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往期回顾 | 割皮救女 | 捕鱼者说 | 不能承受的呼吸 | 被遗忘的时光 | 星星的孩子 | 迷失三亚 | 昆明“小人国” | 滇池东岸 | “陆良八老”列传 | 旱村标本
  >>相关文字

褪去尘世的桎梏

作者/林克【微博】 编辑/王崴【微博】(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青少年时期,我学过点基础绘画。一起学画的同桌,九十年代中期还进驻过圆明园画家村。后来他转行当了16年设计师。今年他终归放弃了一切,重新拿起画笔画他最爱的油画。其实,我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也埋藏着一份 “艺术情节”。

直到有一天,机缘巧合,无意间我用镜头叩开了艺术家田流沙画室的大门。用自己擅长的“语言”来表现艺术家,未尝不是一种自我释怀。

北京通州宋庄是继圆明园画家村之后,又一个艺术家自发的汇聚地,是闻名全国的“艺术圣地”。2007年,田流沙离别了生活、工作多年的广州,只身一人落户宋庄。当我问及缘由,他告诉我:“广州是只是个商业城市,艺术家都各自为政;北京才是全国的文化中心,气场够大,一帮朋友在一起,好玩!”这位70后的大男孩,喜欢看动漫、电影。据说还热爱武术,不过一直没在我面前“露一手”。最近,又迷上了收藏古玩玉器。

生活中的他是率性的,时而一掷千金购置一件心仪的古玩,时而三两知己在路边大排档酣畅豪饮。他收养的小狗生病死了,女儿打电话问起,他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送给一位爱狗的叔叔了。也许,他不愿意让女儿过早地知道,生命过程中有“死亡”这个词。

夏天在画室创作时,他通常都是大裤衩、光脚丫。那样,才能释放着“自在的快乐”。因为他相信:“自在的心境,才会散发超时空的想象,才会产生自在鲜活的作品”。田流沙是中国卡通一代的发起人之一。在他的绘画里, “敦煌飞天式”的卡通光头形象演绎着各式都市世俗化的故事。似我非我,似佛非佛……

 

>>观看更多纪实图片故事,请点击【腾讯网《活着》栏目汇总页】

>>《活着》官方微博(@huozhestory)

>>《活着》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公益 & 腾讯图片 图片编辑:王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