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公交站牌3米高:断头设施凸显了公共服务的低劣

[摘要]四川省简阳市的部分公交站牌太高,被网友吐槽“是给长颈鹿看的”,一种高约2.6米,另一种最高的达3.48米,身高2.26米的姚明恐怕都无法看清。这只是城市公共服务品质低劣的冰山一角。还有不少地方,地铁换公交需要长途跋涉,说好的短途接驳、无缝换乘,到头来就是打不通“最后一公里”。像剧院、公交车等重要的公共空间,无障碍设施基本只是个摆设。所有这些,都是公共生活中的“断头设施”:它们并不完整,缺失了关键环节,由于心和脑的缺位,它们也没有灵魂,是城市文明的污点。

要点速读

  1. 中国的公共设施,有大量让人难以忍受的奇葩设计。
  2. 文明人必须与断头设施抗战到底。要解决断头设施问题,需要畅通曝光、反馈和举报渠道,建立健全监督问责机制,同时需要大力引入市场机制。

断头设施各种奇葩不方便,往往使人们的内心崩溃

断头设施大量存在于交通基础设施。

有的公交站台和公交车停靠点之间设计了护栏,要上车先得练就飞人刘翔的跨栏功夫,有的地方,公交站等车的座椅设计成坡型,窄得难以落座,只能勉强靠着。

这种椅子是存心让人坐的吗?

北京地铁也有这个问题。由于北京地铁有的线路特别老,建设之初就考虑得比较粗放,很多台阶没有方便拉杆箱的滑道,乘客只能硬着头皮把沉重的箱子提来提去,2号线换乘的时候尤其痛苦,那台阶可是相当的长。这种时候很多纤手纤体的窈窕淑女不得不临时充当女汉子,这一幕真是很让人痛心啊。

知乎上有个题为《中国的大型公共设施都有哪些让人无语的设计?》的帖子列举了其他一些奇葩设施,“深圳湾口岸出租车接客点,乘客和出租车分别排着长队,只有一个点上下客。无语。 上海机场磁悬浮,从机场开出一小段就在远离市中心的地方结束,莫名其妙。既然无法接驳到市中心,机场快轨的意义何在? 各大机场,从来没有在设计时考虑接客问题,导致大批人下了飞机从到达层走到上面的出发层等车来接。”

而西安网友则强烈反映,在西安钟楼的地下通道经常迷路,“在西安生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没有一次真正走对过!”这名匿名网友不无幽默地说:其实它不仅是通道,它是东西南北大街过街天桥,钟楼旅游通道,地铁2号线入口,地下商贸市场四位一体的无敌创意组合八卦阵!

通过搜索发现,网上关于西安钟楼地下通道迷路的帖子也很多。这说明有些公共设施在设计之初,并没有细腻地考虑和预测到使用现场,而后期遇到问题的时候,又缺乏机智的应对和变通,使得断头设施的后遗症久拖不治。

断头设施也存在于公共卫生领域。一些新建的公共空间在厕所设置了较多的马桶,却并不提供一次性马桶垫,这就很让人头疼了。如果不想把身体憋坏,你必须用它,可用它你又担心不卫生而被传染了可怕的病菌。

所以,很多女性不得不在公共厕所采取踩马桶的姿势,这又会带来跌倒的危险,有的时候马桶承重过大导致破裂,身体包括特殊部位在内,就会被碎裂的陶瓷割伤。此类事故的相关报道非常多,绝非孤例,往往都是重伤。

马桶因承重过大而破裂的事情的确曾发生过

讽刺的是,无障碍设施自身也成了公共生活的障碍

至于无障碍设施,那更是典型的断头设施。

盲道走着走着就被没了,有的城市还直接在盲道种上了绿化树。凤凰卫视主持人柯蓝曾经参加“黑暗挑战”,蒙眼走了一天后她愤怒了:“那些随便占用盲道的人,是盲了心的人,他们是在断盲人的腿!”

障碍重重的盲道

无障碍设施在中国基本上是形同虚设,以为在公交车里辟一小块地儿画一标签儿就是尊重残疾人了?这不是尊重人,这是寒碜人。公交车上是有这么一块一平米见方的地儿,但上下车门却没有任何无障碍设施,并没有一块必须的可伸缩的活动导轨,那么轮椅能怎么上呢,飞上去吗?

