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终结挟尸要价


文/冯海泳


陈力的最后的生命留在了水里,不知道他生前在水里经历了何种折磨,平静的湖面像是掩饰自己,找不到丝毫逝者挣扎过的痕迹。他被打捞起来的时候是一丝不挂的,像他出生时一样。

姐姐陈芳匆匆忙忙跑到湖边,眼神抽离,开始变得六神无主,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和哭泣,远处的父母亲早已在田间跪下,无力再往前走了。但这一切似乎也唤不醒陈力的知觉。

他再也呼吸不了世界的阳光和空气,也听不到母亲对他呼唤了。溺水者的命运似乎随着围观者的散去也鲜有关注。

在队友们收拾工具的间隙,曹春雨还是抵不住烟瘾抽了一根,然后返回车上,跟队友一同回去。这仅仅是他们打捞上千具溺水者遗体的其中一个。几年前刚刚开始打捞时,他也曾心情起伏,现在则是越发平静,就像那池湖水,找不到一丝的痕迹。

究竟是一个坏消息。大家看来,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任务车沿路返回,队友们也没有过多的话语,陆陆续续下车返回自己家中或者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他们又随时等待着微信通知下一个任务,到需要他们的地方。“人生最大的快乐是被需要。”自2010年成立阜阳蓝天救援队起,曹春雨一直有这样的感觉,队伍一直被需要着。

2010年8月,曹春雨被一幅《挟尸要价》的新闻照片所触动,而他刚从玉树地震救援回来后刚组建的阜阳蓝天救援队也找到了发展的方向,他们要做公益打捞。曹春雨称,每年全国因为溺水死亡的人数,民间统计超过十万人,其中有四分之一都是通过商业打捞找回遗体的。而目前公益打捞就占到四分之一,全国很多志愿者都在努力做这个事情。

在安徽阜阳,阜阳蓝天救援队是一个“神秘的组织”,曹春雨基本上每天都会接到协助公安消防的任务,此时他便会在群里通知任务的详细情况,设定好一条路线,然后群里的队友根据自己的情况报备以及说明集合上车地点,前往执行任务,集合历时不超过五分钟。蓝色和红色的警示灯,高频的警示音,总会吸引路人的目光,而他们对自己的评价就是一群“疯子”。工作中的他们也许会马上放下工作,赶到救助现场,也有很多志愿者是因为看到他们执行任务时的情景受感动而加入进去的。

“三年内要在全国杜绝挟尸要价!”今年,曹春雨开始着手这个大的计划,尽管这几年他也一直为此做了各种努力,但主要还是在当地和周边地区进行公益打捞。如今他开始自费在自己的厂里生产制作自己发明的“老仔钩”和“竖井救援提升器”送到全国各地的公安消防系统和需要这项技术的民间公益组织做推广。这笔费用预计要200万元。

今年是成立救援队的第六个年头,曹春雨偶尔也会在他的空荡荡的汽配厂里说:“好好的企业被我搞砸了,挺可惜的。”因为身上救援的任务越来越重,这项事业已经脱离不了了,他也没有更多的心思去搞企业。每天都会有各种请教求助的电话打过来。偶尔有空余时间,他会跟儿子在厂里一起改进自己设计的叉车,未来也将投入量产。曹春雨希望给后代留下的不仅仅是他的财富,更希望改造出一个更好的社会环境。“我想通过我所做的事来推动一个社会的进步。”他说。


-完-

杜绝挟尸要价

为曹春雨的打捞工具普及计划捐款

阜阳蓝天救援队计划在未来三年,让全国范围内市一级的救援队伍都能掌握溺水打捞技能,让逝者等到应有的尊严。

第一期计划向全国公益救援队伍赠送1000套老仔勾,100套竖井提升器,20条救援橡皮艇,200场打捞(防溺水)培训。其中老仔个人出资向全国赠送1000套老仔勾。

项目共需要筹集资金67万元。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