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一个人,撑起了美国媒体报道的半壁江山。在一轮轮的攻击中,他似乎已经练就了金钟罩铁布衫,几乎可以对各种负面消息免疫,如他自己所说:“我哪怕站在五大道中央向人开枪,也不会失去任何支持者。”

特朗普一个人,撑起了美国媒体报道的半壁江山。在一轮轮的攻击中,他似乎已经练就了金钟罩铁布衫,几乎可以对各种负面消息免疫,如他自己所说:“我哪怕站在五大道中央向人开枪,也不会失去任何支持者。”

作者:腾讯国际海外观察员、福特汉姆大学市场情报硕士 华思睿

本文系腾讯国际新闻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媒体与特朗普的爱恨情仇

三月初,《纽约时报》制作了一个网页,列出了特朗普在推特上辱骂过了202个人、地方和事物,其中,媒体一栏就占了27个——从《纽约时报》、CNN等传统“主流媒体”,到赫芬顿邮报、The Daily Beast网络媒体,再到保守派媒体福克斯,甚至还有看起来和政治并不太相关的生活类杂志《名利场》、商业杂志《福布斯》和《财富》,纷纷上榜。

特朗普对媒体的指责,无非是虚假报道、选择性报道、带偏见、不可信、不公正……在他看来,主流媒体们很偏心,根本没有对自己进行足够公正的报道。

而数据显示,媒体的确很“偏心”,他们偏向的恰恰就是特朗普。

特朗普练就“抢头条”技能

2月21日,在输掉了南卡之后,曾经的共和党大热门杰布-布什黯然退选;3月15日,在输掉了家乡州佛罗里达后,共和党建制派的希望之星马可-卢比奥也宣布退选。布什的竞选团队和支持他的超级竞选委员会在竞选中总共投放了8400万美元的广告;卢比奥在佛罗里达一个州投放的广告费用,也高达820万美元,另外还有“反特朗普(Anti-Trump)”的各个超级竞选委员会也在佛罗里达州砸下了740万美元。共和党“建制派”们投入大量资源,购买大量的广告投放,最终却没能换来相应的选票。

而另外一方的特朗普,却凭借着媒体大量的免费报道,四两拨千斤,在初选中节节胜利。《纽约时报》根据Media Quant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特朗普所获得的免费媒体报道,价值高达19亿美元,而排名第二的希拉里所获得的免费媒体报道仅价值7.5亿,实际上,其他所有候选人获得的免费媒体报道加在一起,也不过22亿。

第一次抢头条

2015年6月,特朗普在自己的特朗普大厦中宣布参选总统,他在参选演讲中石破天惊地抛出要在美墨边境建一堵墙,墨西哥给美国带来了毒品和强奸犯等言论时,他就第一次占据了头条。当时,主流媒体们还以为这不过是特朗普的又一场娱乐秀,没想到接下来的时间内,特朗普的民调持续走高,还多次在不利的局面下逆转。

技能一:攻击他人

2015年8月,特朗普在福克斯电视台举办的首场共和党辩论中表现并不出色,但辩论结束后攻击当场辩论的主持人梅根-凯莉,称她身体“冒血”,关注点迅速被转移;

10月特朗普民调表现不佳,支持率一度被本-卡森反超,特朗普便攻击卡森为“儿童猥亵犯”

技能二:把穆斯林挂在嘴边

2015年11月巴黎恐怖袭击后,特朗普持续对穆斯林进行攻击,称需要监控清真寺,称9/11发生时美国穆斯林进行庆祝,12月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发生后,他更是提出要求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

技能三:找人为自己背书

2016年1月在克鲁兹势头大涨时,他叫来“茶党女王”莎拉-佩林为其背书,又吸引了大量眼球;

2月26日,上午媒体还在讨论卢比奥在辩论中的强势表现,下午便传来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要为特朗普背书的消息,卢比奥很快被挤下头条;

技能四:“小题大做”

3月31日在接受MSNBC采访时,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便抱怨媒体被特朗普操纵了:“他知道如何操纵媒体,只要说一句荒谬的话,媒体上就全是他。” 

而接下来的一周内,特朗普的竞选经理Corey Lewandowski因为涉嫌侵犯Breitbart前女记者Michelle Fields被起诉,这样在不少人看来似乎“小题大做”的新闻却轻松占据了大量的版面。紧接着,特朗普在MSNBC上称堕胎的女性应该受到惩罚的言论又一次引起轩然大波……特朗普“抢头条”的能力,其他候选人无人能及。

