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褪涩青春

撰稿/陈东

在去往北京的列车上,刚刚从安庆师范大学毕业的王霜霜又没出息地哭了。她收到了正在参加毕业典礼的室友发给她的校长寄语。因为工作的原因,她无法请到太多的假,只好缺席了隆重的毕业典礼。

在回校办理毕业手续的三天时间里,她哭了一次又一次。开完最后一次班会,她站在教学楼下,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走出,她努力地想记住每个人最后的表情。“我很抱歉,大学四年来,我把时间精力放在了自己认为值得倾付的地方,却对自己身边的同学所付甚少,甚至单纯把他们当做人生中的过客。然而走出学校才发现,再也找不出这么可爱、这么认真搞笑、这么真的一群人,所以我羞愧难当,站在雨里哭了又哭。”

六月正是草木葱茏,一切欣欣向荣的气象。但是在每一所大学,校园里却都弥漫着感伤的气息。“散伙饭”上的真情告白,校门口的抱头痛哭,踏出这个校门,迈入一个新的开始,告别的不仅仅是大学,也包括他们的青春。许多人感慨地发现,对一所大学的眷恋原来是从收拾行李那一刻开始的,“我们都是在快毕业的时候才爱上学校的。我们都是在快结束时才想要好好开始的。”

从大一到大四,抑或大五,是一个人褪去青涩的关键时期。FT中文网专栏作家薛莉说:“大一学生青涩,是纯真;大四再青涩,就成了书呆子。而四十岁了还不太懂人情世故的话,会被认为很‘二’。”从入学到毕业,大学生们除了学习还会参加各种各样的协会、组织,在与老师、同学打交道的过程中,他们不断增长办事能力,体会和领悟各种人生道理,也慢慢懂得一些“人情”与“世故”,而这些都成为他们踏入社会的基础。

从小在河南农村长大的刘孝忠,是一名由爷爷奶奶带大的留守儿童,生性腼腆。在安徽财经大学读书时被学长“拽”进了所在学院的学生会,因为工作,他被迫认识了很多老师和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学生,生性羞涩、不善交流的他在不知不觉间发生变化,他开始敢于主动表现自己,大三时还主动成功竞选了班级团支书。

安徽科技学院毕业的孟珂至今都记得,大一时参加学校的演出,刚上舞台时双腿都在发抖,歌词怎么也记不住。然而在老师的鼓励下,在学长学姐的带领下,他逐渐变得自信,舞台表现有了很大的变化,后来多次参加学校团队到校外进行演出。如今的他,在辩论和演出等多方面已经游刃有余。

合肥工业大学毕业的曾天是一个偏于学术研究的大学生,大三时参加全国智能车竞赛并获一等奖。这次钻研与合作让他明白,任何一件简单细微的事情,只要认真对待从一而终做好,最后一定能够取得好结果。经历这次锻炼,尤其是一些小挫折后,他觉得自己“不会再对未知的知识领域恐慌,遇到问题能够仔细进行一番评估,从小到大,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从这样的过程中获得提升。”

大学是学习的地方,不仅仅是课堂学习,还有许多关于如何做事的学习。对一个人的成长与变化,很多同学认为,后者比前者更为重要。安徽中医药大学中医学专业2016届毕业生费优鹏,大学期间曾担任校学生会副主席、大学生记者团团长,大一时根本就不敢在人多的地方说话,一说话就会脸红、语无伦次。但是经过几年锻炼后,当年的羞涩在他身上完全不见了踪影,他会经常组织开展活动,做事中会想得更多、更全面,会主动考虑如何与他人合作谋事。“大学改变了整个人的性格,也改变了做事的方式和能力”。

当年,他们背负行囊,带着对大学的憧憬走进了象牙塔,懵懂而青涩。如今,他们又背负行囊,带着对大学的依依不舍踏上新征程,希冀而忐忑。虽然他们面前的路,可能不是那么清晰明朗,但是他们都清醒地知道,“不能再依靠父母了,自己奋斗的时刻到了。”

 

致谢:这也许不是一期出彩的专题,但是肯定是一期用心的专题。在酷暑的炎热中,一次次奔波他地,在陌生的高校中拍摄陌生的同学,于我而言,是一次考验也是一次锻炼。非常感谢所到之处学校领导老师给予的帮助,非常感谢七十余名同学欣然答应拍摄,使我有了充足的素材。根据专题的内容需要,也更因为水平有限拍摄得层次不齐,更多的拍摄对象无法在这里得以呈现,衷心向你们表示歉意,衷心感谢你们对本专题的支持!

【完】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