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揭五行币传销:雇光头助理宣传 借高额返利骗20亿

[摘要]五行币,据说是一种投资5000元,能在一年内赚到至少四百万的投资产品。创始人是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未来世界首富”张健。其自称“9岁上大学、12岁破解银行密码”。

警方收缴的五行币产品。

金币上印有“张健”头像。

宋密秋推出的“五行金币”。

宋密秋接受警方审讯。

金币、金砖和水杯等,都是警方收缴的五行币系列产品。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前不久,一则“和尚和尼姑结婚”的视频刷爆网络。视频中,大多数人都剃着光头,穿着礼服。背景处可以看见“五行币”三个大字。后经证实,这是一场“五行币”会员聚会。

五行币,据说是一种投资5000元,能在一年内赚到至少四百万的投资产品。创始人是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未来世界首富”张健。

他自称“9岁上大学、12岁破解银行密码”。而经警方调查,张健原名宋密秋,初中文化,曾在国内玩传销的把戏,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后流窜至东南亚国家。

今年5月以来,公安部将“五行币”系列传销案列为今年打击传销犯罪工作的重点案件,各地公安机关对“五行币”这一涉嫌传销组织进行查处。经查,“五行币”系列涉嫌传销组织打着“爱国、慈善、扶贫”等幌子,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大规模发展会员,涉案金额约92亿元(其中五行币涉案约20亿元)。

今年6月,公安部工作组将“五行币”系列传销组织主要负责人、重大经济犯罪嫌疑人、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逃犯宋密秋从印尼缉捕回国。

“传销迟早要崩盘”

“所有的传销都是忽悠,到最后迟早都要崩盘的。”这句话,宋密秋被警方追捕回国后,重复说了多次。

据警方初步调查,2009年,还在经营素食餐厅的宋密秋第一次接触了传销。“传销不就是‘骗钱’吗?”最初接触传销时,宋密秋已经看清了这点。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信,但却隐约觉得传销很有市场。

了解过传销的多种模式后,宋密秋从网上复制粘贴了一些内容,加上自己的想法,创造了一套“双轨制”的新制度。

“双轨制”是传销界的“行话”,是指一个上线只发展两个下线,启动快,可以迅速发展会员,但后期会崩盘。

他将自己设计的这套传销制度命名为“云数贸网”,全称是“云计算数字贸易联盟网”。

“我当时就是故意取了一个很玄乎、很高端的名字,目的就是让人搞不懂,上网查询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让人觉得很深奥,便于‘忽悠’。”宋密秋向警方供述。

2012年,宋密秋开始组织“云数贸”传销活动,以非法牟利为目的,以高额返利为诱饵,要求参加者缴纳不同数额的费用,成为个人认证商户、企业认证商户或联盟认证商户,根据参加者发展下线人员数量情况支付返利和奖金。

特别是他制定的发展2个会员就可以回本的制度,对会员很有吸引力,短期内就聚集了大量会员。

“云数贸”的会员自称“云家人”。宋密秋告诉“云家人”,他要打造的是“中华民族的互联网”。他打着“振兴民族互联网,成就更多平凡人”的口号,在网上大肆宣传“云数贸”。

通过夸大宣传,让大家觉得搞云数贸可以快速致富,骗他们注册为会员,然后让他们不断发展下线会员,层层返利。宋密秋是最终的获利者。

为了安抚会员,宋密秋制作发放了股权证给部分会员,一张股权证价值200元,再安排人对股权证以5至10倍的价格进行回收,给会员一点“甜头”。

“这也只是画了一个‘饼’给他们,我对会员承诺的利益一直没有兑现,会员对我这个传销组织产生了怀疑。”宋密秋向警方供述。

2012年以来,天津、河北、内蒙古、湖南等多地公安机关立案查处“云数贸”及其相关人员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案件。湖南、广西、重庆等地多人因“云数贸”案获刑。

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宋密秋2013年偷渡出境,后在马来西亚、泰国等地继续从事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打着“爱国、慈善、扶贫”等幌子,引诱国内众多人员参与。

五行币骗局

宋密秋告诉新京报记者,除了“云数贸”,旗下的“云讯通”“王者归来”“建业盘”等40多个传销名目都是由他本人或授意他人策划、操作的。“五行币项目其实就是‘云数贸’的一个升级版本。”

