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已经过去了70年,当年浴血沙场的战士如今在世的已不足万人。每一天几乎都有10名左右抗战老兵抱憾而去,抢救老兵就是抢救历史。值此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腾讯新闻将联合腾讯网旗下各区域门户及各大媒体,持续推出《老兵不朽》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第18期 本期合作媒体
本系列共366篇,从2014年9月3日抗日战争纪念日开始,直至2015年9月3日收尾,每天推送一篇,敬请关注。

老兵李龙泉:青阳一仗尸体多得没法埋

抗战老兵李龙泉(摄影/杨德华)抗战老兵李龙泉(摄影/杨德华)
【老兵档案】

姓名:李龙泉

生于:1921年11月(农历)

籍贯:四川隆昌

从军经历:入伍第五十军144师,431团3营8连,后任团长警卫员

【老兵故事】

6月11日上午,阳光明媚。腾讯·大渝网“重走川军出川抗战路”团队从安微青阳县城驱车30多公里,来到陵阳镇谢村进村中路29号门前,只见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大步跨过两道房门,满脸堆笑,伸手相迎,十分热情地把我们让进门内堂屋,搬来板凳让座。

老人记忆特好,说话很清楚:“我是四川隆昌人,1921年出生的,1937年10月当的兵,我家三兄弟,按当时规定三丁抽一,我是老大,自然该我当兵”。老人头脑清晰,思维敏捷,不显一点老态,让人十分惊叹和欣慰,“我在四川刘湘的部队,属于第三战区五十军,军长郭勋祺,144师师长姓唐”,他一口气说出了当年的部队番号和经历。

他属于431团3营8连,团长是李志坚,从隆昌到重庆,然后坐船到武汉,一到武汉就发了衣服、军装。8年抗战期间,他随部队先后到芜湖、昆山、广德、宣城、青阳、南陵打了很多仗。他印象最深的,是在青阳县陈家大山打的那一仗。他说,那次,死了很多人,多得无法埋葬。战斗中,一颗子弹从连长王普青的左眼打进去,从后脑穿出来,当时就把眼睛打瞎了。他自己蹲在战壕里,一颗炮弹在旁边炸响,他回头一看,一下就炸死两个士兵。等日军的大炮打完之后,他们就跳出战壕冲杀敌人,他和几个士兵冲过去抓了一个俘虏。

问老人,当时打仗害怕吗?老人把头一扬,很果敢的说:“怕啥,打仗是保家卫国,没得啥子好怕的”。“你受过伤吗?”他嘿嘿一笑,“我运气好,我蹲在战壕里,一块弹片飞过来,只是把我戴的凉帽(草帽)的帽沿炸飞了,人一点没伤”,他边说边用手在头上比划了一下。

两年后,他就调到团部给团长当警卫员,他说,他们一起有5个警卫员,每天跟着团长走,经常到前线去督战,不准士兵退下来。那时,经常看见日本的飞机飞过来,一来就是十几架,他们看见飞机飞来,就保护团长往山里躲,趴在地上不动, “日本的飞机前面都有‘两只船’,可以停在水上面”,他边说又边用手比划了一个船型。

问及当警卫员后的待遇和感受,老人说得很实际:在连队吃饭,士兵每顿只有一个菜,在团部,是跟着团长吃小灶,每顿都有三四个菜。只是要等团长吃完了才能去小厨房吃。经追问,他又想起,在连队上,连长往往和几个排长、司务长一起吃饭,也是开的小灶。士兵都是穿草鞋,团长穿的是力士鞋,警卫员也发了力士鞋,但他经常还是爱穿草鞋,因为草鞋走路好走,不滑。

谈及部队的日常管理,他说,没打仗的时候,每天早上5点多钟就吹号起床,晚上8点钟就吹号、熄灯、睡觉。团里的警卫排负责抓逃兵 ,有一次,抓回来一个带枪逃跑的士兵,当场就被枪毙了。经细问,他解释说,如果逃兵没带枪跑,就不会枪毙,但要受处罚,挨打屁股,他看见几个逃兵都被打屁股,血都打出来了。

后来,抗战胜利后,老人就离开部队,回到南陵。一直到现在都没再离开过。

我们纳闷问,你离开部队怎么不回老家隆昌,而回安微南陵呢?老人爽快一笑,笑容还略带甜蜜:我在部队的时候,长期呆在南陵,来来往往,在南陵有5年多时间,就在南陵结了婚,生了大儿子。我们问大儿今年多大,站在一旁的大儿子接口回答“我今年72了”。一算时间,我们知道老人早在1943年还在部队时就已经和年仅18岁的南陵姑娘结了婚。

