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在线群聊正酝酿一个大变革

日期 : 2017-03-09
79
编者按: 这会是一场功能微创新引发的“蝴蝶效应”吗?

视频社交在经历了以Skype为代表的初代一对一通讯、以微信、Google Hangouts为代表的支持多人实时视频的2.0阶段后,终于来到3.0时代——Houseparty等一批纯视频群聊产品应运而生。

当你的朋友圈还在晒九宫格时,美国的一些年轻人已经在线开起了视频party:

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攻入视频群聊战场的就有Kik、Tribe、Squad、Airtime、JusTalk、ooVoo等一大波产品,而这其中的佼佼者当属去年上线的Houseparty。

Houseparty去年已完成由红杉资本领投的5000万美元融资,同时,在去年年底,其产品下载排名曾一度超过Facebook,半年时间已积累超百万用户。

这一把火旺得也让社交巨头们眼红,Facebook、Line、Slack等纷纷搭上2016年的末班车,入局视频群聊。本期全媒派(qq_qmp)准备从产品、趋势及用户等维度切入这场蓄势待发的社交变革。

Q1:让人欲罢不能的视频party究竟戳中了哪些点?

视频群聊领域一下涌入这么多玩家,那么,各家产品有何功能差异点、在体验上又有何异同?下面是一份产品测评:

Houseparty:嗨森+随性

2016年美国年轻人里的社交网红软件当属Houseparty。在被评论寄希望于成为下一个现象级产品的同时,该创始团队却不愿意让人注意到另一个事实:曾搅动直播革命的Meerkat是他们的前作。

Meerkat,两年前的“App之星”,曾大放异彩、甚至带动了地球另一端中国市场的直播热,却如流星般速朽。就在它面临用户增长停滞的困境时,团队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开发新的视频群聊应用上。

回到Houseparty,这款App功能上其实很简单:创建一个账号,添加通讯录里的好友,开一间房,或是进入其他房间开起视频party。一场party最多8个人,不过可以同时开好几场。左右滑动屏幕切换场子,话唠立马变身Party King/Queen。

不过对于就想静静和几个朋友聊天的人来说,Houseparty还有一个“锁住房间”的功能,以防不速之客。另外,每间房都设有静音选项。毕竟场子多了人声杂,这个问题还是解决得了的。

Facebook:霸屏+搞怪

见证了Houseparty的大火,Facebook早已按耐不住了。2016年12月19日,官方宣布上线Facebook Messenger的视频群聊功能,并表示这是一项非常顺应民意的举动——“毕竟有2.45亿人每个月通过Messenger进行视频聊天(一对一)。”这一新功能支持6个人同时在线分享屏幕,当视频群聊人数超过6人时(最多50人),只有那刻聊得正嗨的那一位朋友可以霸屏。

为了怼对头Snapchat,Facebook Messenger还特意加上了Snapchat风格的面具滤镜,这样能在通话过程中随时搞怪“变脸”。

Line:卖萌变卖猛

就在Facebook发布视频群聊功能的5天前,一向走萌萌哒路线的Line率先放了一个猛招——开通200人的群视频功能。不过,手机屏幕就那么大,Line的200人线上大趴目前还只支持4人的小屏幕展示,后来加入者就只能成为屏幕右边一串头像中的一员。但贴心的是,你还是可以从头像列表中将你想看到的对象“拖”出来,与大屏幕的4人进行任意切换。

哦对了,同样为了“欺负”Snapchat,Line的群视频也有六种贴纸供你卖萌。

Fam:聊完就跑

同样是在去年的12月,三个波士顿年轻人一合计,开发出一款名为Fam的视频群聊App,并且在iMessage App Store上线了。和其他App不一样的是,Fam是搭载在iMessage里的,类似微信小程序,一次下载就能一直使用了。

目前,Fam支持一对一的视频聊天和16人视频通话,可以边用着iMessage发信息边视频聊着天,但切出iMessage界面视频就断开了。听起来似乎不太方便,不过也正是它的一大特点——即用即走,不拖沓不占时。逢年过节群发短信时丰富一下形式,这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开发者之一的Stuto曾在接受采访时很骄傲地表示,Fam上线两周下载量就破百万了,还收割一波社交媒体的关注。当时在iMessage App Store上还排到了免费榜的第二(数据来源:《Fortune》)。

Q2:年轻人为什么就爱上了视频群聊?

