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打破65天无新增,17岁女工是否是“零号感染者”?

时政新闻上观新闻2020-10-27 10:09
0评论 收藏

新疆喀什局部发生疫情!

10月24日晚间,据媒体报道,喀什地区疏附县对“应检尽检”人员进行定期检测中,发现1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25日晚间,新疆卫健委通报称,截至25日14时,新增137例无症状感染者。据27日早间国家卫健委和新疆卫健委的最新通报,截至26日24时,共检测出164例阳性,且均为无症状感染者。

第一例无症状感染者,是喀什地区疏附县站敏乡二村村民,也是某制衣厂的17岁女工。后续检测中发现的163名无症状感染者,均与其父母所在的三村工厂相关联。

此次疫情再起之所以牵动人心,除感染者数量增长突然之外,还因为目前还有众多疑点待解:24日出现的1例无症状感染者究竟为何接收检测?这名17岁的女工与另外163名无症状感染者,谁更早感染?感染源又是什么?

什么是“应检尽检”?

24日报道的1例无症状感染者是在喀什地区疏附县对“应检尽检”人员进行定期检测时发现的。究竟何为“应检尽检”?2020年6月国家卫健委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对“应检尽检”有详细的解释和厘定。

据《实施意见》规定,按照依法依规、分类指导、因地制宜的原则,做好对重点人群重点行业的应检尽检工作,全力排查风险隐患。“应检尽检”的重点人群包括:密切接触者,境外入境人员,发热门诊患者,新住院患者及陪护人员,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口岸检疫和边防检查人员,监所工作人员,社会福利养老机构工作人员。除“应检尽检”重点人群,其他人群“愿检尽检”。

疾控部门25日公布了首例无症状感染者从9月15日至10月24日的活动轨迹。在这一个半月内,其一般住在工作单位,近期曾三次回家休息。一家4口人无外出史、手术史、无其他疾病史。今年以来,该感染者也一直在疏附县,无外地旅居史,感染者检测阳性前16天内无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发热病人接触史、无野生动物接触史。

结合这名无症状感染者的职业和目前披露的有限信息,似乎并不符合以上所列重点人群的任何一种类型。因此,尚无法得知她为何成为“应检尽检”人员。

17岁感染者是“零号感染者”?

围绕首例感染者的种种调查还在继续,但从目前公布的信息看,有一处情节异于我们以往的认知:已知的164例无症状感染者都与首例感染者父母相关,但其父母及哥哥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究竟是首例感染者将病毒通过父母传给了其他人,还是其父母将携带的病毒传染给女儿?抑或者还有其他感染渠道,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待解谜团。由此可见,17岁女孩未必就是喀什疫情的“零号感染者”。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分析称,该17岁女子父母将病毒从工厂带回,传染给女儿的可能性较大,但也不排除17岁女子感染后将病毒带给父母的可能性。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流行病学家姜庆五建议补充抗体检测,从而确定感染顺序的先后。也就是说,对17岁女子所在制衣厂的工人、她的父母及哥哥、父母所在工厂工人进行抗体检测。如果女子所在工厂工人核酸与抗体检测皆为阴性,则可排除感染,进一步确定病毒传播的方向。

姜庆五认为,该17岁女子更像是一个三代病例,从17岁女子的行动轨迹来看,除了工厂,她去过公交站、巴扎、县城商城买衣服,这些场所里人员复杂,活动频繁;还有一点也需要搞清楚,其所在制衣厂的衣服送往哪里,是否接触到境外人员,等等,这些都是流调工作要做的。

从喀什离开的人去这三地最多

目前喀什已迅速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自10月25日24时起,喀什4地升为疫情高风险地区,分别是疏附县站敏乡、托克扎克镇、吾库萨克镇、萨依巴格乡,疏附县其他乡镇疫情风险等级定为中风险。

10月24日首例感染者被查出前的14天,是否有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和密切接触者的接触者流出?这也是需要进一步排查的。

从喀什离开的人都流向了哪里?从迁徙地图可见,从10月10日至10月24日,喀什地区热门迁出地前三位分别是新疆乌鲁木齐、青海海东市以及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三地迁出人口比例超过迁出人口的70%。前10热门迁出地,除新疆、青海和甘肃所辖地区外,仅有陕西西安上榜。

10月10日当天,360迁徙地图喀什地区迁出情况

由于喀什疫情的发生,国内北京、四川、吉林、黑龙江、辽宁、湖南、贵州、江西、湖北、重庆、海南等地已发布紧急提醒:近期非必要不前往喀什。其中海南、四川、重庆、湖南、黑龙江等地都提到,10月10日以来有新疆喀什地区旅居史的人员,需立即主动到所在社区报备,按要求接受社区健康管理。

江西还特别要求,10月8日后有喀什旅居史、与喀什人员有接触史的人员在做好个人防护前提下,主动前往社区进行报告登记,并接受社区管理措施,按照“应检尽检”的原则,进行至少1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近日有专家提到,疫情的发生与气温有关,笔者查询近几日喀什天气,发现本周从周一到周五,日最低气温已接近0℃,最高气温徘徊在15℃左右,昼夜温差较大。

喀什地区作为中国最西端的边陲之城,是中国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三国接壤。其下辖1个县级市、10个县、1个自治县,此次疫情暴发地即为喀什下辖10个县之一。10月的喀什同时拥有黄叶、雪山与草甸,是旅游的黄金时期。今年“十一”长假期间,喀什地区接待游客209.71万人次,同比增长122.63%,实现旅游收入23.63亿元,同比增长150.71%。

乌鲁木齐曾输入喀什1例

新疆上一次局部疫情的中心是乌鲁木齐。7月16日,新疆乌鲁木齐卫健委发布通报称,7月15日,新疆乌鲁木齐市天山区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

经过大量的核酸检测、调动社会力量积极救治,8月19日,新疆卫健委通报称18日无新增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自此,新疆保持了持续零新增态势。8月29日0时起,新疆疫情中高风险地区全部清零。9月7日,自7月15日发生疫情以来的确诊病例全部治愈出院,无症状感染者全部解除医学观察,新疆宣告“双清零”。

直到10月24日喀什局部疫情的发生,打破了从8月18日以来连续65天无新增感染的记录。

回顾乌鲁木齐局部疫情,不难发现,其与喀什疫情有相似之处。乌鲁木齐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文国新曾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乌鲁木齐疫情具有复杂性,传播速度快,在第一个14天内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人数增加较快,同时轻症患者和无症状感染者多。国家卫健委医疗救治组成员邱海波在接收白岩松采访时,也提到在乌鲁木齐疫情中,无症状感染者占的比例非常大,这与大规模核酸检测和排查非常及时有关。但他提醒,早期找到的无症状感染者,不是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而是处于潜伏期的病人,这样的核酸阳性人员就有可能造成家庭传播。

值得一提的是,乌鲁木齐疫情时期,还有一例确诊病例输入喀什。7月19日,新疆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7例,其中喀什地区1例,为乌鲁木齐市输入病例。

资料来源:中国政府网、中国新闻周刊、央视新闻、健康时报、工人日报、国家卫健委网站、新疆卫健委网站 等

栏目主编:刘璐

文字编辑:程沛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图片编辑:徐佳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itaxyuan
收藏本文

新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