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军医赴非维和 与妻相约每天转1元收满365就回家

成都军医吻别三胞胎女儿 远赴非洲维和区工作一年

三胞胎姐妹花,父母要靠她们的眼神才能区别。

刘曦为三胞胎女儿取名“浣溪沙”。

刘曦说,他不是个合格的爸爸,对家庭亏欠太多。

三个1岁8个月大的三胞胎女儿,是刘曦最难割舍的牵挂,他不舍女儿的成长,更忧心妻子的操劳。

这是刘曦有生以来,最难的一次道别。

距离成都一万公里外的刚果(金),医疗维和任务在等待他和战友们。9月11日上午,刘曦踏上离家的路。

跟不满2岁的三胞胎女儿道别,刘曦带着惦念和记挂出发。他对妻子魏来(化名)承诺,每天用手机给她转1元钱,等她收到365元时,人就回来了。

当地时间9月13日上午,刘曦抵达刚果(金)维和任务区,魏来的微信零钱包里,第1块钱到账。

道别/

要去非洲维和,“瞒了半年才告诉家人”

毫无二致的三张面孔熟睡着,刘曦的吻留在她们的额头上,退出门外,他仍不住朝里张望……

三个月前已经知晓的离别,到了眼下,别情直冲鼻头,惹人欲泪。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最后只化作一句轻喃的“再见”,魏来坚持笑着,送刘曦出家门,直到背影消失在视线中。离家,刘曦第一次如此难分难舍。

9月11日早上11时许,西宁联勤保障中心成都总医院医护人员组成的第21批赴刚果(金)维和医疗分队,准时从成都火车北站出发,前方是为期一年的医疗维和任务。

“43人组成的医疗团队分两批前往刚果(金),我们是第一批,第二批17号从成都出发。”说起工作,离别的忧伤淡出刘曦的眼眸,“在刚果(金)的维和任务区,我们要组建一所50张床位的维和二级医院,担负联合国驻刚果(金)临时部队的医疗救助任务和必要的人道主义救援任务,以及战时应急救疗等。大约覆盖6000人。”

刘曦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介绍自己的团队,“我们用了2个月做准备,完成物资筹措,进行了外事礼仪和公共英语等学习。”其中,长达1个月的封闭式训练,将战场救治能力、野战生存能力和安全防卫能力等作为教学重点。

车窗外的房屋飞快向后跑去,队员间慢慢没了声音,各自回味着与家人的道别。早在今年初,刘曦心里已经有谱,他必定是此次执行任务的人选,却一直强忍着没向家里透露半点风声。“不敢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他难以给家人留太长的离别缓冲期。

直到出发前的集训通知下来,刘曦实在瞒不住了。“他是6月告诉我的。”在妻子魏来的记忆里,她得知要分别一年的消息,比丈夫晚了大半年。

幸福/

幸得三胞胎女儿,但“我是个不合格的爸爸”

把离别的话说出口,刘曦煞费苦心。

他装着事不关己的样子告诉魏来维和的事,强调“单位同事都争抢着报名去”,这时妻子发话了,“大家都去?那你为什么不去啊,也该去啊”。有了魏来这句话,刘曦再娓娓道清自己的任务。“如此一来,她的接受度更高。”

然而,承认事实与接受现实之间的差距,终究是从眼泪中找补了回来。思量过维和任务区的战乱风险,细想过要离家万里整整一年,夫妻俩抱在一起哭了。“我主要还是担心他的安全”,“她一个人在家照顾三个女儿,我于心难安”,两人各有心思。

瞄了眼壁钟,魏来看到了女儿该吃午饭的时间,下意识猜度起刘曦的行程,“这个时候应该到德阳了吧。”根据安排,第21批赴刚果(金)维和医疗分队先在甘肃兰州同其他维和力量汇合,9月12日晚从兰州飞往刚果(金)。

女儿的咿呀声把走神的魏来唤了回来。三个1岁8个月大的三胞胎女儿,是刘曦最难割舍的牵挂,他不舍女儿的成长,更忧心妻子的操劳。“为了孩子,她牺牲和付出太多。”

2015年初,魏来怀孕了。对夫妻俩来说,孩子来得挺“意外”,“那阵子对怀孩子并没有想法。”魏来说,第一次正式到医院做产检是怀孕3个月时,“居然查出是三胞胎,而且是同卵三胞胎。”数据显示,自然受孕的同卵三胞胎概率只有2亿分之一。

