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Bruce Gilden 的自拍,2006年 /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当我第一次得知大乾艺术机构与玛格南图片社要在深圳国际城区影像节期间合作举办摄影工作坊,而且其中一位导师还是Bruce Gilden 的时候,其实我是挺震惊的(甚至有点不敢相信)。毕竟Bruce Gilden 曾经是我最崇拜的摄影师(至少去年这个时候是),如果去年他就来中国开工作坊的话,我很可能就去了。去年我还在知乎上回答过一个叫「如何评价Bruce Gilden 的作品?」的问题,在里面对Bruce Gilden 作了简要的介绍并且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尽管这些看法在现在看来并不完全正确)。虽然我这次没有去他的工作坊,但去听他的讲座感觉也是满不错的嘛。接下来我就简单分享下这次讲座给我带来的收获吧。

对了,Bruce Gilden 这次讲座的主题是"Be Yourself"。

没有任何人能够模仿任何人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玛格南摄影师张乾琦镜头下的那些玛格南摄影师们,他们都分别有着各自的个性,2012年 / © Chien-chi Chang / Magnum Photos

在讲座的提问环节上,我向Bruce Gilden 抛出了我的「终极问题」——"As I know, nowadays there are many photographers who try to imitate your photography style (and to be honest I used to be one of them), and I think some of them are doing even better than you do. So what do you think of this?"(翻译成中文就是「据我所知,今天有非常多的摄影师都在模仿你的摄影风格,而且说实话我曾经也模仿过你,但我觉得这些模仿你的摄影师有些甚至比你拍得还好。那么你是怎么看待这个现象的呢?」)

Bruce Gilden 首先给我的回答是"I'm glad you switched. I mean seriously you can only be yourself. I don't think they're doing better than me. I think you just don't know photography at all."(「我很高兴你不再模仿我了,我的意思是说真的你只能成为你自己。我不认为他们比我拍得更好,我觉得你对摄影一无所知。」)

如果是一般人这么说我的话,我很可能不服吧。但考虑到对方是我曾经的偶像Bruce Gilden,因此我是服气的。接下来Bruce Gilden 又问我是在哪里看到这些比他拍得还好的摄影师的,我就说在Instagram 上看到的摄影师啊比如Dirty Harrry、Charlie Kirk 之类的。Bruce Gilden 听到Charlie Kirk 这个名字之后就立马大笑起来,随后说道:「你说的这个Charlie Kirk 是我的学生欸,你是觉得我的学生都比我拍得好?虽然我不知道他最近这两年怎么样了,但我以前曾经把他的照片拿给Martin Parr 看,Martin Parr 就反问道:『这小子真的是你的学生嘛?』」

总而言之就是Bruce Gilden 根本不把Charlie Kirk 放在眼里嘛。

现在回想起这一切,我认为自己当时提出的这个问题有很明显的缺陷——那便是我把摄影当成是一种「竞赛」了(尽管我平时都不会这么认为)。是的,摄影从来都不是竞赛,没有人能够超越任何人,更没有人能够模仿任何人——你只能成为你自己。Bruce Gilden 自信且有力的回答验证了我的想法。

Thank you, Mr. Gilden.

我可能真的对摄影一无所知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海地太子港,1990年 /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过去我一直觉得Charlie Kirk 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摄影师,但Bruce Gilden 和Martin Parr 似乎都不这么认为,Bruce Gilden 甚至都不把Eric Kim 当作一回事看(当Bruce Gilden 提到Charlie Kirk 的时候还顺带提到了Eric Kim 说他俩是一伙的之类的)。为什么他们都不把这些我觉得已经算挺不错的摄影师放在眼里呢?

I was fucked up. 我很纳闷。

很明显,他们玩摄影已经玩了大半辈子了,甚至是我年龄的两三倍。对于他们来说,Eric Kim、Charlie Kirk 这类玩摄影还没几年的摄影师只不过是小毛孩。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无论是对摄影的学习、积累、思考还是对人生、对世界的感悟都远远超出了我们这些「小毛孩」所经历的。Bruce Gilden 在讲座中介绍自己作品的时候还多次提到自己的作品有很多是从绘画中汲取灵感的,然而我只知道他提到的Francis Bacon 这个英国画家。

我不仅对摄影一无所知,对艺术一无所知,还对世界一无所知。

我眼中的Bruce Gilden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张乾琦镜头下的Bruce Gilden,2012年 / © Chien-chi Chang / Magnum Photos)

