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滑动

缅北“果敢王”蛰伏五年重出江湖

文/李华良

84岁彭家声召集队伍欲打回果敢

一个蛰伏五年、84岁的老人还有没有能力再次领导武装斗争?曾经叱咤缅北的“果敢王”还有没有号召力?近日,销声匿迹五年的彭家声重出江湖,宣称已组织起近2000名士兵,誓言打回果敢。

今年缅甸将开启大选,但缅北却战火纷飞,目前克钦独立军等“民地武”与缅政府军在帕敢矿区等多个地点发生激烈交火,多方消息称有数百中国人被困克钦邦无法撤出。

2015年1月18日下午,记者探访了“果敢王”目前居住处,彭家声解读缅北局势、分析焦点问题。

多病缠身仍在指挥战斗

1月18日下午,缅北某地,脚蹬白底布鞋的彭家声坐在绿树环绕的民居廊檐下,院子里养着上百只鸡的彭家声神态轻松。

在去年11月19日缅军炮击克钦军校后,彭家声和他的儿子、果敢同盟军司令彭德仁接连指挥武装力量与缅军交战。每天不断有人将战场情况报告给他。“原本计划去年12月21日至23日举行缅甸政府与缅北民地武的和谈,可是政府军率先开炮,我们不得不出击。”

彭家声对记者表示,缅政府军去抓中国的伐木工,而克钦独立军和果敢同盟军出击去保护伐木工人,“那些工人被困在山上,我们死死抵抗政府军,但政府军封锁了路,工人没有办法撤离。”彭家声说,克钦独立军和果敢同盟军要打通道路,让被困工人逃出来。“如果拖延时间长了,被困人员就面临断粮。”彭家声表示。“我认为中国工人的伐木都是合法的,因为密支那分区政府给了他们采伐权。中央不承认,不讲信用,要说非法也是中央政府非法。”彭家声说。

依靠数十年游击战术

彭家声对自己的运动游击战术很有信心,虽然缅政府军武器装备优势明显,但果敢同盟军不与缅政府军正面对抗,而是引诱缅军深入,采取近战、伏击战,“政府军和我们搅在一起,他们的飞机和大炮就不能打了。”

彭家声介绍,利用游击战术,果敢同盟军的何营长带40多人去年12月9日至13日在南壮地区伏击缅军两个营,击毙缅军215营营长及属下百余人,而何营长40多人无一伤亡,震动缅国防军总司令敏昂兰。

“克钦独立军、德昂、掸邦军SSA、若开和果敢同盟军,五家组成同盟,共同对抗政府军。”彭家声说,他估计缅政府军能够调动开战的也至多不过5000人,但是政府军的重炮威胁较大。

经历过上百次战斗的彭家声说,他数次死里逃生,但他从没有受过伤,“有一次被堵在山洞里,已经是绝境,不知道哪里来的狗熊将敌人扑倒,我趁机跑了。还有一次突然被堵在屋里,我们扔出去一个水杯,敌人以为是手榴弹都卧倒了,我们才逃脱。”

五年落魄辗转多国

曾主政果敢20年的彭家声在2009年“8·8事件”后销声匿迹,五年中有很多关于他的说法流传,一度传言他死亡、投降缅甸政府等。

“8·8事件以后,我只带着两名警卫员跑到萨尔温江边,部队仅剩几十个人,后面有政府军紧追不舍,我不知去哪里落脚。”彭家声说。

“后来我辗转到过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又因为严重胆结石,险些要了命。”对于84岁的彭家声来说,在颠沛流离的日子里,还能从重病中康复,算得上是奇迹。

为重新回到果敢,彭家声四处寻求帮助,他曾于2012年找到克钦独立武装总部,“他们以为同盟军已经彻底被消灭了,但看到我能重新回来,当场拍板给了我们100条枪。”

“现在我们终于恢复到14个营的规模,有2000人,还有了火箭筒。”彭家声无疑仍旧有极强号召力,记者在探访果敢的难民村时,村民们都表示,让孩子参加同盟军,跟着彭主席重新回到果敢。“如果组织需要,把我的孩子都拿去打仗,收复果敢。”一位难民村的妇女说。

在记者探访彭家声时,也有一位商人前来探望,他是怀着崇敬心理来的,有意对果敢同盟军进行赞助。彭家声称,目前他的经费来源主要靠一些在外的果敢商人和以前的朋友支持。

“我有三项功劳”

彭家声的一生,评价争议很多,他的头上曾有“毒枭”、“果敢王”等各种头衔,但彭家声自认有“三个功劳”:开启缅北和平、禁毒和促进果敢经济发展。 1989年,彭家声领导的果敢地方武装第一个与缅甸军政府达成为期20年的和平协议,实现了停火。随后多个地方武装陆续与政府签订和平协议实现停火。彭家声认为,是自己第一个开启了和平之路。