当旁人感叹缘分奇妙,这对同月同日生的夫妻却被吓坏了,“因为医生说三胞胎的风险很大,譬如大出血,严重的话甚至会切除子宫之类。”医生给出建议,最好采取人工干预手段减胎。没人能帮魏来拿决定,只有刘曦站了出来,“要,三个都要。”那时,他这样告诉魏来,“不用怕,如果这次保不住,没关系,我们以后永远不要孩子了,只要有你在就好,我陪你到老。”这番话像一阵强心剂,给魏来莫大的勇气不减胎。

魏来殊死一搏,最终赢得三个健康的女宝宝,刘曦取名“浣溪沙”,因为是同卵三胞胎,三个女儿体貌一模一样,连父母区分她们都只能靠看眼神。如今,咿呀学语的三个孩子已经会叫着爸爸,冲进刘曦怀里争宠,也能争先恐后给爸爸提皮鞋换拖鞋,慷慨光阴荏苒之时,刘曦给自己评分,“我是个不合格的爸爸,对家庭亏欠太多。”

诺言/

一年时间不能回家,“我每天转给你1元钱”

“他是个非常有责任心的人,最有担当的人,把家里照顾得很好。”到了魏来这里,刘曦却有说不完的好,“家里的水电气费、物管费之类,他都办得妥妥的,哪怕出差在外地,也会用手机支付。”

魏来嘴里,这个男人爱家。刘曦很忙,经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他再晚都要回家,睡不到7点钟,又悄悄起床上班去了。”其实,加班后单位有住宿,但刘曦心甘情愿花1个多小时往返家中,哪怕回家仅仅是睡个三四个钟头,和家人并无太多交集。

说来有趣,体貌特征一模一样的三胞胎女儿本是最美的风景线,出现在任何地方都会招来艳羡的目光,可是刘曦带她们外出时却尽可能轮着来,“尤其去商场之类的,一次最多带两个孩子。”他说不愿意孩子过多引人侧目,被惊喜的路人指指点点,“我知道别人没有任何恶意,就怕孩子还不会理解。”

“看来他心思细腻,估计也很浪漫吧?”“不不不,”魏来腼腆而笑,“我俩之间,他没有做过什么浪漫的事情,连结婚领证都是临时起意。”临去非洲维和,刘曦却做了件浪漫至极的事,他向魏来许下约定,“我会每天用微信给你转1元钱,等你收到365元的时候,我就回来了。”为了这个约定,魏来已经清空了微信零钱包,从零开始,等待零钱的数值一天天直至变成365。

使命/

两次参加维和任务,“成为军人是一生所愿”

9月12日晚上,刘曦出现在魏来的手机中,用几张照片,再次向她道别。兰州机场出发大厅,迷彩服、贝雷帽和肩章,还有鲜红的绶带,是维和军人留在祖国的纪念,是今后一年刘曦与家最近的距离,魏来没忍住,任凭眼泪模糊视线。

刘曦没来得及熨烫妻子褶皱的心情,转头又张罗工作去了。忙碌,常常让他无暇顾及情绪,别离的惆怅、维和的风险、思念的折磨,统统没有时间思量,“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任何时候,任何时刻,都要做到听从指挥,令行禁止。”

刘曦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强调,“不止我一个人,前去执行维和任务的战友,身后都有一个家庭,有战友的孩子比我的孩子更小。”

军人的气质写在刘曦脸上,刻在魏来心里。“非常非常非常爱他的工作,”她用了尽可能多的词来强调,“他从小的志向,就是做一名行医的军人。”刘曦对工作近乎狂热的喜爱,打从心底感染魏来,她愿意当贤内助包容和支持他的工作,也享受像迷妹对偶像的崇拜。

距离刘曦上一次参加医疗维和任务,已经时隔6年。那一年,刚从黎巴嫩维和任务区淬炼回来,刘曦便成功吸引魏来,两人走到一起。

“了无牵挂者,忘生;心有所爱者,忘死”,儿女情长的小爱和兼济天下的大爱装在刘曦心中,刚果(金)维和任务区内,他将为家人保重身体,为国家挥洒血汗。

当地时间9月13日上午,刘曦抵达刚果(金)维和任务区,魏来的微信零钱包里,第1块钱到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pennyhuang
收藏本文

新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