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腾讯国际新闻海外观察员、美国休斯顿大学政治学系博士生 李海默

3月初,共和党上百名资深外交士发表公开信,强烈抵制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提名,声称特朗普的外交策略毫无原则立场可言,将使得美国面临更不安全的国际环境,同时明显削弱美国的国际地位。新保守主义者甚至称特朗普为美国安全的头号敌人,还认为希拉里比特朗普更好。令人好奇的是,“川普主义”外交策略难道就真的这么差么?

3月初,共和党上百名资深外交士发表公开信,强烈抵制特朗普获得共和党提名,声称特朗普的外交策略毫无原则立场可言,将使得美国面临更不安全的国际环境,同时明显削弱美国的国际地位。新保守主义者甚至称特朗普为美国安全的头号敌人,还认为希拉里比特朗普更好。令人好奇的是,“川普主义”外交策略难道就真的这么差么?

新保守主义与特朗普结梁子

新保守主义者们在小布什总统时期当道

何为新保守主义?

新保守主义外交的根基是民主和平论,认为只有民主国家才对美国不具威胁,且不会栽培和扶持恐怖主义势力,美国只有在民主国家的簇拥中才会更加安全。而为了实现这种以自由秩序为主导的世界格局,美国应该抛弃有损于美国国家安全的国际或区域性组织,以强势的单边行动和有效的后续监管来让更多国家加入民主国家的行列。正因为这些激进的政策,美国不少学者认为新保守主义者是异常危险的一群人,正是他们的政策导致美国加剧了对伊战争,并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目前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困局。

“川普主义”更受欢迎?

新保守主义外交政策在现实上的“破产”也让特朗普这个当下共和党主流外交主张完全隔绝的政治素人很容易找到了区隔。他的很多政策,比如说希望美国在中东保持中立、希望日韩更多负担美国驻军开支等等,都引起了共和党内传统更为悠久的孤立主义者们的共鸣。而特朗普那种掺杂着若干现实主义与孤立主义要素的外交政策在力图建立一种世界性统治、希望美军能在全球任何时间地点都有效介入的新保守主义者们看来是离经叛道,两边因此结下梁子,特朗普甚至强调自己一旦当政绝不会任用新保守主义者

谁被特朗普看上了?

特朗普此前一面是迟迟不愿意向公众揭示未来组成他的外交团队的人选,一面多次对媒体说他最愿意咨询的就是他自己,因为他有一颗强大、的大脑并有着非常好的直觉,而等他推出他的外交团队之后,却被业界普遍看作三流,其中甚至有2009年才本科毕业,2012年还在参加“模拟联合国”的“专家”。《纽约时报》评论称,他的外交顾问团队并未将各个领域的顶尖专家囊括其中。

  • 瓦利德-法勒斯

  • 卡特-佩奇

  • 乔治-帕帕佐普洛斯

  • 约瑟夫-施密茨

  • 基思-凯洛格

“你们可能对他并不陌生,博士学历。他众议院的顾问,也是一名反恐专家,”特朗普说。瓦利德-法勒斯(Walid Phares)曾在美国国防大学和位于华盛顿的丹尼尔摩根学院任教。他也曾作为恐怖主义分析专家上过电视。他多次因对批评伊斯兰教和伊斯兰教法而被穆斯林人权组织控告。

卡特-佩奇(Carter Page)是纽约金融公司全球能源资本的创始人和任事股东。该公司主要经营全球能源投资。佩奇之前曾在美林证券旗下的全球能源和电力投资银行担任首席运营官。此外,他也是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一员,曾在纽约大学任教。在本次竞选中,他将主要负责特朗普在能源政策和对俄罗斯政策领域的顾问工作。特朗普评价他是“一个极其优秀的人”。

乔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是一家英国公司的能源分析师。在本次选举中,他本是本·卡森的政治和经济顾问,但卡森已于今年2月退出选举。特朗普表示,帕帕佐普洛斯将是自己石油和能源方面的顾问。

约瑟夫-施密茨(Joseph Schmitz)曾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国防部监察官一职。他也曾在美国的私人军事公司黑水国际中供职。该公司主要提供安保服务和为美国训练驻外军队。

基思-凯洛格(Keith Kellogg),前美国陆军中将,曾在美国情报信息公司CACI任行政副总裁。该公司主要为美国军队提供智力支持、后勤保障等服务。凯洛格曾在2003至2004年期间主管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

  • 瓦利德-法勒斯

    “你们可能对他并不陌生,博士学历。他众议院的顾问,也是一名反恐专家,”特朗普说。瓦利德-法勒斯(Walid Phares)曾在美国国防大学和位于华盛顿的丹尼尔摩根学院任教。他也曾作为恐怖主义分析专家上过电视。他多次因对批评伊斯兰教和伊斯兰教法而被穆斯林人权组织控告。

  • 卡特-佩奇

    卡特-佩奇(Carter Page)是纽约金融公司全球能源资本的创始人和任事股东。该公司主要经营全球能源投资。佩奇之前曾在美林证券旗下的全球能源和电力投资银行担任首席运营官。此外,他也是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一员,曾在纽约大学任教。在本次竞选中,他将主要负责特朗普在能源政策和对俄罗斯政策领域的顾问工作。特朗普评价他是“一个极其优秀的人”。

