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人质归途


文/徐慧


“回家的时候,他长了这么长的胡子,(我)人都不认得了”,宋江勋年过80的外婆说。

 

从2012年3月26日被索马里海盗挟持到2016年10月23日被解救释放,1647个日日夜夜,宋江勋的家人眼泪不知道哭干过多少回。平时,即使宋江勋能给家人打上电话——海盗逼着船员向家里联系讨要赎金,他也从不敢直接和母亲通话,他知道一听见彼此的声音,除了电话两头都在痛哭外,更说不出任何话。

 

以前,因为父母的离异,宋江勋其实内心对他们有过怨怼,在索马里失去自由、险些丧命的艰难日子里,回忆起往日的一点一滴,宋江勋才恍然明白父母恩重。他把船上别人留下的一本书《幸福,请在对的地方寻找》都快翻烂了,最喜欢里面那个对于父母的爱幡然悔悟的故事。

 

自从儿子回家后,虽然已经是28岁的大小伙,即使宋江勋给母亲报告过自己会在什么地方,一到饭点,或者稍晚没有回家,母亲必然会打电话来关心。宋江勋会赶紧接电话,让母亲放心。

 

和其他归国的同伴相比,宋江勋的健康状况还相对好,也能正常饮食。但在索马里就有的双脚底部知觉麻木的问题仍然在,觉得走起路来轻飘飘的。有时候,脚上会像在索马里时一样,突然长疮,然后整个脚脖子都红肿起来,必须赶紧输液消炎。

 

曹永没有跟着宋江勋他们一同回国,他偏瘫的身体状况让他在肯尼亚多逗留了几日。由于在索马里期间,头部受到撞击,以及各种恶劣的生存条件,他的脑神经受压迫,导致左手左脚都麻痹不听使唤。

 

他回家那天,亲戚们在村口放了一路的鞭炮,鲜红的鞭炮纸屑铺了一路,雨水一沁,像飘落一地的红叶;进门前还在人搀扶下跨了火盆,消灾免难。曹永已经闯过两次鬼门关。在出海碰上索马里海盗前,他当过货车司机,遇上严重车祸,车头都被推到了车尾巴上,他本人也从驾驶舱里被抛出来,摔到路边的田地里,却毫发无伤。这次从海盗枪口下死里逃生回来后,他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叫“真好运”。

 

曹永和父母在高山上的家,后墙上都有了大裂缝,今年土豆的收成也不好,往后如何筹谋生计还是问题,除了儿子回家是最大的欣慰,可想到未来,曹永的父母还是难免忧心忡忡。

 

冷文兵的父亲冷衍长这段时间内心也终于畅快起来。他还是没有手机,要找儿子回家吃饭得亲自跑镇上,路上逢人打招呼都会不由自主地说:“我找我娃娃”,只是这语气温暖而带着小兴奋。由于冷文兵的母亲在他一两岁时就离家了,冷衍长是又当爹又当妈地把孩子拉扯大。冷文兵17岁就出去跑海,离家10年未归,这次回来正好赶上父亲过生日。但满桌的酒菜,冷文兵除了一点清汤蔬菜,其它都不能吃,在索马里留下的肠胃病,让他现在还不能吃任何带淀粉的食物,更别说辛辣刺激的食物。

 

现在,终于平安归家的船员们还忧心一件事情,由于还未能和此前为之工作的台湾公司建立顺畅联系,以及一些船员和该公司只有口头劳动协议,并未签署书面劳动合同,是否能讨回此前的工资成了一个疑问。

 

对于这些死里逃生的船员而言,回家并不是他们旅程的终点,而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多年与世隔绝后的重新融入,健康状况的隐患,其原生家庭的贫困(这次归国9名大陆船员中很多都来自单亲家庭,有的甚至自幼父母双亡),还可能在很长的时间里困扰他们。



-完-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