Houseparty的用户曾评价“它能让我和所有的亲密朋友同时保持互动”,这句话也道出视频群聊产品所解决的最核心的用户需求:视频社交的亲密感。

亲密感意味着非正式、不受拘束的“聊天小房间”正受到极大欢迎;这也是从Snapchat一脉相承下来的年轻化需求点。据媒体报道,Houseparty的联合创始人、CEO Ben Rubin曾表示,产品用户群体主要集中在25岁以下,而据官方下载数据显示,其60%的用户年龄集中在16至24岁。

这种对年轻化需求的洞察,从Houseparty的推广策略也可见一斑。在产品推出后,团队集中在美国中西部、南部的大学和高中进行营销,透过学生社团推广应用,甚至鼓励学生通过视频群聊来完成小组作业。

《华尔街日报》一篇报道中曾提及,16岁高中生Gracie每天放学回来都离不开跟朋友们的视频聊天。年轻人的小圈子文化,以及对父母权威的叛逆心理,在“前文字时代”是回家避开父母,与朋友们发短信聊天;如今在视频大一统时代,群聊房间更功能性地满足了这一心理,并增强了朋友之间的互动私密感。

Q3:为什么说视频群聊更能“还原”人际交往实态?

沉浸在“线上唠嗑”的年轻人们,也从这种露脸的群聊中开发出了截图表情包的新乐趣。但更重要的是,视频群聊更真实地反映了人们的互动状态。

对活跃分子而言,“前文字时代”可以不断在群里刷屏、抛话题,金句迭出;而沉默围观的群友往往容易错过群聊,且存在感不强。在视频社交时代,进入群聊状态,即便只在旁边做一枚“安静的美男子”,也能通过镜头感受到群里正在进行的聊天活动。

比如,如果你没那么活跃,也可以开着视频静静享受有朋友陪伴的时间。Twitter上一名网友Lea Nielsen就是其中一员,她说,自己和朋友们喜欢开着Houseparty,但什么也不说,各自做着事情就好。在Houseparty上,甚至还有这样一种微趋势——开着视频入睡。群视频的到来,正让这样一类的年轻人发现一份静好,并爱上如此安静的一种社交。

当然,默默围观的同时,腹黑份子也总能抓住机会成为“灵魂截图手”:咔一下保存好基友的黑历史,为以后的聊天献上源源不断的表情素材。

Q4:社交巨头们嗅到了何种视频群聊的先机?

虽然可以说是Houseparty带火了视频群聊,但事实上,这并不是新鲜模式。从千禧年代发展至今的Skype,一直被视为企业、家庭视频的代言产品,他们早在2014年上半年就免费开放了视频群聊功能。

接下来是微信的推动作用。2015年10月,微信上线视频群聊功能,众多后来者、纯粹做“视频party”的创始团队也不讳言是得到了微信的启发。

另一方面,社交关系链也开始从公开向私密回归。不论是各类国内外社交平台,还是从2015年火爆至今的直播热,它们都象征着社交网络的“公共聊天”时代。这种模式打通的是弱关系链接,产生和更多的陌生人交流的机会。然而,当这股新鲜劲过去以后,用户依然离不开熟人圈里的社交,渴望拥有私密的空间。除了早已拥有的单独私聊模式,强关系下更为丰富的“多对多”模式正发射出强烈的需求信号。

于是,Facebook应用户要求开通了好友间的群视频功能;Snapchat也上线了群聊模式,虽然还不能进行群视频,但这股大趋势下也是迟早会跟上的一步;Apple的Facetime也开始被用户抱怨只能打“一对一”的视频,据传即将开发出群视频功能。因而,当社交网络释放出的新势头已如此强劲,无论巨头还是小咖,都在顺应用户需求的回归潮流。

更值得注意的趋势是,视频群聊不仅代表年轻人的需求变化,也是一种打通不同年龄层的产品形态。视频带来的互动亲密感,正是满足家庭情感的纽带,有理由相信这种“强情感”联系会成为视频群聊走向下一个用户峰值的重要推动力。

以上是全媒派(qq_qmp)对视频社交产品的最新观察,我们在研究产品形态的同时,将持续追踪市场趋势与走向,对如下问题保持关注:视频社交App是否应该更突出功能性,避免重度社交属性,做到“即用即走”?视频群聊的私密属性是否会遭遇监管难题?该类产品是否有横向结合的空间,如与直播产品的深度绑定?

====================

本文系《全媒派》独家编译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注微信公众账号“全媒派”(ID:qq_qmp),阅读更多精选文章。

关注全媒派公众账号及时查看最新文章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 分享到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