实现停火后,彭家声又在缅北第一个提出了禁毒,对果敢种植、贩卖鸦片采取严厉打击政策,“那时候果敢基本上铲除毒品,但是现在果敢毒品又开始泛滥,我是很痛心的。”

“果敢是高山高寒地区,原来可以说是一穷二白,经过从1989年到2009年20年发展,树立起高楼大厦,经济发展很好。”彭家声说。

对于导致2009年8·8事件,彭家声说当时缅甸政府要求他们交枪,“我们是个高度自治的政府,我还是果敢特区政府主席,但政府突然让我们交出武器,然后来攻打我们,我们无法接受。”彭家声说,最终果敢同盟军被击溃,彭家声远走他国。

希望能“收复果敢”

彭家声认为,在缅甸果敢人有近百万人,果敢人就是华人,就是汉族。缅甸政府一直是“大缅族主义”,不实行民族平等政策。“大部分果敢人没有正式身份证,不能去首都,不能在缅甸国内自由迁移,也不能出国,买不了机票。”

记者了解到,因为几十年来持续的武装冲突,缅北的各少数民族普遍处于没有正式身份证的状态,果敢的难民也表示,他们大部分人从小就没有身份证,无法出行和享受各种权利。

“上世纪90年代,缅族人对我们果敢人很客气,因为我们有自己武装,有自治政府。现在缅族人压迫、剥削果敢人。”彭家声说,希望寻找机会“收复果敢”,“果敢毒品泛滥,社会不稳,我相信会一呼百应,因为目前大多果敢人对现在的果敢不满意。” 彭家声说。

彭家声表示,缅北问题只能通过政治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但“根据目前形势以武力光复果敢亦是我们一种无奈的选择。”2011年缅甸总统吴登盛上台后,先后与多支“民地武”签署停火协议,但全部停火很难实现。

“双方没有信任,和平谈判也不会有结果。”彭家声说,他担心政府没有诚意,边谈判来边抢占缅北“民地武”的控制区。而且缅甸一直有军政府传统,军人脱了衣服参加选举,如果达不到利益,可能采取措施进行干涉行动,也可能让选举更加混乱。

有很强中国情怀的彭家声讲着一口云南口音普通话,他自称祖籍四川会理县萨林大街人。四代前的祖辈一人来到果敢,做的是“翘头扁担”,挑钱银卖冥币,“后来才发了家,世居果敢”。他几次托人去四川原籍寻找亲戚,但一直没有找到。

资料:

彭家声出生于果敢红石头河地区,原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主席。父亲彭积昌共生七子,彭家声是长子。

1949年,彭家声参加土司杨振材开办的进修班,与罗星汉是同学。

1968年1月,彭家声带部队以“缅甸人民解放军”的名义进入果敢。

1969年3月,彭家声占领除滚弄和南湖以外的果敢所有地区;4月,果敢立县,彭家声任县长。

1989年,彭家声成立民族民主同盟军,与缅甸政府达成停战协定(缅甸境内其他17支武装纷纷效仿),成立高度自治的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彭家声任特区政府主席。

1990年,彭家声在果敢进行改种禁毒。

1995年12月20日,缅政府、彭家声、果敢三方成立“果敢临时政府”,彭家声任领导人。

  • 缅北克钦邦缅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战火持续蔓延数年,也滋生了不少难民营。位于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山岛的这个果敢难民村,距离中缅边境城市小勐拉有70公里左右。(摄影/JongM)

  • 虽然环境并不是特别好,但这里的孩子们看起来没有营养不良的相貌。缅北气候湿润,土地比较肥沃,只要难民勤劳耕种,不但能解决吃饭问题,收入也可勉强维持。(摄影/JongM)

  • 受战乱影响,许多孩子直到去年附近建了一座小学后才恢复学业。因为村民认为自己是汉族人,在学校里,他们要求老师一定要教孩子汉语。因为缅北长期的武装割据状态,社会不稳,果敢的孩子自出生就没有身份证,随着他们长大,基本的平等教育、就业、自由迁徙、选举及被选举权都无法实现,一如他们的父辈们。(摄影/JongM)

  • 目前,难民村仍属于临时建立的村子,没有基本公共设施和服务。难民营里,几乎都是老年妇女和带着一堆孩子的女子,很少有青壮年,青壮年大多下地劳动、打工或参加果敢同盟军。(摄影/JongM)

  • 2009年以后,分散在各地的果敢人有数万人,他们希望回到自己的故土,年轻人们纷纷加入同盟军,一位村民说:“我的孩子,如果组织需要,都可以拿走去打仗,否则将来就世代受缅族欺压。”(摄影/JongM)

  • 你可以在手机、ipad上阅读《焦点人物》

    扫一扫二维码,

    收听栏目微信公众帐号,

    随时随地把握新闻当事人的脉搏。

    幕后人员

    • 视频:JongM

    • 文字:李华良

    • 制片人:王崴

    • 监制:谭人玮

    • 总监:李天亮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

    • 监制: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