  • 乔治-帕帕佐普洛斯

    乔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是一家英国公司的能源分析师。在本次选举中,他本是本·卡森的政治和经济顾问,但卡森已于今年2月退出选举。特朗普表示,帕帕佐普洛斯将是自己石油和能源方面的顾问。

  • 约瑟夫-施密茨

    约瑟夫-施密茨(Joseph Schmitz)曾在小布什政府中担任国防部监察官一职。他也曾在美国的私人军事公司黑水国际中供职。该公司主要提供安保服务和为美国训练驻外军队。

  • 基思-凯洛格

    基思-凯洛格(Keith Kellogg),前美国陆军中将,曾在美国情报信息公司CACI任行政副总裁。该公司主要为美国军队提供智力支持、后勤保障等服务。凯洛格曾在2003至2004年期间主管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

“川普主义”外交也有大问题

过分自信的特朗普屡被吐槽

特朗普的过分自信自然引来舆论的吐槽。有媒体就吐槽特朗普连核武器可被发射的三种载体方式都搞不清楚,又怎么能有效控制美国庞大的军事防卫力量,应对国际复杂多变局势的挑战呢?亦有人攻击特朗普所谓的组织两到三万美军彻底铲平伊斯兰国论,因为这虽然听起来大快人心,但在美军从中东逐渐撤出的大环境下究竟有多少实效性实在让人怀疑。

强调美国一直在被占便宜

在对外关系上特朗普一直强调的都是外国在占美国的便宜: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中国的经济花招,伊朗的核谈判,沙特的美国军援等等。特朗普提倡要对这些国家采取惩罚性手段,让他们自己去给自己买单,因此特朗普的政策也被称为“M&Ms选战”,以攻击墨西哥人和穆斯林来吸引选民。

中国是特朗普的一个靶子

乍一看好像“川普主义”对于中国影响不大,实际上则不应忽略特朗普外交政策已经浮现的几条主轴:一是正面与墨西哥和中国在贸易、移民等问题上发生直面冲突,二是与俄罗斯进行更多合作,三则是鼓吹日韩核武化反制中朝。不难看出中国其实是特朗普的一个重要潜在靶子。 

特朗普说过一旦当选要在中国东海南海加强美国军事存在,对中国造成更强势遏制。特朗普曾经多次抱怨美中之间的贸易往来是“不平等”的,并多次夸大美国对华的贸易赤字,他试图倡导美国对华发起一场贸易战争。特朗普曾经明确称中国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货币操纵方(主要指蓄意货币贬值)”,说“中国试图金融绑架美国”,并曾经多次在各种场合说:“中国人在试图杀死我们(美国人)”,并说一旦他成功当选,将会向从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税,“如果中方不按照规定从事的话”。更不必说特朗普曾经无数次说过要将那些建在中国的美资工厂吸引回到美国本土来扎根。

特朗普对于批评给出了一个看似有理的解释:他强调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需要保持让人们无法看穿你的布局和路数,而这就是使得特朗普事业成功的要素。这一点也许不无其道理,但是作为一个竞选超级大国政治领袖的人,这恐怕算不上是一种对自由民主制度充分坦诚和负责的态度。不少分析家指出,特朗普也许在诊断病症时是犀利和精准的,但却拿错了药方。尤其在中美关系上,今日求同存异,睦邻友好,合作共赢的基本大局实在来之不易,也容不得蓄意破坏乃至不幸倒退。

特朗普当政,美国外交咋办

或许成为新保守主义的旗手

特朗普因为选情逐渐走好,说话也开始收敛,并在某些领域的表态较之前有明显的回缩,因此现在在无论内政还是外交都很难被精准定位,所以不排除他会在结束党内初选之后向共和党主流靠拢,成为新保守主义的新旗手。如今这些公开信上的外交家们也未尝不会试图和特朗普重修旧好,并争取在未来的特朗普政府谋得一官半职。

或许继续推行杂糅的外交政策

即使特朗普继续推行他杂糅的外交政策可能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东西方研究所副所长方大为(David Firestein)先生就向笔者表示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与伊拉克战争问题上的立场其实与主流民主党思维接近。虽然其他部分的表态与整个美国政治界的主流立场完全跳脱,但是一旦特朗普真的成功当选,他将会认识到美国总统这个职位其实是极大受限于宪法、法律、条约、国会、司法等现有制度的,而他也将会很快调适自己的政纲重回主流区间,最终淡化那些种种惊人之语。

毋庸置疑的,特朗普现在已经成功地将整个2016年大选翻了个个儿,将一系列共和党内本来大有希望的政治明星们拉下马来,离共和党的总统提名越来越近。但就算他最后真的成为美国总统,美国政治内构的制约与平衡还是会“驯服”这匹脱缰之马。

毋庸置疑的,特朗普现在已经成功地将整个2016年大选翻了个个儿,将一系列共和党内本来大有希望的政治明星们拉下马来,离共和党的总统提名越来越近。但就算他最后真的成为美国总统,美国政治内构的制约与平衡还是会“驯服”这匹脱缰之马。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