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武汉一线被打医生:“不要过多关注我,不要打击大家的积极性”

时政新闻三联生活周刊黄子懿2020-01-31 19:26
0评论 收藏

[摘要]根据高磊家人发出的照片,高磊的脖子上留下了两道长近十厘米的挠痕。此外,他身上多处软组织损伤、跟腱断裂,伤情严重。更重要的是,事发地为一处隔离病房,高磊和王护士长身上的防护服被扯烂,导致严重职业暴露。二人已无法正常工作,需要隔离观察。如今,高磊的腿上被打上了石膏,严重暴露之后连家都不敢回。

腾讯新闻经授权转载自《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ID:lifeweek),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昨日凌晨,作为武汉7家定点医院之一的武汉市第四医院,两名疲惫的医护人员被患者家属打伤。伤情较严重的医生高磊(化名)说,他建议大家不要过多关注此事,把注意力放在一起抗击疫情上。这场仗,“只能胜,不能败。”“如果您现在是关注我,就帮我们医院多募集些物资,因为我们还有两个病区没有开。没有物资就不能开病区,病人就收治不进来。”

记者 | 黄子懿

“不要打击大家的积极性”

39岁的高磊是武汉市第四医院心胸外科的主治医师,自疫情爆发以来一直奋战在武汉抗疫一线上。身边的人说,高磊是耐心、温柔且很有爱心的医生。

在朋友圈,他这样记录了自己参加抗疫战斗的一天。那天,他和同事早上突然接到通知称要开新病区,就马不停蹄地去准备物资。2个多小时内,他们备好床位、消毒液、各种药物和医疗物品。从早到晚,高磊前后换穿了三次防护服,在病区待了10多个小时。当天,病区就收满了病人。

有病人转入病区后,说:“感觉自己有救了”。高磊听后很是欣慰,觉得自己肩上压力更大了。他在朋友圈用了好几个感叹号和祈福手势,感谢了给他捐赠物资的同学和朋友,还叮嘱病友和家属不要恐慌,“吃好喝好睡好是抗击病毒的三大法宝。”最后他说,工作之余他愿意尽其所力,回答关于此次肺炎的问题。“能让患者和家属不恐慌,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作者:经营幸福《伟大的英雄》

然而,终究有病人熬不过病毒。1月29日这天中午,病房里一位68岁的老年男性病人没了生命体征,医生和护理人员赶快来到床旁,重新测量生命体征,依然无法测出,拍病人双肩也无应答,病人去世了。21:50分,病人的女婿柯某来到病房,见到岳父遗体后激动地大吼大叫,要求值班的高磊进行抢救,高磊开了医嘱,护士们按照医嘱进行抢救,但生命已逝,无法再来。23:30分左右,家属不依不饶,高磊进入病房和家属沟通情况,逝者女婿仍表示无法接受,激动地动了手,拉扯并殴打高磊,一名王姓护士长上前进行劝阻,也遭到殴打。医院报了警,警察赶来后,对犯罪嫌疑人柯某采取了刑事拘留,立案并在次日发布了通告。

事发后,网络上流传出被打的高磊和护士的现状。王护士长说,她受了伤,但高医生“被打得非常厉害”。根据高磊家人发出的照片,高磊的脖子上留下了两道长近十厘米的挠痕。此外,他身上多处软组织损伤、跟腱断裂,伤情严重。更重要的是,事发地为一处隔离病房,高磊和王护士长身上的防护服被扯烂,导致严重职业暴露。二人已无法正常工作,需要隔离观察。如今,高磊的腿上被打上了石膏,严重暴露之后连家都不敢回。

高磊对本刊记者表示,事发当晚的自己一夜没睡,接受了治疗,“想先休息两天”,他婉拒了进一步采访。此前,他曾多次对外表示,建议大家不要过多关注此事,更希望大家能够把注意力放在一起抗击疫情上。

但是,跟高磊有过接触的医疗界人士纷纷表示不能接受。高磊的一位学生在微博上说,“高老师是一个很有耐心的老师,哪怕是工作已经很忙了,也会抽出晚上下班后的时间指导我们班的case report 课程。在这个紧要关头,是医务人员为大家负重前行,然而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和好医生被这样对待,令人心寒。”