2014年7月,宋密秋因持有非法证件被泰国警方抓获并判刑。他看到赖云(化名)等人在外面打着他的旗号推广云数贸赚了很多钱,买了很多房产、豪车,租飞机,买钻石。“我作为创始人在蹲监狱,他们却在享受。”宋密秋很气愤。

为了回收权力,宋密秋在狱中设计了一套传销制度和系统,2016年底“云数贸五行币”应运而生。

五行币分为Y、S、M三个级别,投资金额分别为500元、2500元和5000元。宋密秋主推的是M级,投资5000元就能得到一枚10克的五行金币作为赠品。

“主要的目的是给人一种错觉,认为我们是卖金币的。同样也是规避公安机关的打击,长期以这种方式‘拉人头’获利。其实还是在搞传销活动。”宋密秋向警方供述。

投入5000元,一年赚400万,三至五年就能成为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这样的故事在崇拜宋密秋的“云家人”看来,并不是天方夜谭。

5000元买的不是金币本身,而是一种资格。每枚五行金币上面的编码都附带着5000个数字货币。

按照编织的美梦,数字货币每隔两三个月就会涨五倍的价格,涨价时发行公司会分红并赠送新的数字货币。参与者拿着赠送的数字货币再投入,一年之内至少操作五次,计算下来,5000元买到的五行币静态收益至少能达到400万元。宋密秋向记者坦承,这其实是一个理论数据,实际操作是根本不可能的。

宋密秋向“云家人”承诺,只要赠送完5亿枚金币就会开网。一旦开网,公司每收回一枚金币,五行数字货币的价值也会增加。

“假如一年发展50万个会员赠送50万枚金币,10年才赠送500万枚,100年5000万枚,要1000年才可以赠送5亿枚,也就等于说永远都不需要开网,可以一直拉人头搞传销赚钱。”宋密秋早就算好了这笔账。

“我们一直在用传销的制度让大家买金币,又一直不开网,就是想逃避法律,让更多人有信心购买五行币。”宋密秋告诉记者。

亏了大钱之后,湖南会员杨红(化名)才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今年1月,杨红从五行币中看到了“钱途”。她瞒着丈夫,用家里所有的积蓄“买入”4枚五行金币,还成功发展了十多名亲戚朋友一起投资这个项目。

她告诉记者,她至今还记得,当初上线在推介“五行币”时描绘的美好愿景:国家支持的项目,投入5000元不久之后将会变成400万。

然而钱投进去了,却迟迟不见增值。杨红也开始怀疑,是不是陷入了传销骗局。直到今年3月,杨红终于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几乎每天都有亲戚朋友上门讨债,杨红的丈夫一气之下和她离婚了。杨红终于悔悟,但为时已晚。

五行币发展很快,据宋密秋统计,五行币会员人数有几十万人,会员层级有上万层。

宋密秋手里也有大把可调配的资金。

据警方调查,2014年,他花了3000万泰铢(约600万人民币)在泰国普吉岛买了四栋酒店别墅和四块地皮(共1000平米),2017年3月,他在武汉市给前女友莎莎买了一个580万元的铺面;5月,他给妹妹宋菊(化名)在海南省海口市买了500多万的铺面;给马来西亚的女友慧慧购买了一份500万元马币(折合人民币800万元)的分红型商业保险。

疯狂宣传

剩下的钱,宋密秋大部分都用于宣传、“拉人头”。为了发展会员,他挥金如土。

2017年1月初,宋密秋通过下线高新(化名)组建的430人的微信群宣传推广五行币。刚进群,他给每个人发了一万元的红包,让他们替五行币做宣传。

此后的48天,他每天往群里发100万。除了给每人发2000元的红包,群里最活跃的、转发朋友圈的另有红包。

他还花重金雇了一群“光头助理”和“美女光头助理”,负责宣传五行币。“光头助理”每月工资三千元,“美女光头助理”的工资是每月三万。工资用五行金币代替。

宋密秋有一个下线阿鹏,专门负责督促“光头助理”们工作。他们每个星期要剃一至两次头发,如果头发长出来,就拿不到当月工资。

宋密秋有500个“光头助理”,从2017年2月至4月,宋密秋给他们发放了1020万元工资。

“我通过高额工资来控制这些助理,阿鹏负责定期检查他们是否发朋友圈宣传五行币、是否剃光头就行了。”宋密秋向警方供述。

阿鹏还帮他“选拔”了一批光头文身的会员。他们把五行币的内容文在身上,用以宣传。宋密秋听说,有些女会员把他的头像文在手的虎口处和胸脯上,导致夫妻打架。

他发钱没有规则,只要把他的照片或合影设置成微信头像,或者在微信中宣传、转发五行币的相关内容,都能从他那拿到奖金。

为了发展会员,宋密秋还招募了一个讲师团,专门负责在微信群里给会员讲课、“洗脑”。他们在群里把一些国家政策扭曲解读,并与云数贸“五行币”掺杂糅合,让人感觉“五行币”是在做正经生意。

