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90后大毒枭曾参加散打比赛电视节目,被击败后走上贩毒路

划重点

  1. 初中毕业后,赵某宝以散打在家乡小有名气。他曾经登上河南卫视的《武林风》栏目参加散打擂台赛。用赵某宝的话来说,就是“我的理想当时是打出名气、打败对手,这样就会‘名利双收’”。
  2. 面对“浩哥”的威逼利诱,经过两三天考虑后,赵某宝妥协了,但脑子灵光的他凭借着一身散打的本领没有去贩毒当“骡子”,而是留在缅甸境内的毒枭窝点,在“浩哥”身边做事。
  3. 就这样,赵某龙跟着“强哥”一直干到2017年7月份,没有分文报酬,且常被人监视。之后,他彻底失去了“强哥”的信任,流浪在缅甸小勐拉。为了生存,昔日的“晨哥”只好混迹在当地赌场里,引诱欺骗、拉拢内地喜欢赌博的人在当地豪赌,从而抽取“彩头”。
  4. 被“强哥”释放后,赵某宝想回老家看望父母,但觉得没面子,就从云南到了天津。在津门港口附近,他隐姓埋名找了一份工作,成为一家物流公司的业务经理,准备过着能拿微薄薪水却很踏实的日子。

■从小就喜欢习武,以散打在家乡小有名气

■曾登上河南卫视《武林风》栏目参加擂台赛

■找工作时被毒贩接到缅甸,从此进入毒窟

从小就聪明伶俐且喜欢习武,梦想着长大了当武术冠军,曾因散打登上河南卫视知名栏目,但这场擂台赛败北,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武术冠军梦被击碎,他从此一蹶不振。偶尔上网找工作,却鬼使神差地被招募到缅甸一个贩毒黑窝点。

凭着散打和聪明,他一路蜕变,从马仔到毒枭再到被警方列入特大毒枭名单,他就是“飞哥”,专案组以他的外号命名,他真名叫赵某宝,1990年12月出生于山东省东平县一个普通农家。

“飞哥”赵某宝。华商报 图

从小喜欢习武

擂台赛失利后一蹶不振

赵某宝,男,1990年12月出生,山东省东平县人,在境外贩毒集团中代号“飞哥”。

“飞哥”赵某宝在落网后向警方供述称,近年来,国际和国内打击毒品犯罪力度不断加大,因此,在2017年六七月,他就决定金盆洗手不做毒品生意了。他从缅甸偷渡回国,从云南辗转到天津,在当地摇身一变成为某公司穿西装打领带的销售职员。

2017年9月,西安警方专案组对疑犯“飞哥”赵某宝等多人上网在全国范围内追逃。期间,赵某宝依然以某公司职员自居,企图抹掉此前曾经贩毒犯下的罪行。2017年12月8日上午,在出差时,赵某宝尚未走出天津即被当地警方抓获。

落网后,随着赵某宝的供述,警方一步步侦查,这个曾经怀揣武术冠军梦的“90后”小伙子蜕变的人生轨迹显现出来。

受家乡习武风气影响,赵某宝从小就喜欢习武,梦想着长大了当武术冠军。初中毕业后,赵某宝以散打在家乡小有名气。他曾经登上河南卫视的《武林风》栏目参加散打擂台赛。用赵某宝的话来说,就是“我的理想当时是打出名气、打败对手,这样就会‘名利双收’”。但是,擂台赛上,他败给了对手,失败给了他巨大的打击,武术没有成为职业梦想,他从此一蹶不振。

找工作找到了境外

进入毒窟受重用

2016年4月,赵某宝一直想着找工作,无意之中,他从一个网络QQ群上看到招聘的信息,待遇丰厚。赵某宝心动了,就和自称“浩哥”的人联系。对方称就是帮忙带个货,一趟下来可以挣上万元。

真的吗?赵某宝向警察承认他当时就心动了,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赶到云南。

在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县与缅甸接壤的边界,“浩哥”电话指令一个“黑客”将赵某宝以“偷渡”方式送到缅甸境内。见面后,“浩哥”很热情,啥都不说,安排好住宿,带着他“见没见过的大世面”,吃喝玩乐将附近景点、娱乐场逛了个遍。赵某宝回忆,那里黄赌毒几乎泛滥成灾,而在那十多天里,“浩哥”以极其奢侈的生活很快将赵某宝“征服”。

