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一半浮于现实,一半沉在深水

2003年,颜长江急促的脚步一次次地奔走于峡江之中。他的生活与三峡完全搅在了一起,魂牵梦绕,无法离弃。颜长江的三峡不是旅行者的眼中的三峡,甚至不是一个标准的职业摄影师拍摄的三峡,他的三峡是“他自己的三峡”,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溶于斯哀于斯感于斯的三峡。他的“三峡”似乎让人感觉到一种介于纪录与“私影像”之间的影像状态,也许是因为,对于他来说,三峡就是这样:一半浮于现实中,一半沉在深水里,在魔幻与现实中游走与交错。

组图上传区域

颜长江1968年生于湖北秭归,1990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

当代著名摄影师、艺术家、摄影批评家、策展人,《羊城晚报》编辑中心图片总监。曾多次荣获国内摄影比赛大奖,其作品在平遥、广州、汉城、东京、休斯敦等国内外城市展出。

出版有《广东大裂变》、《最后的三峡》、《纸人》、《三峡日志》等著作。2005年至2006年,担任连州国际摄影大展学术委员,2006年兼任中山大学传播学院课程副教授。

颜长江拍摄的是自己的三峡
文/李媚

2003年,颜长江急促的脚步一次次地奔走于峡江之中。

他的生活与三峡完全搅在了一起,魂牵梦绕,无法离弃。

2002年全国摄影记者云集三峡,颜长江拍摄的是自己的三峡,而不只是作为报道对象的三峡。

三峡,是颜长江最为重要的生命之地,当这块生命之地发生如此重大的变化时,为三峡留下遗照便成为他心头无法弃之的愿望。面对行将消失或改变的一切,有什么是比拍照更好的行为方式呢?

他选择“6*6”正方画幅与数码相机拍摄三峡。前者作为内心表达,后者作为客观纪录。天方地圆,方圆之间便概括了宇宙万物,红尘世间。正方,是一种敬畏,肃穆的框定。正方画幅的拍摄与135小型相机截然不同,它是端详的,审慎的,庄重的,容不得人随意。而这,正是颜长江对待三峡的态度,他需要端端正正恭恭敬敬双目相对三峡的自然与人。“天变,地变,人走,城走,竟然嘎然而止!”(《最后的三峡》颜长江)面对这惊天地泣鬼神之变,作为一个三峡的儿子,唯有匍匐大地,行膜拜之礼!

6*6的画幅暗含着与肖像相关的隐喻,颜长江用拍摄肖像的的方式拍摄三峡。肖像有一种凝视的气质,不由得人不正视,不由得人不恭敬。在静默的注视中,我们看到了三峡丰富的表情,飘浮于表面的现世隐退而去,留下的,只是一种异样的震动和无法言说的感受。

颜长江的三峡不是旅行者的眼中的三峡,甚至不是一个标准的职业摄影师拍摄的三峡,他的三峡是“他自己的三峡”,是生于斯长于斯的溶于斯哀于斯感于斯的三峡。颜长江的“三峡”似乎让人感觉到一种介于纪录与“私影像”之间的影像状态,也许是因为,对于他来说,三峡就是这样:一半浮于现实中,一半沉在深水里,在魔幻与现实中游走与交错。

有时候他像个梦呓者,有时候他像个恋人。作为三峡之子,生生死死往返于山水古镇老桥之间,他的图像不取悦于人,只表达爱与哀,生与死相关的经历,表达特定地域的文化兼性与气质,表达沉睡与消亡的震动与静穆。

让照片为时间毫无怜悯的溶解作证!

让那些消逝的三峡人文与自然景观因为照片而永垂不朽!

作者简介

李媚,原《现代摄影》、《焦点》杂志主编,摄影活动家,策展人。

本期投票

全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