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立勤:摄影师到最后还是一种交流的过程

1、殷老师,首先祝贺您获得了第十三届上海国际摄影展览金奖,知道自己获得了这个奖,现在参加展出,是怎么样的心情?

答:比较开心,因为这也是这些年来对我的工作状态和自己所拍照片和作品的一个回顾,也是一种肯定,甚至说也是一种展示,给大家看的一种机会,挺好。

2、殷老师,您的获奖作品是《股市救心丸》,拍摄这样一组作品的纪实性是在哪方面体现的?你觉得达到你需要表达的效果了吗?

答:其实拍这组股市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我已经跟了大概有五年到六年的时间,因为工作关系我每次都会去股市,不管是涨10%、跌10%,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一种记录者,同时我们也是记者的一种本能,你得去工作,得去维持自己的生活,但是今天所有去参加比赛的这些作品,都是我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和自己的休息日去拍的,然后是在不断地完善自己的作品的同时,想去表达里面人的喜怒哀乐,表达那些在股市里煎熬的市民,有开心的:“我赚了很多钱,我赚了十万、二十万、三十万”,也有悲伤的:“我从九十万亏到了十万或者二十万”,所以说把这些记录下来,其实也侧面反映了我们的一个生活状态和老百姓的一种生活风貌,或者说他们的点点滴滴的普通的世界,来反映当下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生活的这个环境。

3、这组照片背后的拍摄线索您是怎么设定的?

答:其实拍摄线索我没有任何的一个设定,我只是在百度地图上搜索,每次都是搜索附近最方便能够去的那些证券营业厅,然后跟他们打交道、跟市民打交道,在得到他们允许的情况下我才会去拍摄,甚至跟他们去交流、去交谈,想要我想要的那些画面,

4、拍摄的过程中遇到最大的瓶颈是什么?拍摄遇到过困难吗?

答:拍摄的最难的瓶颈----其实大家都说股市是最难拍的,因为里面你会牵涉到人家的一些隐私,甚至说在暴跌的情况下你去拍,往往百姓会把你当成一个戾气,会说:“拍什么拍,有什么好拍的?”但是那个时候你得跟他们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和站在他们的角度,去交流去沟通和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拍,其实摄影师到最后还是一种交流的过程,如果交流得好没有任何的瓶颈,他们会把你当成朋友,这样的话对你的拍摄会更加的方便,但是如果说交流的不好,我有一次在广东路拍摄股市沙龙,我们民间说的股市沙龙的时候,因为是他们情绪激动的时候,那有可能那时候我就不拍,我避免一些矛盾,但在避免矛盾的同时,我也在观察,他们什么时候我能够去拍,能够跟他们接近,能够跟他们融合,可能在这一方面是我们摄影人比较难做到的叫沟通。

5、 在今后的纪实摄影道路上,您认为最为坚持的态度是怎样的?这种摄影态度是和您摄影记者的身份有关系吗?

答:摄影记者的身份可能有一定的关系,但是可能觉得摄影记者更多的是一种职务行为,但是在职务行为以外,我可能说按下快门是我本身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带着职务行为,所以说我的瓶颈要突破的就是,我要不断地要去拍,不断地找题材,不断地观察你身边的点点滴滴,去记录这个城市的变化,可能这个坚持的过程比较痛苦,因为很多的时候我可能是一个人走在马路上,一个人放弃了双休日或者说休息时间,这可能对我的心态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如何调整好自己,可能是我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殷立勤:摄影师到最后还是一种交流的过程

殷立勤

殷立勤为第十三届上海国际摄影艺术展览 金奖(纪实类)获得者,作品:《股市救心丸》

《股市救心丸》作品简介

殷立勤:摄影师到最后还是一种交流的过程

“来,快吃颗速效救心丸”这是2015年7月2日我在上海浦东三林路上某证券营业厅拍下的真实一幕。近年来,中国股市经历了开市以来最惊心动魄的震荡,跌停涨停起起落落,老股民戏称中国股市已非牛非熊,而是迎来了“猴市”。

股市很难拍,前面有张新民那组《深圳股疯》让我仰止,我只有靠时间和勤奋来将沪市曲线图记录在我镜头中。每天股市开盘前我就守候在证券交易所里和老股民们聊天,开盘后股民盯盘我盯股民。这张救心丸就是在连续跌停的那些日子的尾声中撞入我镜头里的瞬间。

巴菲特说过:“当大家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当大家恐惧的时候我贪婪。”近三个月的股市拍摄,确实让我看到了人心的贪婪与恐惧就如巴菲特所言,当我回头看自己的这些照片是,我在想:“十年后再看这组照片时,会是一种什么感受呢?”

希望这组照片能照到股民心里,成为他们的股市救心丸。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ommer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