人家发达国家的公交车就有这种辅助设施,残疾人朋友独立出行并不困难。但在中国,你很难看到他们,不是因为中国没有残疾人,而是他们的出行真是太困难了。

无障碍设施对带婴儿出行的家长也很重要。“水蕊”曾在2010年的《东方早报》撰文讲述带宝宝出行的困难:“我曾带了宝宝去北京旅游。参观景点的时候,宝宝就坐在婴儿车上,这就是考验各个景点无障碍设施的时候了。我们一般的景点都能进去,因为基本上每个景点的入口处都有无障碍通道,检票口还有可以打开的小门,让婴儿车通行。我们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在首都一个大型剧院的门口,这个法国人设计的新建筑显得不太方便,入口处是多级台阶,并且没有升降式的直达电梯。门前倒是有无障碍通道的指示牌,但是向打扫卫生的阿姨打听,她说无障碍通道远得很,你们还是把婴儿车扛下去方便,我们照办。参观完毕,出来的时候,我们还是尝试走了无障碍通道,多走了很多路之后,找到了无障碍通道,发现无障碍通道的第一段,有十几级台阶,还是得扛上去,接下来倒是无障碍,坡度也不大,就是绕得很远,无障碍通道出口离普通出口有几百米, 那不是折腾人嘛。”

有些形同虚设的无障碍设施,恰恰成了公共生活的障碍。

一个好社会,还有多少障碍需要清除?从物理角度看,还有许多坑爹坑人的沟壑有待填平。从城市管理角度看,断头设施正是公共服务品质低劣的表现。

好的设计个个相似,都是对人的温柔呵护

文明就是细节。

坏的设计让生活更糟糕,好的设计让生活更美好。高境界的设计,一定要讲究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设计的和谐,在不知不觉中,让人体验到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呵护。

在公共卫生间中,大多水阀都是脚踩式、按压式,对比来讲各有优劣,脚踩式有可能导致意外滑倒,按压式容易让使用者感觉不卫生,多多少少都会存在不文明现象或者卫生问题。针对这些问题,《设计癖》曾报道了设计师 Yu-Ting Yen 和 Tzu-Chun Tsai 设计的一款激光切割冲水阀,利用红外感应模块,只需要将手放在中间的激光区域就可以开启水阀,用一种优雅安全的方式解决了这一问题。实际上现在在一些公共场所也有感应式冲水设施。

一个能让地铁变得更加舒适的优秀设计

这是由台北科技大学的学生设计,这款信号灯主要应用于公共交通工具,比如地铁、火车,信号灯指示的是车厢乘客容量,绿色表示空间占用 10%、黄色表示空间占用 65%、红色表示空间占用 90%,简单的提示就可以告诉等候者哪些车厢负载较小,乘坐起来会比较舒适,此外,如此分流,车的载重也更加均匀,车辆行驶更加安全。这款设计也获得2016年首届 iF 公共价值奖。

如今,地铁越来越成为城市公共交通的依靠,在北京,地铁是普通人每天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各个省会城市也都在积极规划和建设地铁线路。如果能够在技术上非常环保地应用上述容量指标信号灯的设计,既能增加安全指数,更能增加体验值。

肯定有人说,好的设计需要成本,推广开来也需要足够的时间。但我们的公共服务提供者,真的有这种意识吗?

向断头设施宣战:曝光它,追责它,修缮它

断头设施通常都是由政府部门或国企来建设的,而很多时候,由于牵涉到的部门较多,容易出现沟通不畅、信息不对称等情况,这是导致公共设施不够人性化的客观原因。

设计与公共政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有些断头设施纯粹是因为建设主体不走心、不负责,有些则是带有恶意,比如《人民的名义》中的奇葩信访窗口。孙连城来到信访办,从矮小的接待窗口探头一看,坐在里面的居然是李达康。李达康一脸怒气,指示孙连城,任何一件小事做不好都足以击垮政府形象,区长书记接待日派那么多警察是要防着群众么?孙连城唯唯诺诺点认错。

《人民的名义》中奇葩信访窗口

李达康走后,孙连城大发雷霆质问这么矮小的窗口是哪个王八蛋设计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这个窗口是当初丁义珍设计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上访群众拉拉扯扯说个没完。孙连城知道窗口的设计太缺德,自己蹲了一会儿腿都疼死。

像这一类的断头设施,普通公民除了举报和曝光,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文明人必须与断头设施抗战到底。要解决断头设施问题,需要畅通曝光、反馈和举报渠道,建立健全监督问责机制,让形象工程的主体和相关设计方都逃脱不了后续追责。仅仅在舆论上呼吁公职人员多“走心”是没用的,关键还是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与此同时,还应继续推进落实“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开放充分的市场竞争,才可能优胜劣汰,让先进的生产力有机会发挥作用。对于那些明显存在过失的断头设施,涉事主体应当积极修缮,将功补过。

本文版权归属于腾讯今日话题独家版权所有,受法律保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marthay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