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二月河:没有历史可以与今天的反腐相比

作家二月河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全国人大代表,著名作家,著有《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等作品。面对反腐话题,二月河坦言今天的反腐是人民反腐,全民反腐,反腐阶层跟历史上不一样,没有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可以与我们今天的反腐相比。

“‘嘉庆皇帝’没有写成有些遗憾”

新京报:现在身体怎么样?很多读者听说你患有哮喘,很关心你的身体。

二月河:身体状况还算凑合,老话说“73、84,阎王不请自己去”,我今年73岁,社会活动还能参加,但是大型活动如果从头坚持到底,底气不是很足了。不过,我尽可能多为社会做一点事情。

新京报:身体状况是不是对晚年创作带来了影响?

二月河:是有一些影响,如果现在创作大部头的作品,身体条件不允许了。写完《乾隆皇帝》的时候,本来还想再写一本书的,嘉庆上台之后立即清查了和珅,这个历史事件跟乾隆是密不可分的,把这个历史事件放到《乾隆皇帝》后面,这样才完整,可是当时的身体状况不允许我继续写下去。

新京报:就是说,你的“帝王三部曲”还有一个遗憾,没有写《乾隆皇帝》的续集“嘉庆皇帝”?

二月河:遗憾是会有一些,但是也没有太大的遗憾,因为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是上帝不让我继续写下去。至于说遗憾,谁还没有遗憾呢?人都是在遗憾中生存的。

“没有历史可以与今天的反腐相比”

新京报:你谈到嘉庆清算和珅,其实当时他打击贪官的力度不小,朱元璋打击贪官污吏的力度也很大,可是他们都没有成功,为什么?

二月河:我给王岐山书记作报告的时候,谈到过这个问题。中国历史上有过下决心反腐败的皇帝,但是谁也没有把反腐这种社会行为,变成公众行为,变成全民反腐。历史上的反腐,往往集中在某一个阶级,某一个阶层,某一个社会团体,甚至只是某几个人。今天的反腐则是人民反腐,全民反腐,反腐阶层跟历史上不一样,没有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可以与我们今天的反腐相比。

新京报:不少官员读过你的作品,你希望他们从中获得什么?

二月河:我希望读者能通过我的作品,了解我国封建时期的最后一次辉煌,了解这个时期的社会形态,政治、经济、文化特色。也希望他们能够从中获取一些为官之道,为什么当官?清代是有不少贪官,可是也有很多清官,比如于成龙。

“电视剧里打个酱油掏银子闹笑话”

新京报:作为小说作家,你有没有注意到热播的穿越剧、仙侠剧?

二月河:注意到了,有的穿越剧还以我的作品为载体,穿越到清朝去了。探索、尝试新的创作方式,这是好事情,如果探索成功了,也形成了一种新的文学体裁,这没有什么不好的。

不过,现在的文学创作、电视剧制作,必须好好考察历史背景。比如银子,多数电视剧都没有把握好,银子在古代很珍贵,打个酱油打个醋都把银子掏出来,这就闹笑话了。拍我的作品,皇帝带着臣子向天下人下跪,这可能吗?“惟以一人治天下岂为天下奉一人”,这是雍正写的对联,他就认为自己是天下之主,怎么可能为赈灾的事情向天下人下跪?这样的作品,我不给他们打及格。

新京报:前不久一名“90”后大学生给你写信,说自己有阅读困惑,不知道该如何读书。你回信建议他多读中国经典的文学作品,比如《红楼梦》、《聊斋志异》,而且要读古文原版的。你觉得阅读古文原版很重要吗?

二月河:读古文原版,这是我读书的原则。如果有读不懂的地方,自己查找史料寻找答案,这样才能更有收获。

新京报:你有没有注意到,最近诗词大赛很火?

二月河:这是好事情,比花天酒地好多了,不读书怎么构建书香社会?背诵唐诗,可能有的诗自己用不上,但是自身的文化素养会得到提高,也会带动整个社会对唐诗的认识发生变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ntonyu
收藏本文

新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