Bruce Gilden 总是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充满自信。他不仅很自信地说到没有人能够模仿他,他还很自信地强调自己的街头摄影有多么地难。他说到即使是Lisette Model(他最喜欢的摄影师之一),他发现她的很多照片之所以那么棒是因为她经常大肆裁图,而他自己则不会裁图——他会在混乱的街头透过相机的取景窗一次性捕捉到他想要的画面。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海地太子港,1985年 /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很多人可能觉得Bruce Gilden 的标志性风格就是使用闪光灯街拍,因此经常会将两者等同起来。实际上Bruce Gilden 仅仅将闪光灯视为一种工具,他更看重的是照片中是否有故事,而非用没用闪光灯。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纽约市,1992年 /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Bruce Gilden 在发布作品的时候从来不会给自己的照片起名字、加备注什么的,但他会在心里给一张照片起名字。他在讲座中介绍自己作品的时候就提到了那些名字,这些名字很多时候都反映了他的作品中所蕴含的故事,比方说上面这张1992年拍摄于纽约的照片,Bruce Gilden 给它起的名字叫“Mrs. American”(「美国妇人」)。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日本东京,1996年 /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即便是自信的Bruce Gilden 在挑选照片的时候也会听取他人的意见。比如说Bruce Gilden 最初并不觉得上面这张照片很好(当时他在日本拍照),但他的一个日本的朋友告诉他这是一张不错的照片——因为日本人平时都不会在公共场合裸体给别人看。因此Bruce Gilden 最终还是把这张照片选入了他的"Go" 系列中(这个系列旨在反映日本社会的黑暗面)。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当我们在一个不熟悉的国家拍照的时候,最好还是参考下当地人或者当地摄影师的建议吧。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底特律,2016年 /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一旦Bruce Gilden 喜欢上一个地方,他便会不断地回到那个地方拍照。为了深入记录海地的社会问题,他曾22次到访海地。近年他开始对底特律的城市问题非常感兴趣,因此他近年也常常回到底特律进行拍摄。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纽约市,1986年 /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世界在变得越来越趋同」是Bruce Gilden 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他认为如今的纽约已经不如80年代时的纽约有趣了,而80年代的纽约又不如50年代的纽约有趣(这或许要怪罪于全球化进程的加速)。这也是为什么如今的Bruce GIlden不再在纽约拍照的主要原因吧,他认为世界上还有更多有趣的地方值得他去拍摄(比如他多次提到的南非、香港)。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80岁的 Henri Cartier-Bresson 在巴黎的家中作画,1988年 / © Martine Franck / Magnum Photos

在讲座现场还有人提问到他对Henri Cartier-Bresson 的看法,他承认Henri Cartier-Bresson 是非常厉害的摄影师,但他应该在30岁以后就退休或者「死去」,因为他在30岁之后就没什么好照片。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俄罗斯,2010年 /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Bruce Gilden 总是说自己是个硬汉(tough guy)。那他究竟「硬」在哪里?硬在他激进的拍摄方式?硬在他个性鲜明的拍摄对象?硬在他毫不退让的坚强性格?是的,这些都是他作为「硬汉」的体现。Bruce Gilden 之所以有着如此强硬的摄影风格正是因为他本身就有着强硬的个人性格。因此,Bruce Gilden 拍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Photograph Yourself)。

与玛格南的第四次近距离接触

香港中环,2015年 / © Bruce Gilden / Magnum Photos

Bruce Gilden 已经七十岁有余了,却仍然在孜孜不倦地拍照(这也难怪为什么他这么「看不起」Henri Cartier-Bresson 了)。如今的Bruce Gilden 也不再在纽约的街头上带着他的闪光灯四处「吓人」,他在讲座中提到自己非常喜欢香港和约翰内斯堡这两座城市(2015年的时候他在这两个城市拍过一个短期项目),因此他打算再次回到香港和约翰内斯堡进行拍摄。近几年Bruce Gilden 也一直在拍摄他引以为傲的"FACE" 系列,他知道自己还能拍得更好,这大概也是他还在坚持拍摄的原因吧。

「没有人能够模仿任何人,你只能成为你自己。」Bruce Gilden 永远是那个喜欢与有趣的角色、黑手党、社会边缘群体打交道的Bruce Gilden,那个永不妥协的Bruce Gilden。

关于作者

高保真(HiFi Tam),95后,键盘摄影师。曾经疯狂迷恋并模仿纽约街头摄影师Bruce Gilden 的街头摄影风格,未果,只好转向键盘摄影领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玛格南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ommer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