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10岁女孩照顾患病爸爸 “妈妈应该永远不会回来了”

腾讯大申网2019-01-22 19:37
0评论 收藏

小怡爸爸丧失了劳动能力,但在她心里爸爸依然是伟大的。

春节,一个本该全家团聚的喜庆日子。可对10岁女童小怡(化名)来说,团圆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不仅因为爸爸病重;更因为妈妈已经5年多没有回家。

摄影/腾讯大申网 杨磊 视频/谢振宇 文字/吕明

“妈妈不要我们了!”

10岁正如花季开始,应该是享受童真和乐趣,向着太阳微笑着的年纪,就像当初父母给她取名“怡”字时,本是希望她每天开心喜悦。截然相反,10岁的小怡所承受的一切,已经超越很多同龄孩子。

小怡整理爸爸的药品。

妈妈在小怡4岁半的时候生下弟弟,也是在那一年,爸爸突然发病。小怡清楚记得爸爸痛苦的样子,上下牙齿不停咬磕。奶奶为了防止爸爸咬到舌头而发生意外,伸出自己的手臂给他咬。小怡看到那一幕,既害怕又心疼,她不知道爸爸怎么了。

医院诊断结果出来,爸爸患有大脑功能障碍。

爸爸王武超现年30岁,病情表现为发作性运动、感觉、自主神经、意识及精神障碍,因中枢神经系统兴奋与抑制间的不平衡,经常会在任何时间、地点、环境下且不能自我控制地突然发作,很容易出现摔伤、烫伤、溺水、交通事故等后果。

这是唯一一张有小怡和妈妈两人合影的照片。

爸爸患病不久之后,小怡的妈妈偷偷离家出走。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什么都没说,没有人知道她的妈妈去了哪里。

时至今日,小怡已经记不清妈妈的模样和声音。家里的一张全家福,是她妈妈唯一的合影照。

“爸爸是个‘骗子’!”

有次小怡在作文中写道:“爸爸告诉我他很幸福,其实他是骗我的,爸爸没有朋友,而且经常会落泪;爸爸说他身体很好,其实他是骗我的,爸爸天天吃各种的药;爸爸说妈妈没有不要我,其实他是骗我的,我知道妈妈怕我们拖累她,她应该永远不会回来了。”

小怡作文《我的爸爸》。

“爸爸是伟大的,他教会了我乘法口诀表”,在小怡儿时的记忆里,爸爸开朗善良,身体情况也不错,从小就很疼她,父女感情很好。可是一提到爸爸的病,她就红了眼眶。“爸爸现在就像个孩子,很多事情他都不记得了。”

小怡和爸爸一起走在田间的路上。

原本有工作的爸爸,因为发病,被辞退了。几次尝试找工作,都被拒之门外,原因都是怕他发病给单位造成麻烦。随着病情恶化,小怡爸爸逐渐丧失了劳动能力,整个家也就没了“顶梁柱”。

下跪救父

小怡家住河南平顶山八里王村,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墙上有一道裂缝,从墙顶一直斜到地面,房屋岌岌可危。小怡家中没有一张像样的桌子,她的功课经常在椅子上做完。

小怡获得过很多一等奖、二等奖,并告诉自己做得还不够好。

奶奶已经70多岁,收入每月不到1000元,全靠家门口一亩三分地艰难维持着。小怡知道,家里供她读书不容易,所以从上学第一天开始,小怡就很用功,一直是班级里名列前三的“学霸”,她把自己赢得过的奖状和荣誉贴在墙上,每次都告诉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应该更加努力。

元旦前,从亲戚和邻居借到5万元后,小怡带爸爸去到上海治疗看病。这也是小怡第一次出远门。

经过初步治疗回到家,小怡爸爸的病情总算稳定下来,口齿表达比之前稍微清晰点,但大部分时间其举止行为仍像个孩子,记忆时而模糊,仍有语言命名性障碍。尽管如此,他对女儿本能的关心还在,还会给小怡拉拉链。

爸爸给小怡拉拉链。

后续治疗费用还有很大缺口,周边能借的钱都借过了,连自己的亲叔叔为了躲着爸爸,也没再回来过。

家里的墙上写着:爱的路上只……

“爸爸需要我,我也离不开爸爸。有爸就有家,我相信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为了给爸爸筹得治疗费,在上海配爸爸看病时,小怡甚至在路边下跪乞讨,她想把钱存下来为爸爸治疗。她说:“我希望靠我自己的力量去帮助爸爸。”

病魔无情,人间有爱。点击超链【】,或进入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请大家救救我爸爸”进入腾讯公益,一起和小怡帮助爸爸康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erazhou
收藏本文

新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