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已经过去了70年,当年浴血沙场的战士如今在世的已不足万人。每一天几乎都有10名左右抗战老兵抱憾而去,抢救老兵就是抢救历史。值此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腾讯新闻将联合腾讯网旗下各区域门户及各大媒体,持续推出《老兵不朽》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第38期 本期合作媒体
本系列共366篇,从2014年9月3日抗日战争纪念日开始,直至2015年9月3日收尾,每天推送一篇,敬请关注。

抗战老兵葛洪春:日本兵对我说“你好”

抗战老兵葛洪春(图/ 张艳)抗战老兵葛洪春(图/ 张艳)
【老兵档案】

姓名:葛洪春

出生年份:1924年

籍贯:江苏省东海县

部队番号:12军112师

从军经历:警卫员、医务处上士。

【老兵故事】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来到抗战老兵葛洪春所在的养老院。出了电梯,正向过道里的一位阿姨询问葛洪春的房间号,一位老人颤颤巍巍地从我身旁走过,他穿着睡衣,满面红光,精神矍铄,只是行动看起来有些吃力,缓慢地挪着步子,走向自己的房间。阿姨指着他的背影:“喏,他就是葛洪春,是个军医。”

我赶紧将老人搀扶回房间,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葛老指着自己的耳朵摇了摇头:“我听不见了,你写在纸上吧。”原来葛老年事已高,耳聋得厉害,我只能将问题写在纸上。

葛洪春出生于1924年,江苏东海县人,1940年3月,被57军120师补充团医务处处长看中并要求其入伍,当了一名勤务兵。在部队里,葛洪春的主要工作任务就是打洗脸水、洗澡水、端饭、刷碗、铺床、扫地,“类似于现在的护工”,葛老笑着说到。后来葛老转去当医兵,成了一名医务处上士,他说:“部队不打仗,没有伤兵,我们就买买药,就算打也不需要俺打,有别的士兵。”虽然没有经历过枪林弹雨,但是跟随军队见过太多的血和泪。

虽然没有扛枪上过战场,但葛洪春还是与日本人有过接触。1945年日本投降后,其部队开赴山东济南接收,葛洪春在日本战犯管理所看管几个月,他说:“有好几个日本战犯说中国话的,说得很好,有个日本兵让我有条件去他的国家看一看。”当时葛洪春21岁,那个日本兵才十八九岁,他用日语说着“你好”,这是葛洪春为数不多的能听得懂的日语单词。

后来葛洪春被分配到山东临沂,淮海战役后,他投诚回乡当了会计。家乡解放后,因投诚被安排到县木材公司工作,后57年反右时回乡务农。

我在纸上写下“你印象最深刻的一天”,葛老看了一眼,念到“你好象最深刻的一天”,我摇摇头,换了个问法,在纸上写下“最难忘的一天”,葛老脱口而出“最难看的一天”,当时我和他都笑了,他也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说不是,随后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下“记得最清楚的一天”,他明白了我的意思,但思索了良久,还是无奈地摇摇头:“想不起来了,记忆不好。”葛老已年愈九旬,想必记忆已经模糊了吧。

虽然住在养老院里,但葛洪春其实是有儿女的。“我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死了,还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孙子在金华当了8年兵,现在的银行任职。家里人1年之内来了三回,送过来一回,中秋节来了一回,过年的时候又来了一回,有什么事都打电话和他们联系。”葛老指着放在桌上的一本台历,“这是我孙媳和重孙女,他们过得都很好”,脸上洋溢着幸福。

葛老说志愿者把他照顾得很好,每个月给他900块生活费,也会经常来看望他。我问他有什么愿望,他说:“老了等死了,还能有什么愿望?”这句话不禁让我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他有什么我能做的,他说想打个电话,让家里把身份证快递过来,他要填抗战胜利纪念章申请表,需要身份证复印件。我告诉他快递太慢,然后当面拨通了他儿子的电话,让他儿子通过QQ把葛老的身份证照片传给了我,然后我把照片传给了1213志愿者同盟的志愿者文心,让她帮忙打印后把葛老的表填好。

葛老拉着我的手,一直在说着感谢的话,让我以后常来玩。五点多的时候,葛老该吃晚饭了,我不便打扰,就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比起葛老这样为国抛头颅洒热血的民族英雄,我们现在为他们做的一些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为国流血牺牲的老兵,是一个国家中最应该被尊敬的群体。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更应该给予更多的关注,让他们的心灵得到真正的安歇。因为他们是我们民族的尊严!

(文/ 张翔)

  • 6月
  • 7月
  • 8月
  • 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