“他是一位非常温和的男医生。”高磊的本科同学对本刊记者表示,高磊为人低调、善良。他2005年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学院,后深造读了硕士,进入武汉市第四医院工作,也同时兼任着教职。

高磊的很多同学也奋战在抗疫第一线,打电话关心慰问他,义愤填膺地通过各种渠道,呼吁要严惩凶手。高磊则在同学群里一直劝大家:“我还是那个想法,这事情不要过多关注我本人,不要打击大家的积极性,因为现在大敌当前,气愤一下就过去了,大家还是要同仇敌忾,把这个仗打赢。”

超负荷运转

在简短的媒体回应中,高磊表示,自己也有家人在多年前去世,非常能理解患者家属,“家人走了以后情绪会很不稳定,行径会受影响。”在对丁香园的回应中,高磊说,现在是疫情严重时期,临床一线医务人员很辛苦,他不想打击他们积极性、对其造成负面影响。“我自己这事情是小事情,各行各业都有人挨打,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去应对疫情。”

高磊所在的武汉市第四医院(西院区)是1月22日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热门诊的7家定点医院之一。目前,该院区的看病流程和时间很长。一位事发前后在该院西院区看发热门诊多天的病人在网上说,这里多天来负责打针的护士只有一个,“凌晨五点都排着几百人的队伍”。他从早上九点开始排队,要到晚上11点才能打针,而且因为不给号,也不能走开不能休息。

远征 摄

“医生惨,病人也惨。”这位病人说,前几天一个人排队排着就倒下抢救去了。第二天早上,还看到大厅里放着一个逝世的患者,直到中午还在,楼上一圈打针的病人从天井都能看见。他发现一些病人的怨气在滋生,“排队的人互相像仇人一样,上厕所打个招呼都不行。”

事实上,医护人员已在超负荷运转。武汉第四医院是一家综合类三甲医院,公开资料显示,该院拥有床位2100多张,员工上千名,其中高级职称专业人员240名。被列为定点医院后,西院区原有病人都被转走,病房改造,原有医护人员也在接受相关培训后收治病人。由于长时间工作具有感染风险,医院采取了4小时一次的轮班制度。面临涌来的病人,物资和人手都捉襟见肘。

同时,虽然西院区为定点医院,但该院东院区也开放着发热门诊。由于红外线测温仪对体温只能起筛查作用,发热们依然用传统水银体温表测量。据媒体报道,在东院区,3位护士每天要给200多病人量体温,不停重复着给温度计消毒、温度甩回等操作。下班后,她们拿东西手都是颤抖的,吃饭时全部用勺子。“拿筷子手会发抖,非常不方便。”

高星 摄

1月27日中午,还有一位戴着头罩、口罩的医生,挪着脚步走进了医院不远出的一家派出所。她疲惫地说,自己是武汉四院的医生,下班后没有公共交通,而专用车辆正在运送身体不适的居民。她本打算自己走回家,但那时她已工作30多小时,走到派出所旁实在走不动了,才进来问民警能否载她一程。民警知道后立刻行动起来,开车将她送回了家。

这种情况如今正得到缓解。据了解,来自河南、浙江的医疗队已进驻了武汉第四医院,两队人马加起来一共270多人。医院也正考虑新开两个病区,拟接受更多病人。

“这场仗我们不能被打败。只能胜,不能败。”高磊对同学说,这是他最大的心系所在。他在自述中一度泣不成声:“如果您现在是关注我,就帮我们医院多募集些物资,因为我们还有两个病区没有开。没有物资就不能开病区,病人就收治不进来。”高磊说,病人对住院的渴望是非常强烈,住进医院就像住进保险箱一样,没住进来的病人内心会极为非常恐慌。

远征 摄

武汉第四医院物资募捐负责人说,现在医院什么都缺,“消耗量特别特别大”。她建议有意向的捐赠人,无论有什么物资都可以直接送来,不用问缺口。此前,高磊也曾到处问询,在同学群里募集了物资并成功得到了支援。

“辛苦真心不算什么,工作就是工作,辛苦是应该的。但问题是伤医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我们也是气得不行。”高磊一位奋战在武汉抗疫一线的同学说,“高医生本人可以说不要过多关注,但社会不能这么想,要对得起医生的这份心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klousli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