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年纪大约五六十岁, 不会说英文,普通话也不太懂,只会讲讲广东话。但在工会的召集下,他们可以戴着老花镜、对着讲稿一个一个打电话,目的只是为希拉里拉来一张张华裔选票,虽然有时候他们甚至不知道希拉里到底是哪个党的。

他们年纪大约五六十岁, 不会说英文,普通话也不太懂,只会讲讲广东话。但在工会的召集下,他们可以戴着老花镜、对着讲稿一个一个打电话,目的只是为希拉里拉来一张张华裔选票,虽然有时候他们甚至不知道希拉里到底是哪个党的。

作者:腾讯国际新闻海外观察员 金小力

(本文系腾讯国际新闻“美轮美换”系列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不会说英文的华人很重要

6月4日上午,希拉里·克林顿在加州奥克兰城的竞选总部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年纪大约五六十岁, 不会说英文,国语也不太懂,彼此之间只用广东话小声地交谈。这群老人大多来自广东,几十年前移民到美国,现在大多已经取得了公民的身份。他们穿着统一的工会服装,在年轻的工会代表的带领下鱼贯而入,把本来就不大的竞选办公室撑得满满当当。

和老人们交谈后发现,他们都来自“国际服务业雇员工会”(Service Employee International Union)下属的旧金山家政员工工会,在工会的组织下前来为希拉里助选。工作人员给每位老人发了一份广东话的电话讲稿和选民的电话号码册,而老人们要做的,就是致电这些选民,号召他们在三天后的党内初选中给希拉里投票。在加州,享有投票权的华人超过一百万,许多一代移民不通英文,但工人阶级的他们往往又是民主党的重要票仓, 希拉里团队为了联系到这些选民伤透了脑筋,最终通过工会联系到了同样会讲广东话的老人们。

国际服务业雇员工会成员为希拉里助威

“工会支持希拉里,我们就支持希拉里”

“您好,我是加州支持希拉里竞选总部的义工, 希拉里争取为家庭出人头地,重视妇女同工同酬,保持美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我希望您能投希拉里一票。” 老人们一人领取了一个小手机,带上老花镜,照着讲稿的内容一遍遍的重复着 。

李阿姨祖籍广东,来美国已经二十多年了。在被问到为什么支持希拉里的时候,李阿姨不知所措地笑了笑:“希拉里来我们工会拉票,她对我们工会好,我们是工会的人,工会支持希拉里我们就支持她。” 曾阿姨说:“我们做家政的现在都是12块钱一个钟,工会告诉我们,希拉里要把最低工资提到15块钱一个钟,所以我们就支持她。”当被告知另一位候选人伯尼·桑德斯也会把最低工资提高到15元时,两位阿姨面面相觑,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

“希拉里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坐在另外一桌的王阿姨是老人们口中的工会积极分子,每日都喜欢看看新闻。几个月前希拉里在底特律发表演讲,王阿姨还特别代表工会去参加。由于不懂英文,王阿姨请记者帮她把需要填写的“电话访问结果登记表”翻译成英文,当记者告诉她最后一栏表示该选民支持共和党的时候,王阿姨不好意思地问到:“小妹妹,那希拉里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啊?”

“工会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希拉里和国际服务业雇员工会成员握手

“工会的决定就是我们的决定”

一来二去之后,老人们的话匣子就打开了。王阿姨告诉我们,这种电话助选的活动他们早就不是第一次做了,几年前现任三番市长李孟贤(Ed Lee)竞选的时候,工会也组织他们打电话鼓励华人选民投票。显然,工会决定支持哪位候选人不是由老人们说了算,对于这些语言不通,没有其他途径来了解美国政治的老人来说,工会的决定几乎就是自己的决定。曾阿姨告诉我们:“她刚来美国的时候各种繁琐文件全是工会帮忙翻译的,所以帮着工会做义工是知恩图报的事。”许多老人都表示,他们每次都会在大选中投票,而老人们投票的对象,几乎也都是工会支持的候选人。

右一为关丽珍

华裔=“哑裔”?

“关丽珍,关丽珍!”几个眼尖的老人突然兴奋起来,原来他们认出了奥克兰市的前任市长关丽珍。关丽珍是奥克兰市首位华裔女市长,这次来竞选总部专门帮希拉里助选。关丽珍坐在了老人们的身边,用不熟练的广东话和老人们交谈 。老人们都听说过关丽珍的名字,可今天第一次见难免激动。曾阿姨悄悄告诉记者,她喜欢参加工会举办的活动是因为她能在这些活动中与政府的议员亲密接触,让她感觉自己很重要。一代移民的老华人一直以努力工作,不问政事的“哑裔”形象示人,但在每一个移民的心里,都多多少少隐藏着对参与政治生活的渴望。

在对关丽珍的专访中记者问到,许多工人阶级的老移民只知道跟着工会走,缺乏对大选的自主了解,他们的政治参与虽然越来越多元化,但究竟能代表自身的利益吗?关丽珍承认了问题的存在,但她同时辩解道,华人的政治参与历史上一向很低,在她竞选的时候,许多华人选民甚至都不投本族裔候选人的票,所以这次二十多位华人工友自愿来帮希拉里助选必然是进步的表现。关丽珍又说,工友跟随工会投票也未必是坏事。加州的监狱工作人员就常常通过工会向政府施压,向政府争取到了不少基金和福利。华人的数量在家政类员工中几乎过半,如果大家团结起来投票,也会让候选人更加关注他们的福祉。

图中英文为:三番市酒店工人支持伯尼?桑德斯

华人参与政治的困境

随后,记者了解到,加州的另一家工会,三藩市酒店员工工会,也在网上向华人群体拉票。两位一代移民在Youtube视频中呼吁华人群体支持另一位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 。记者试图与该工会取得联系,但并没有得到回应。于是,记者走访了该工会名下的几家酒店,与酒店的华人工友交谈。

在联合广场某酒店工作的吴阿姨告诉我们,她多半也会在初选中随着工会的意向投票,即使工会没有规定工友的投票对象,也没有给按照工会意向投票的人额外的好处,对于有些华人来说,工会支持的候选人正好就是他们本身的选择,对于有些华人来说,因为语言文化的障碍,他们难以深入了解美国政治,只能相信工会帮助他们做出的选择。对于另一些初来乍到的华人来说,工会像是一个家的存在,他们参与工会组织的政治活动,往往不是因为自己有强烈的政治诉求,而是为了回馈这个给予自己帮助的集体,尽到知恩图报的义务。土生土长的美国工友能轻松的从主流媒体和社交网络中获得候选人的信息,工会的倾向只是他们投票时考虑的部分因素,而对于加入工会的老移民来说,工会的“枕边风”几乎是他们做出政治选择的全部依据。

就在我们和吴阿姨聊天的时候,酒店的领班正巧路过,催促吴阿姨去干活。领班也是中国来的移民,和吴阿姨在同一个工会,但她更早拿到了公民身份,英文也更好。当我们问起她是否会根据工会的意向而投票给桑德斯时,领班警觉地说:“我和工会的联系不多,我投票都是靠自己的判断。”然而,当我们继续追问她之前是否经常投票时,领班尴尬地表示,她有时投,有时不投,看忙不忙。

这或许正好反映出了华人群体目前碰到的一个困境:与工会紧紧抱团的华人投票的次数更勤,然而他们的选择受工会影响巨大,缺乏自主性;和工会联系松散的华人更容易形成自己的判断,然而没有工会的推力,他们自主投票的动力却不足。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