由此,话题转到老人的家庭和解放后的生活,整个谈话气氛更加轻松、欢快,一直站在傍边的4个儿子不断插话,回答我们的询问。

老人一共 10个儿女,五男五女,除了一个儿子在杭州打工以外,其余儿女全在当地。当天到路口远远地前来迎接我们的就是排行第八和第十的儿子。老人的老伴在13年前去世,此后,老人依旧一人独住老屋,不愿搬离。他对儿女的说法是,自己这样要自由一些。而儿女们知道父亲是深爱母亲,不愿离开和母亲多年曾经同住的老屋。大儿子李怀生带领我们参观了老人和他自己的住房。这是一个老式建筑,一道大门进去有个小小的天井,二道门进去是旧式客厅(即堂屋),客厅正中挂着毛主席的画像,画像下挂着一面四川关爱抗战老兵川军团赠送的一面锦旗,上书:民族脊梁、抗日英雄。走进客厅右面的门,又是一个小天井,左侧有个门进去,便是一间堆放杂物的屋子,再过去依次是老人的卧室和厨房。老人的卧室不大,但打理得干干净净,一张带蚊帐的老式床、一张带抽屉的老式方桌,两个重叠的木箱上面放着一个18寸的电视、一个vcd播放机。

老人让我们在卧室坐下,他亲自动手,插好VCD机连接线,从方桌上找出一盘光碟,放进VCD,让我们观赏。这是当地的池州电视台在2013年采录的一个专题报道,内容是介绍李龙泉老人在腾讯网等媒体的帮助下,找到在四川失散多年的亲人,并与亲人幸福相聚的经过、情景。他说,非常感谢大家,他现在生活得很好。他还感谢政府每个月给他500元的生活费。儿子在一旁提醒他:这钱是关爱老兵组织送的。老人没有理会,继续说,儿女们的生活也很好,对他也很孝顺,他的衣服都是大儿媳妇洗,每天自己想吃什么就弄什么,很方便。这时,儿子又插话:他老人家就是闲不住,每天还要拿起扫帚打扫屋子。老人呵呵一笑:每天做点事,动一动,也当是锻炼身体。

边说边走,穿过客厅走进左面一道门,就是大儿的住房,卧室、厨房都很宽敞。再穿堂过去,朝公路一面还有一个门,门外还有一栋新建的两层楼房,一问,是大儿女儿一家的住房。一看就知道,老人一大家子人的生活还不错。我们心里顿感欣慰。

我们问老人4个儿子:这几年生活如何?他们都说,最近这几年比以前好多了,他们年轻时身体很壮,都很想参军,像父亲一样保家卫国,但由于很多原因一直未能如愿。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特别是最近几年,经常都有人来看望老人。“今年4月,当年父亲部队的郭军长的女儿一行十几个人还特地从成都过来看望了我父亲,我父亲很高兴、很感动。”

临别,老人及4个儿子、两个媳妇和孙女、女婿都紧紧拉着我们的手,依依送行。我们看着这个抗战老兵的身体如此硬朗、健康,一大家人又如此和谐、幸福,心里倍感欣慰。

出门,再看四周邻居的住房,家家户户都是新修的现代楼房,心中暗想:这里的村民的日子过得好殷实。

不觉来到村头,见墙上宣传栏上有则村委会写的“谢家村简介”:谢家村位于陵阳镇南十里处,紧邻太平湖,是两山一湖(黄山、九华山和太平湖)黄金旅游的必经之路……”。

简介的旁边还有一首题诗,一看,更大吃一惊:是《董必武题诗》,全文如下:1965年5月21日,国家领导人董必武副主席陪同越南胡志明主席去黄山,途经陵阳是,赋诗一首:道旁听传说,具体不烦言,富贵陵阳镇,风流谢家村,乡居皆瓦屋,聚落似林园,抗日遭蹂躏,生涯有复翻,人民新作主,迅扫旧巢痕。

细细品味之余,顿生一个祈望:愿所有的抗战老兵都有如此的境遇,安享幸福晚年!

(文/程闯 )

  • 6月
  • 7月
  • 8月
  • 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