年轻的赵某宝顿时“三观”俱毁,对财富的贪婪开始让他不顾一切。

吃喝玩乐十多天后,“浩哥”正式与他谈话,让赵某宝当“骡子”运毒至国内。尽管梦想破灭,没了理想抱负,但听说要让自己回国贩毒当“骡子”,赵某宝还是犹豫了,害怕被警察抓住。

“十多天好吃好喝好玩的招待着,让你开了眼界甚至开了洋荤,你还想耍赖不成吗?”“浩哥”当场变脸对他威胁恐吓,让赵某宝支付这十多天里所有的开销。人生地不熟的赵某宝当场傻眼了。

“如果不听话,就把你弄死!随便扔到哪个山沟里去。放心,你这个偷渡者没人会管你死活,就是被这里的警察发现了照样抓你,谁让你偷渡来的?”

面对“浩哥”的威逼利诱,经过两三天考虑后,赵某宝妥协了,但脑子灵光的他凭借着一身散打的本领没有去贩毒当“骡子”,而是留在缅甸境内的毒枭窝点,在“浩哥”身边做事。

初期,他帮忙给“浩哥”当“腿子”(即亲信办事之人)打杂,后来,负责从国内网上招募贩运毒品的骡子,培训、指导他们吞毒。渐渐地,他在毒枭老窝取得和“浩哥”一样的地位,成为金字塔塔尖下的骨干成员。

赵某宝因头脑灵光,又有好身手,很快得到这个犯罪集团老大“强哥”阿西合古、“龙哥”白某贵等人的欣赏和重用。

贩毒集团内讧

自己另起炉灶当老大

赵某宝主要负责两项“工作”,一是继续负责从网上诱骗招募国内的年轻人找所谓的工作,另一个是对招来的这些人进行管理,培训他们当运毒“骡子”。在这里,赵某宝的代号就是“飞哥”。

当从国内诱骗找工作的小伙子到达据点后,赵某宝和手下打手负责安排这些人食宿,带着他们吃喝玩乐,并逐一谈话,采用威逼利诱等手段,将当初“浩哥”对自己曾使用过的一切手段复制到新来的人员身上。

最疯狂的时候,赵某宝一次性管理了二三十名“骡子”。

从2016年4月到9月份,“强哥”和“龙哥”因为利益分配不均,产生矛盾和分歧。这个特大贩毒集团出现内讧,“强哥”和“龙哥”昔日合作的两个老大各自另立山头。

在这期间,该犯罪团伙组织结构裂变:领导骨干层20多人分成并列的两个金字塔状新犯罪集团。一个是以“强哥”为首,另一个是以“龙哥”为首。而赵某宝则“忠心耿耿”地跟随了“强哥”。

“强哥”何方人也?

警方查明,“强哥”真名叫阿西合古,1998年3月出生,四川凉山人,从小在山区农村长大,十六七岁辍学出外打工,因是未成年人找工作被拒。他不愿回老家,在许多城市流浪结识了许多社会闲散人员。201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跟着一个老乡偷渡到缅甸。阿西合古身材瘦小,身高1.70米,但凭借反应快、聪明和敢下黑手等“优点”,逐渐赢得许多老乡的庇护和帮助,很快成为当地一个毒品犯罪组织的老大,其手下人年龄都比阿西合古大,但都叫他“强哥”。

(目前,包括“强哥”在内的境外贩毒骨干成员10多人悉数落网,其国内的“接货总把子”、“骡子”等成员80多人先后落入法网。)

“黑吃黑”其实是贩毒集团常见的现象,随之而来的是更暴力甚至更血腥的报复。

2016年12月,“强哥”阿西合古、“龙哥”白某贵回家探亲,他们偷渡回国内的四川凉山老家。这两个特大贩毒组织一下子群龙无首,组织内部出现混乱状态。

在此期间,赵某宝和“晨哥”及另一个贩毒组织的领导骨干成员“东北”等人商量着一出阴谋。

其间,他们背着“强哥”、“龙哥”在缅甸境内另立山头,形成了新的也就是此次被公安机关打掉的第三个境外贩毒集团组织。

该组织架构也呈金字塔状,由上至下,第一层塔尖是头号毒枭是“飞哥”赵某宝,第二层是二号毒枭,如“晨哥”赵某龙、“东北”梁某春;第三层是在境内外贩毒的“骡子”:陈某星、周某安、周某泉(均被成都警方抓获归案,目前,已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等人;第四层是国内本地接货的总头把子,如唐某宇等。