“主要是希望通过宣传让人们相信云数贸五行币是合法的,是国家要搞的网络项目,欺骗他们来入会。”宋密秋告诉记者。

他偶尔也听听讲师的课。“他们真能‘忽悠’,我听了都觉得恶心,想吐。不知道怎么就有人信。”

宋密秋通过手机微信进行推广“五行币”传销。最多的时候,他的办公桌上同时摆着六部手机一起操作,每天都忙着在各个微信群发语音、发红包。他享受这种“在金字塔尖”的感觉。

在“云家人”的圈子里,他也享有绝对的地位。他可以凭借一段微信语音封杀某个盘口。

宋密秋还请人写了一首《云数贸之歌》,让会员传唱。还有会员组织乒乓球、象棋、踢毽子比赛,其目的是在各种社区宣传五行币。比赛设的一等奖是发一块1000克的五行金砖、二等奖是发一块500克的金砖、三等奖是发一块100克的金砖,每次赛事支出约50万元。

他还发明了“张健抖抖操”,就是抖手抖脚,伴着“小苹果”的音乐,让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太跳,每个人跳一小时给10元钱,同时让他们穿着印有“云数贸五行币张健”字样的T恤为“五行币”搞宣传。

“五行币发展的会员涉及全国20多个省份,会员数量约40万人,涉案金额约人民币20亿元。给老百姓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影响了社会大局稳定。”办案民警介绍道。

双面人生

宋密秋明白,“张健”只能活在网络中。

他把“张健”设定为一个角色。就像电影、电视剧中的人物那样,他在现实和虚幻中来回切换。

他告诉记者,起初,化名“张健”是为了逃避打击,他知道搞传销是违法的。然而时间久了,他自己偶尔也会弄不清,自己究竟是那个只有初中学历、当过炊事员的宋密秋,还是“云家人”口中挥金如土、疯狂偏执的奇才张健。

更多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张健”,有着传奇的身世和操控金钱的非凡手段。9岁上大学,12岁破解银行密码,被视为奇才秘密培养,精通五国语言的“未来世界首富”。更是许多“云家人”的精神领袖。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宋密秋也对自己洗脑。

扮演“张健”的每一天,都是从对着镜子大喊“我是未来的世界首富”开始的。他通过这种方法给自己增加自信。他在公共场所也会这样做,甚至到公共厕所也要喊一句。家人和朋友一度以为他疯了。

但在“云家人”眼中,宋密秋是当之无愧的“五行系统掌门人”,他的生活和“五”紧紧相连。会五门语言、有五个老婆、创造了五行币。

而据警方调查,这些都是虚假宣传。

宋密秋向警方承认,会五门语言是捏造的。他在英语培训机构突击学了三个月英语,水平只能满足基本的日常生活;交了个马来西亚的女朋友,学了点马来语;而泰语,则是在监狱服刑时学的。

最有分量的是他创造的“五进五出”的“神话”。“大家都说,如果不是政府支持的,谁能做到?所以我们就相信他了。”云数贸会员李林(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

而事实上,张健被抓过四次,所谓的“五进五出”,是为了迎合之前宣传的五行系统。“为了让会员看到我被抓这么多次还痴心不改,用于宣传。”宋密秋供述。

因为知道自己干的是传销,所以,宋密秋很注重规避打击。“我开始研究法律,看如何规避制裁。我看到发展会员超过三个层次就是传销,知道国内已经待不下去了。”宋密秋做了一套假证件,逃往马来西亚。

在马来西亚时,“云数贸”的广告铺天盖地,主要街道都有他的大幅广告。只要交钱,什么人都可以入会,会员发展迅速。

宋密秋在吉隆坡包下了一条商业街,招牌全部换成带有“云数贸”和他头像的标志。所有新加入的会员和同行的人可以在这条街上免费吃饭、唱歌、理发、喝咖啡。他要给不明真相的会员们创造一种“吃喝玩乐干市场,稀里糊涂数钞票”的错觉。

当地的黑社会成员也成了“云家人”,梦想跟着他发财。最多的时候,他手下的黑社会成员有200多人。

宋密秋说,他将张健的形象设定为商业怪才,疯狂且偏执。

他走在街上,逢人便问:我是谁?如果别人答“张健”,他就摇摇头,给他50马币(约80元人民币)。接着再问,我是谁?

