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新京报刊文:别拿公立幼儿园“入园优先权”来圈钱

[摘要]保障幼教公平,绝不容许公立幼儿园拿“入园优先权”来圈钱。而要对亲子班成入园“敲门砖”的乱象釜底抽薪,在“让入园不再难”上开对药方并狠下工夫,也不应含糊。

■ 社论

部分公办幼儿园一面领着补贴,一面通过“亲子园”等赚足了外快,这直接损害到了幼教资源配置的公平。

“小孩出生才3个月就来报幼儿园了,早就满额了。你不找人上不了的,找人都不见得上得了。”据新华社报道,近日有安徽合肥市民反映,部分公办幼儿园开办“亲子班”变相兜售入园“优先权”,很多家长为此不得不提前将孩子送“亲子班”。

记者在安徽省水利厅机关幼儿园和安徽省直机关第三幼儿园暗访发现,两所公办幼儿园均有招收“亲子班”学生,用以“预定”直升幼儿园小班名额的情况,收取费用数千元一学期。

一两岁的孩子,每周一节课,每个月1000元左右的学费,且必须由家长陪伴,这难免给人借机敛财之嫌。亲子班或许的确能为家长教育宝宝提供某些指导,可一旦亲子班办成幼儿园的“敲门砖”,借此兜售“入园优先权”,那这显然偏离了早教的初衷,明摆着就是用特权来“圈钱”。很多家长为了让孩子顺利入园,恐怕只能忍痛割“腰包”。

光花钱也未必能办成事。报道中,“找人”被孩子家长们屡屡提及,“亲子班也要关系才进得来,要关系很硬。”在大多数家长眼里,孩子上幼儿园俨然成了一场“关系比拼”。至于手握学位分配权、处在这场“关系网”核心的园方负责人,会滋生出怎样的问题,不言而喻。

到头来,这必然会直接损害到幼教资源配置的公平。在“钱”和“关系”的双重挤压下,很多普通市民自然难以享受平等的入园权利。

此举的违规性质是明摆着的:早在2011年,国家发改委、教育部、财政部就联合印发了《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严禁以开办实验班、兴趣班、亲子班等特色教育为名,在保教费外向家长另行收取费用。而今,当地教育部门也表示,会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

就事论事地针对违规情况展开调查、问责,的确很有必要。但更深层次的问题,也需要着力解决——有些公立幼儿园之所以敢用“亲子班”来锁定入园门票,凭恃的就是“一位难求”之利。在很多地方,性价比最高的公办幼儿园是入学首选,相形之下,很多民办幼儿园收费高却未必有公办的师资与质量,但公办幼儿园学位又供不应求。正因如此,靠关系从“后门”入园的现象,成了很多地方都有的潜规则。

鉴于此,有关方面也该通过对民办幼儿园的培育,让更多民办幼儿园强起来,通过社会自发的力量,建立起不同层次、不同特色、面向不同群体的幼儿园体系,增加优质幼教资源的供给。

可据了解,为了鼓励国有企事业单位办幼儿园,合肥市出台了奖补政策,每生每学期500元到800元不等,对社会招生的幼儿数越多,奖补的标准就越高。这样一来,原本失衡的供求关系变得更加扭曲。部分本就实力雄厚的公办园一面领着补贴,一面通过“亲子园”等赚足了外快……可以预见,幼儿园领域的马太效应会因此变得更加严重。

解决入园难,一味给公办幼儿园补贴并非良方。今年5月底,北京提出,按照统一办园标准、统一收费标准、统一财政补贴的“三统一”原则,对执行政府限价的普惠幼儿园,不分公办民办一视同仁,均提供财政补贴扶持,提高补助标准,这打中了入园难的痛点。

保障幼教公平,绝不容许公立幼儿园拿“入园优先权”来圈钱。而要对亲子班成入园“敲门砖”的乱象釜底抽薪,在“让入园不再难”上开对药方并狠下工夫,也不应含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nodiwang
收藏本文

新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