数据新闻网站538的做了一项统计,从特朗普6月16日参选到3月27日的286天里,有104天特朗普的新闻成为当日最受媒体关注的新闻,这一比率占到了36%;如果只统计关于竞选的报道,这一比率提高到了52%;如果再排除掉民主党方面的新闻,比率更提高到68%。可以说,特朗普一个人,撑起了美国媒体报道的半壁江山

对待特朗普 媒体也很纠结

“反特朗普”派媒体高举抨击大旗

知名自由主义新闻网站《赫芬顿邮报》的态度很具有代表性,2015年7月,该网站宣布会将特朗普的报道放在娱乐版块,并坚持了长达5个月。在12月,在特朗普宣布了他关于禁止穆斯林入境的提议后,该网站的创始人Arianna Huffington在网站上发表了文章“We’re No Longer Entertained”,宣布将特朗普的新闻重新移回政治版块,她解释道:“特朗普已经成为了美国政治中一股丑恶且危险的力量。”

即便如此,该网站对特朗普的反对态度仍然丝毫未改。在该网站关于特朗普的报道下方,都会出现一段编辑注释:“唐纳德·特朗普经常煽动政治暴力,是一个连环谎言家、疯狂仇外者、厌恶女人者、出生地怀疑者(认为奥巴马不是出生在美国),多次要求禁止拥有16亿人的整个穆斯林进入美国。

另一方面,保守派杂志《国家评论》也举起了“反特朗普”大旗,今年一月,《国家评论》专门制作了反对特朗普的特刊,用一整期向选民们论述为什么不能把票投给特朗普。当然,该杂志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宣布取消《国家评论》对初选辩论的赞助权,该杂志的出版商Jack Fowler则表示,他们早就预料到这一后果,这不过是为了说出关于特朗普的真相所付出的一点小小的代价。

一些媒体靠特朗普提升收视率

也有一些传统的主流媒体,尽管普遍对特朗普没有好感,但仍然试图保持新闻的客观中立性。在评论员Cokie Roberts在一专栏中发表了要求共和党阻止特朗普的评论后,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立即发表文章撇清关系,称Roberts并不是自己的全职雇员,并再次强调NPR禁止自己的记者在政治问题上表达自己态度。

而各大电视台,对特朗普同样是爱恨交加。Fox电视台多次因为其当家花旦梅根-凯莉与特朗普发生交锋,但其一些与特朗普保持良好关系的节目,在今年收视率飙升了40%,对特朗普比较友好的Sean Hannity在二月与特朗普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访谈,该时段的收视率创下了Fox自圣贝纳迪诺枪击案报道以来的新高。而此前收视率曾经屡创新低的CNN,则在大选年收视率飙升了170%,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对特朗普的全面报道。收视率上涨意味着广告费也水涨船高,CNN在共和党辩论当晚的广告费是平日的40倍,每三十秒高达20万美元。

是媒体创造特朗普,还是特朗普养活了媒体?

在社交媒体时代,特朗普现象再次显示了传统媒体正在一步步丧失原本拥有的“特权”,在Twitter上拥有750万粉丝的特朗普,只要发一条140字的推文,其造成的影响就足够媒体报道一整天甚至数天。而与此同时,人们对媒体的好感度也再创新低,在皮尤调查中心2015年的一项调查中,人们对全国性新闻媒体的好感度在所有机构中排名垫底,在各个年龄层中都是如此。在不少人眼中,媒体也成了不少选民眼里的“建制派”。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在Jim Rutenberg在专栏中写道:“我们严重忽视了美国工薪阶层中蔓延的痛苦,没能够意识到特朗普的言论能够引发多大的共鸣。”全国性媒体们,一次次地误以为特朗普“政治不正确”的言论必定让其失去支持,一次次地预言特朗普的支持率有天花板,殊不知特朗普所播撒的愤怒早已成燎原之势。时至今日,不少媒体们开始反思,是不是媒体自己创造了特朗普。的确,媒体在帮助特朗普冉冉升起的过程中“功不可没”,但与美国民众脱节的媒体,很可能早就不具备能够“创造”特朗普的能量了。

在传统媒体普遍面临生存危机的背景下,特朗普这一戏剧性的人物成为了媒体眼里的救命稻草,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报道,TRUMP五个字母本身就成了收视率和点击量的保障,为此,媒体有时不得不选择饮鸩止渴;而对特朗普本人来说,只要有这些曝光量,无论正面还是负面报道,都能带来支持率的提升。

在传统媒体普遍面临生存危机的背景下,特朗普这一戏剧性的人物成为了媒体眼里的救命稻草,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报道,TRUMP五个字母本身就成了收视率和点击量的保障,为此,媒体有时不得不选择饮鸩止渴;而对特朗普本人来说,只要有这些曝光量,无论正面还是负面报道,都能带来支持率的提升。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