直到对方能完整回答出“你是云数贸联盟网云计算门户网站研发人、创始人、五行系统发明人兼掌门人、未来世界首富张健、张老大”这一大串标准答案,宋密秋就笑着说答对了,然后发给他100马币。

遇到汉语水平差一点的,他就让他们喊“云数贸项目好,老板亏亏亏”。只要喊对了,就给100马币。

这种疯狂的行为十分见效,通过这种方法,很多人真的记住他了。

“我这个不是像传销,就是传销。你有胆量做就交钱,没胆量就滚蛋。干了传销不会被枪毙。马无夜草不肥,你看着办。”每当有会员产生疑虑,宋密秋就用这套话术回过去。

有些会员虽然心里嘀咕,但在重金诱惑下,还是加入了云数贸。

在“云家人”圈子中,“张健”是“世界首富”,任何人不允许挑战他的地位。“谁敢挑战我必须把他干掉。”宋密秋曾向警方供述。

但他鼓励会员们以“当地首富”自居。他的手下“司令”称自己是亚洲首富,还把这个头衔印在名片上,宋密秋对此大加赞赏。“我就喜欢这些厚脸皮的会员,脸皮薄的干不了这行。”

2014年,《中国成功人士杂志》对“张健”的“传奇经历”进行了专题报道,几篇文章在“云家人”圈子里广为流传。

被警方拘捕后,宋密秋自己承认,这组报道是由他花钱发布的,花了10万元,其目的还是为了宣传造势,方便继续搞传销骗钱。“都是假的。”

“传销就是骗人”

五行币会员越来越多,宋密秋也赚得盆满钵满。

他深谙钱的好处。按照泰国监狱规定,只有亲属才能够探视。据警方初步调查,宋密秋在泰国监狱服刑期间,通过四处打点,收买了当时的监狱长“成南”,为他大开绿灯。

因为前期的讲课宣传、大笔撒钱,宋密秋在云数贸建立了很高的威望,所有的会员都是他的忠实粉丝。每天都有会员到泰国监狱“朝拜”他。在“云家人”眼中,能见老大一面是莫大的荣耀。

手下赖云(化名)每次来见他,都要去给成南送红包。有一次送了一张价值17万元人民币的信用卡。宋密秋要求,凡是来泰国探望他的人,都要给成南送1000元。

很快,成南也被“洗脑”,开始崇拜宋密秋,甚至把他的头像文在身上。

识破了宋密秋骗局的会员说,他是个高智商、狂妄、偏执、善于伪装的人。连专案组民警都说:“这个人非常非常善于洗脑。我们作为多年的老侦查员都感觉到,审讯他是一个艰难较量、比拼的过程。”

宋密秋还安排人把印有“云数贸”和他本人头像的杯子、毛巾、拖鞋等生活用品捐赠给监狱。

直到被警方抓捕回国,宋密秋才回到现实,认罪服法。

一名办案民警谈及宋密秋回国前后对比颇为感慨:“他在国外张狂惯了,即使面对前去缉捕他的公安民警,也表现得很不屑。但回国后立刻变了一个人,逢人便鞠躬。”

面对记者,宋密秋自己也坦然承认,“云数贸、五行币都是传销,传销就是骗人,目的就是为了骗钱。我实际上只是一个大忽悠,这些年做传销害己又害人,最终也要受到法律制裁,希望云数贸、五行币的会员们也不要再做任何传销了。”

目前,该案由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负责主办。郴州市公安局局长张军表示,无论是“五行币”还是“云数贸”、“云讯通”、“五化联盟”,其实换汤不换药,其实质还是庞氏骗局“填坑”的把戏。郴州公安机关将进一步加大侦办力度,彻底铲除这一盘踞国内外多年的经济毒瘤。

公安部经侦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对网络上的“五行币”等有害信息进行清理,绝不姑息“五行币”等传销违法犯罪活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eid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