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老三线”癌影


文/周强


1965年4月,为响应国家号召,支援三线,2000余名三代根正苗红的“清白精英”,从全国各地满怀豪情地来到绵阳江油市文胜乡,决心建设全国唯一一家铀同位素分离膜生产厂和亚洲最大的超细镍粉生产厂,代号654信箱。1981年1月,原654信箱更名为国营857厂。诞生于火红年代的三线工业,隐蔽在大山中。轰轰烈烈过后,“献完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的退休、下岗工人,因重金属污染等原因,如今面临着比一般三线企业职工更为惨痛的困境。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857厂开启了“军转民”之路,效益逐渐低迷。2003年,原国营857厂破产倒闭,没有出路的子弟纷纷离开大山,去城市发展。如今,只剩60余名退休老人驻留大山,其中包括6名身患癌症的老人。 


“有毒”的生产线 


据不完整数据显示,2003年破产后,13年间有244名原国营857厂职工,被确诊为肺癌、肝癌、鼻咽癌、鼻癌、食道癌、直肠癌、脑瘤等病症死亡,占破产时3400名退休总人数的7.2%。 

这些统计数据让一些未患癌的退休老人心生隐忧。退休工人杨义成(化名)认为,之所以厂里这么多人患上癌症和其他重病,与他们的工作有密切的关联。“每个患癌的老人,都与镍有十年以上的接触。我认为这是致癌源。”杨义成说。1977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工业毒理学(上册)》佐证了杨的说法。书中介绍:羰基镍属高毒类,能刺激呼吸道、并有全身中毒作用,导致肺、肝、脑的损害。当一氧化碳通入金属镍时,可形成不稳定的羰基镍——这正是857厂工人们接触的生产线中的重要一环。在生产过程中,吸入大量羰基镍气体时,有发生急性中毒的危险。关于羰基镍的致癌作用亦有不少试验材料。比如,《工业毒理学(上册)》中提到,给大鼠反复吸入羰基镍蒸汽一年以上,可发生支气管鳞状上皮细胞癌和腺癌。

世界卫生组织把镍化合物列为重要的环境致癌物。我国卫计委、人社部、安监总局、全国总工会联合发布的2013版《职业病分类和目录》中,职业性化学中毒项下第27项就是羰基镍中毒,就是说因工作接触导致的羰基镍中毒在我国属于法定的职业病范畴。并且此规定是沿袭自原卫生部和劳动保障部制定的2002版《职业病目录》。   

“中毒”是很多老工人的共同记忆。1966年,北京人胡玉玲被分到一车间当普通操作工。第二年,她遭遇了第一次中毒,才知生产线“有毒”。此后的工作年间,1976年,她甚至因中毒而直接晕倒在下班途中。 

40岁的时候,她被确诊为鼻癌,还患有脑萎缩。 

胡玉玲所在的一车间,被工人们普遍视作“毒最重的车间”。72岁的李成树,1980年进厂,在一车间工作至退休。他现在同时患有脑梗塞、痴呆、肺气肿三种严重疾病。工作期间,李成树曾中毒三次,分别是在1983、1985、1988年。1985年那次,医生甚至给李成树下发了病危通知书;出院后,他的身体出现痴呆、反应迟钝等症状。 

1994年,沈长芳也在一车间中毒后休克,大小便失禁。他1985年到一车间参加工作,一直干到1996年内退。如今,他同时患有矽肺、气喘、中枢神经受损等疾病,每走两百米就气喘吁吁。 

“一、二、三车间是重点保密的地方,毒气最重,职工平时都要‘吃保健’。尤其是一车间,有800多人,隔三差五就有人因为急性中毒而昏过去,还有很多慢性中毒的,就日积月累得了癌症。”原八车间操作工何成全回忆道。他今年61岁,是一名肺癌患者,5月被切除了左肺。 


贫穷和疾病的困境 


由于退休工资低、医疗报销比例低等问题,大多857厂的癌症老人得不到好的救治,不少人因癌负债累累。 

周先玖今年76岁,2006年被确诊为食道癌。他总共花了十多万治病,绝大部份是女儿周丽借来的,前两年才把债务还清。 

1965年,周先玖从沈阳军区转业到国营857厂。厂里招人的时候,他就被告知会接触毒害物质。但是为响应国家号召支援三线,被选中后,他觉得自己必须来。多数退休老工人的工资水平都在2000~3000元之间。患病后,这点退休金对于手术、化疗和一系列后续治疗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65岁的刘达贵是一名鼻咽癌患者,现在仅靠一台雾化机在家自救。2014年切除气管后,他丧失语言能力,只能用笔与人交流。他认为自己患鼻咽癌与工作中接触的羰基镍有关。 

“不想死,可后悔也没法,活一天算一天吧。”刘达贵用笔写道。 

除了医治自身的疾病,很多罹患癌症的退休老人还要负担帮子女抚养后代的任务,一家人的生活难上加难。 

胡玉玲一直没有选择手术,而是用药物保守治疗至今。“让我活到现在的,是一个信念:我要撑起这个家。”胡玉玲说。她每月的退休工资只有2000元,不仅要拿出一部分买药,还要供养两个孙子上学。“2003年,厂里垮了,两个儿子年纪大了,出去打工人家都不要,连养活自己都成问题,我们老两口只好帮着把孙子带大。” 

疾病和贫困带来的后果也影响到下一代。多数厂子弟破产后各奔东西,到城市为生活打拼。由于年龄偏大、也没有特长技术,他们大多在城里从事服务工作,微薄的收入只能勉强维持生计。他们无力分担父母的医药费,有些甚至连自己的儿女都难以养活。 

857厂破产后,在家待业的厂子弟也不在少数,他们当中相当一部分人交不起社保医保,甚至连维持最低的生活保障都成问题。 

40多岁的中年男子马力是厂二代中的一个典型。他的父亲于2014年去世,生前患有肺癌、脑溢血等疾病。后来,马力在绵阳市区一政府单位当保安,每月2000多元工资,只够一家人的基本生活开支。他加入了月光族的队伍。 

“倒闭时我们都五十来岁了,手里没技术,出去打工人家根本不要。”另一名厂二代尹某超说。 

除了经济压力外,让未患病的老工人和厂二代人人惶恐,害怕有一天毒素会在体内“爆发”,灾难随时可能降临到自己头上。 

同样,那些正在与癌症抗争的退休工人,每天数着时间过日子,他们永远不知自己还能撑多久。    


-完-

患癌工人的弥留之际

为"老三线"工人何成全捐助医疗费

本篇故事主人公之一何成全为了治病已花光了一生积蓄,并欠下巨额债务,他曾想过轻生,后在家人鼓励下振作起来面对现实。

现在他正接受化疗,需要20万元费用。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此项目募集的所有善款,将全部用于老工人何成全的医疗费用。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