“鸿门宴”上吃败仗

伤痕累累偷渡回国

2017年2月下旬,“强哥”等贩毒集团首脑偷渡返回缅甸贩毒窝点,发现赵某宝等另立山头后大为恼火,于是设下“鸿门宴”,邀请赵某宝、“晨哥”赵某龙、“东北”梁某春等人吃饭。

而赵某宝、赵某龙、梁某春等人一番密谋后,决定各自悄悄带手枪赴这个“鸿门宴”,以防不测。双方八九人吃饭谈事,果然,因利益双方突然翻脸剑拔弩张,“强哥”和“飞哥”都顾忌对方有准备而未敢拔枪,但“强哥”却暗中一下子叫来了数十名全副武装的打手。

面对冲锋枪、手枪黑洞洞的枪管,赵某宝、赵某龙、梁某春等3人见状不敢反抗,当场遭到“强哥”一方的暴打,3人被强行拉到一个偏僻的小黑屋囚禁起来。从当天傍晚一直到深夜,3人轮番遭受棍棒皮鞭拷打。直到赵某宝等人认错求饶后,“强哥”这才出面谈判。

“你们几个人想要回我欠的钱,我是不可能给你们了!”对于这3人而言,一辈子再也难以忘掉“强哥”当时的凶狠模样,“事情现在闹到这个地步了,我也不可能再相信你们了。不杀你们,是看在你们以前给我办事还尽心的份上,饶你们这一次。你们就赶紧滚回去,有多远滚多远!”

“晨哥”本想和老乡“飞哥”一起逃走,但“强哥”却防备他俩报复,就只先释放“飞哥”赵某宝。赵某宝连夜逃出该窝点,偷渡回云南孟连县。随后,“东北”也被释放,连夜逃走。他俩都被打得伤痕累累。

第二天上午,当昏死过去的“晨哥”赵某龙醒来,发现他被“强哥”手下押着换了一个新地方,他就在这里继续帮“强哥”招募“骡子”贩毒。

就这样,赵某龙跟着“强哥”一直干到2017年7月份,没有分文报酬,且常被人监视。之后,他彻底失去了“强哥”的信任,流浪在缅甸小勐拉。为了生存,昔日的“晨哥”只好混迹在当地赌场里,引诱欺骗、拉拢内地喜欢赌博的人在当地豪赌,从而抽取“彩头”。

(2018年1月,“晨哥”在缅甸落网)

逃亡疗伤后偷渡回国

摇身变成公司员工 梦想过正常日子

被“强哥”释放后,赵某宝想回老家看望父母,但觉得没面子,就从云南到了天津。在津门港口附近,他隐姓埋名找了一份工作,成为一家物流公司的业务经理,准备过着能拿微薄薪水却很踏实的日子。

但不久,“飞哥”赵某宝就发现自己很天真,本以为改头换面就能抹掉以前在缅甸犯下的罪行,殊不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打工没多久,他就被天津警方抓获。

当初与“飞哥”赵某宝一同逃出强哥“毒窟”的还有“东北”梁某春,两人在缅甸分手后再未联系。

“东北”叫梁某春,1980年3月出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小学未毕业就辍学。2016年3月,梁某春上网QQ聊天时认识一网友称帮忙带个货到国内,一趟可以挣1万元。梦想不劳而获一夜暴富,梁某春从云南偷渡到缅甸孟平。精明的他拒绝当骡子,留在贩毒集团组织里干杂活,表现得积极。两个多月后,梁某春得到老大“强哥”阿西合古、“龙哥”白某贵欣赏,很快“升职”成为领导骨干层,负责招募“骡子”。

2016年10月17日,“东北”招募来的“骡子”吞毒后从缅甸偷渡至云南,在人体藏毒到达西安时,被西安碑林警方抓获,专案组将“东北”招募的“骡子”人体藏毒运毒案进行串并案侦查。

就在西安警方锁定“东北”秘密侦查时,“东北”刚脱离“强哥”控制。他在缅甸境内找到其原来贩毒集团组织的老大“龙哥”白某贵。一番痛哭流涕忏悔后,他终于取得“龙哥”信任,在此贩毒窝点当上领导骨干——招募培训“骡子”。

(2017年4月初,“东北”的马仔运货毒到成都与另外一个贩毒团伙“黑吃黑”火拼,当“东北”偷渡回国到成都处理此事时,被贵阳市公安局花溪分局禁毒大队民警抓获。5个月后,“龙哥”在偷渡回四川老家时,被西昌市公安局抓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ricatian
收藏本文

标签

新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