为了见家人一面。一直漂泊,但对家的概念一点都不含糊,那个心中的家不管在哪里,人一定要齐,即使过年仅仅几天的团聚也弥足珍贵。收到东莞移动“小候鸟团聚计划”的邀请,今年武胜军一家准备在东莞过年,避开北上的春运大军。在东莞过年还有一个目的,能够减少开支,不需要顾及太多的人情世故。浩天过来之前,武胜军夫妻俩铺好了床,给孩子准备了很多他喜欢吃的东西,有核桃,鱼,和糖果。大半年没有见到孩子了,在孩子抵达的前一天,张艳娥就跟丈夫说,等他来了再给他买新衣服、新玩具。

十三年前,武胜军第一次离开了老家——河南南阳莲花村。按照武胜军的介绍,那村子处在山谷,没有公路,一眼望去只有山,没有希望。他毅然离开了父母,来到东莞打工,开始新的生活,并认识了曾经的工友、现在的妻子张艳娥,进而生下了小浩天。如今,他们每天的生活千篇一律,除了12个小时以上的工作,娱乐消遣就是看电视连续剧的DVD,偶尔上街逛逛,生活平平淡淡。而生活平淡稳定,却是武胜军所追求的。

浩天生下来只在爸妈身边待了十个月。因为武胜军考虑到,夫妻两人需要忙生计,孩子难以照顾,加上在老家生活成本也低,夫妻每人2000多元的工资每月有所剩余,于是他们作出了一个决定,让孩子由老家的母亲来带。当角色置换,长时间与孩子分别,夫妻俩开始感受到十多年前他们离家时,自己的老爹娘当时的心情。

武浩天今年4岁,每年只有在暑假和春节才能与爸爸妈妈相见。在浩天的记忆里,父母通常只是电话里头的那段声音。父母想念他时,就会跟浩天通电话,但浩天往往说上两句就不耐烦地就走开了。

每一次团聚就像一次重新认识,2012年1月18日一大早,武胜军夫妇就到车站里等着接母亲和孩子。早上8点30分,他们终于见到了孩子。可是浩天似乎并没有表现出见到父母的兴奋。妈妈走过去拥抱着他问,浩天你还记得我吗?他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拉着奶奶的手,觉得很陌生。4岁的浩天大概还不懂事。

浩天皮肤黝黑,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眨啊眨,是典型的在农村生活的小孩子。他不喜欢坐过山车享受刺激,不喜欢吃洋快餐,简单的面条加炒鸡蛋他也吃得满足。他喜欢偶尔被爸爸妈妈抱着,习惯于奶奶严厉的责备声,希望回老家跟堂弟打闹。浩天早已习惯农村里的生活。去年,浩天的爷爷走了,家里只剩下奶奶照顾。奶奶今年65岁,身体也大不如前,有一天奶奶咳嗽得厉害,浩天跟奶奶说,奶奶你不要有事,不要剩下我一个。听了这些话,武胜军内心被重重地刺了一下。

十天的时间,武胜军夫妇两人放下所有手头所有的工作,给浩天做喜欢吃的东西,给他买衣服和玩具,还参加了东莞移动“小候鸟团聚计划”公益活动,一家人游览东莞。十天太短,转瞬即逝,假期结束时,浩天又要跟奶奶回到老家,结束这十天“非典型”生活。临走的时候,张艳娥在火车站抱着浩天问:“浩天,你留在这里好吗?”浩天答:“不要!”然后从妈妈的怀里跳下来,走到奶奶身旁,拉着奶奶的手登上了列车。站台上还有很多送别“小候鸟”的家长,与各自的小孩道别,中间夹杂着多少泪水和辛酸。

火车远去,各自期待着下一次相聚……

每个“候鸟”家长心里都隐藏着一句“孩子,对不起”,转过身来却又只能继续承受各种的现实。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