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 正文 视频 推荐 下载
--
--
--

弃子求生

文/刘璐


在三环肿瘤医院的四楼,好多住院的病人都知道李明金。“就是做试验的那个人。”以前在山西做矿工的李明金四个月前来到北京医治肺癌,一起来的还有老婆宁显芳和分别4岁、6岁大的两个女儿,瑶瑶和萌萌。听一个四川老乡说,给医院做试验便宜,他便找到医生说明自己的情况,加入了试验组,如今,那个介绍他入组的老乡因为试验的药并没有效果,做了两期就回老家了,李明金成为医生口中那幸运的百分之五十,马上就要做满四个周期的试验化疗了。

李明金每次化疗的时间都比病友们短,他说第一次化疗交的押金一天半就没了,为了省钱,他决定不再打那些保心保肝的辅助药,“只要肿瘤减小就好”。

伴随着最后一袋化疗药打完,李明金每天就只是到医院抽血了,他卷起袖子,指着胳膊上密密麻麻的针眼,开玩笑说,“你看,像是吸毒的一样”。

他们曾经想过回家过年,家里还有不知情的68岁老母亲,常常打电话问他们怎么还不回去,但由于临床试验的血液检查还没有完全结束,在医生的挽留下,夫妻俩决定不回家过年了,他们退掉了月租1600元的出租房,在一片贴着“拆迁”字样的房中找到了月租仅500元的屋子。他们决定在这儿过年了。

新租的房子里没有暖气,瑶瑶和萌萌相继发高烧,瑶瑶甚至几次咳出了血。宁显芳想到了当初丈夫就是咳出血才去检查并诊断出了肺癌,担心得要命,但适逢春节,夫妻俩背着女儿走了好几家医院,都没有找到医生看病。大年初四,李明金夫妇又带着女儿来到儿科医院,好不容易排到了号,夫妻俩却改主意说明天再来。在追问之下,宁显芳说,钱没带够,做个CT就要800元。折腾了一天,回到出租房,夫妻俩决定再向亲戚借点钱,给瑶瑶做个检查。第二天早上,宁显芳又犹豫起来,“要不我们再观察两天?回去路费不够了怎么办?”“走吧,走吧,查查放心”,李明金说着就开始给女儿穿袜子。还好检查没事,一家人才踏实了。

试验的四个周期结束了,李明金的肿瘤减小了5毫米,全家人看到了希望。可是接下来怎么治呢?“要不我去问问医生,有没有人需要肾,我把肾卖一个。”李明金又一次提到卖肾,宁显芳不同意,“全家人都是为了救你的命,你还要去卖肾,而且你都是病人,谁会花几十万买一个病人的肾?”

宁显芳借遍了亲戚,也凑不够给老公治病的钱。毕竟,一期化疗就动辄上万元的费用,让这个以前靠李明金四,五千元工资维持生计的五口之家无力负担。万般无奈之下,她想到了弃养一个女儿。

“你有没有认识的人想抱养小孩的,我老公得了大病,就希望抱走的人拿钱给我老公看病就行。”宁显芳碰到夸两个女儿可爱的人就会顺便打听一下。但总被告知,孩子已经大了,没人要了,都知道姓啥住哪了。

“不要卖我,不要”,姐妹俩虽然还小,但知道“被抱走”意味着什么,忍不住大哭。宁显芳看到孩子伤心的模样也哭了,“只有给你们两姐妹卖一个,我们才能救得了你们的爸爸,知不知道呀。”

到了晚上,妹妹已经睡了,眼睛还在肿的瑶瑶突然拉起妈妈的手说,“妈妈,我想好了,我同意,我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我懂事了,你们把我卖了给爸爸治病吧,如果不够,把妹妹也卖了,等爸爸治好了,赚了钱,再把我们赎回来,好不好?”宁显芳的眼眶湿了,“那妈妈想你了怎么办?”瑶瑶拿起家里唯一一个手机,给不识字的妈妈翻出自己的照片,“你这样就能看到我的照片,你想我了,就看我的照片。”宁显芳还是忍不住哭了,“那瑶瑶想妈妈了怎么办?”那我,那我给你打电话”,瑶瑶说着就大声背出电话号码,“你看,我背下来了。” 这一切,李明金看在眼里,心里难受得说不出滋味。之后,他告诉老婆,“我宁可卖一个肾或一个眼角膜,也不想放弃一个孩子。”

瑶瑶到了上学的年纪,家里不知情的老母亲也担心起来,一家人决定先回四川老家,“我从来没有想过离婚或者是不要他,我总想到他以前对我那么好,也疼小孩,为了这个家他付出那么多,我就想着一定要把他治好,我们家有他才幸福”,宁显芳坚定地说。

(完)

爸爸,我们都不要放弃

为李明金捐款,让瑶瑶和萌萌不会失去爸爸

本篇《活着》的主人公李明金还需要大约40万元的医药费。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活着》栏目呼吁读者们伸出援手,力所能及帮助李明金一家,希望他能早日康复,希望可爱的姐妹花瑶瑶和萌萌能够尽快上学,与爸爸妈妈相依相伴。

扫描左边的二维码或点击下方链接,即可参与捐助。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协议 | 隐私权保护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