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草民”

撰稿/薄高鹏


2008年与扎西达瓦认识以后我们成为了要好的朋友,他的家庭生活与经历深深的吸引了我。2013年决定以扎西达瓦的家庭为背景,拍摄他们这个群体的生活记录,接下的三年中我只是把我看到的、尽可能完整的记录下来。

扎西达瓦生活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的山村中(2014年以前)后来搬迁到了理塘县县城,以采冬虫夏草和松茸等菌子为生活主要来源 。“草民”是当地人对以采虫草和菌子为生群体的称呼,

本组照片主要是反映农牧民采集虫草的艰辛与乐观的生活态度以及当下消费与生态环境的冲突。每年五月初,他们都会历经艰辛、长途跋涉,为了采集这被称为"雪域黄金"的名贵中草药材——冬虫夏草。

4月底,扎西一家便开始忙碌起来,准备各种生活用品及食物。5月初就要到盛产虫草的山区,开始近两个月的采集生活。对于扎西家以及更多的家庭而言,采虫草换来的收入是他们主要经济来源,由于近年来的疯狂采挖,以前盛产虫草的地方已经很少能找到了,为了提高收入,从2013年开始他便到更远更高的雪山上采集虫草,那里海拔均在4600米以上,属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村戈乡牧区,几乎是无人区,只有一条牧民放牧和采虫草者走过的路,气候恶劣,天气多变,但是虫草产量大品质好。

在历经18个小时的艰难跋涉后,终于到达了营地,来不及任何休整,人们就迅速的投入到营地建设当中:搭帐篷,找水源,拾捡柴禾与牛粪做为两个月的生活燃料。一切准备妥当以后,他们才会躺在柴禾堆上休息一下,吃些简单的食物,然后等待明天的到来。夜晚很快来临,狗熊、狼群时有光顾营地,伴着狼群的嚎叫,人们依然能安然入睡。

天刚放亮,采虫草者们就起来了,可当人们走出帐篷时,看到的是白雪覆盖了营地,不过扎西说:“这是上天的眷顾,我们可以踏实的休息一下,雪融化后采到的虫草更肥大”。大雪中,年轻人比赛起踢毽子,也有的聚在一起打扑克,女人们互相梳妆打扮、唠家常,还有的聚在一起唱着山歌跳起了锅庄舞,生活过的即简单又幸福快乐。

大雪整整下了三天,终于放晴了,人们拿起小锄头,带上干粮,开始了采集工作。山坡上,怪木丛中到处可见爬在地上采虫草人的身影,就这么爬着寻找10多个小时,口渴了喝些溪水,饿了吃些随身带的干粮,然后继续。运气好的人一天能采到20-30只,运气不好的2只3只,更有甚者空手而归。在我们看来这样是很艰苦的,可他们并不以苦为苦,也不抱怨生活,虫草有没有挖到,挖得或多或少都不重要,就像白天该工作,晚上该睡觉是一样的,重要的是他们内心的满足和善良。

采虫草进行了有十天左右,一些贩卖虫草的商贩就会进入营地收购,他们收购的价格远远低于理塘县城虫草交易价格,扎西为了把虫草价格卖的高点,他与亲戚会亲自到理塘县市场上出售虫草。虫草交易市场在理塘县城中心仙鹤广场,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南路(318国道称为南路、317国道成为北路)最大的虫草交易市场,每天清晨五点来钟,各地的虫草商贩,采虫草的农牧民们会汇集在这里进行虫草交易。这里的人们还保留着“拉手讲价”的原始交易方式,为了提高销量,一些商人会请当地的妇女帮他们清理虫草上的污泥,每天可以赚100元,这样的工作要轻松很多,每天围成一圈,聊聊天,说说笑,拿刷子把这些细长的虫草刷干净就可以了,收入也不错,因此这个工作很受追捧。

在我所调查的2013到2015这3年间,每年四月底,就会有超过6多万人,进入四川省理塘县的大雪山里,历经两个月采集冬虫夏草,这两个月里他们创造了8亿多元的产值。这仅仅是理塘县一地,而理塘县2011年政府给出的的GDP值是6.43亿。   每年,全国的虫草产值是300多亿,几年前西藏高原生态研究所的调查显示:由于长期过度垦挖,雅鲁藏布江中游水土流失面积已达615万公顷,而河南省的耕地面积为687.1万公顷。2015年5月CCTV13套新闻直播间报道贵州某地山里出现“虫草”,3万多亩的森林遭到破坏。   是什么促使他们这样不顾一切的去采挖冬虫夏草呢?三十多年来虫草的价格翻了万倍,70年代在青海,虫草的国家收购价格是每公斤20元,而现在高端品牌虫草经销商的销售价格在几十万元。以2014年扎西达瓦的家庭为例,他与媳妇嘉央拉姆两个人2个月里挖了4万多元的虫草,近年来国家鼓励退耕还林,退牧休草给于的优厚政策补贴,放弃了耕种与放牧,由于没有一技之长,不挖虫草的季节里他和他的众多亲戚朋友一样,打打零工或者到山里采些菌子,或者转经。

  多年的虫草价格翻涨,虫草经济已成为虫草产地的主要经济收入。不算以虫草为附加值生产销售的企业,全国有近百万的农牧民依靠每年挖虫草带来的收入提高生活质量,政府依靠虫草带动赋税的收入。畸形的高价格有着“软黄金”之称的冬虫夏草已陷入“越挖越少、越少越贵、越贵越挖”的恶性循环。如果一堵而就,农牧民的生活前景令人担忧,如果不加于有效的绿色采集,高原生态危机更将令人堪忧。

当然当地政府也看到了这样的危机,正在试图改变,挖掘当地的旅游业的潜在价值,现在很多农牧民学会了开车做起了出租车司机,有的做起了旅游向导,有很多家庭也开起了民族风农家乐,但是在采虫草的季节里他们还是会选择进山挖虫草,因为这俩个月挖虫草的收入比干其他的要高出很多。

【完】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