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里奥·米特德雷:我们是世界的眼睛

1、为什么会选择这组作品参加上海国际摄影节邀请展?

答:如今的世界充满困惑和混沌,我觉得这也许是展示《缺失的家庭合影》的最好时机,可以帮助人们去正视一些问题。

2、您参展的这个系列的作品《缺失的家庭合影-黎巴嫩贝卡谷地》具有深刻的意义,结合摄影的语言和背景故事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为什么会想要用这样的表达方式诠释战争的伤害?有什么特殊性吗?

答:《缺失的家庭合影-黎巴嫩贝卡谷地》是一个陈述“失去”和战争对家庭的伤害的项目。这些作品提醒着我们那些被遗忘的人们,作品中的黎巴嫩贝卡谷地的难民营有130万叙利亚难民,他们没有钱前往欧洲,也没回叙利亚的退路。

3、您能给我们谈谈您这次参展作品《缺失的家庭合影》的创作过程吗?

答:《缺失的家庭合影》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创意的过程,其目的是为一个人道主义机构做一次募捐,我更多的是想拍摄一组有影响力的作品,希望他能在全球范围有所影响。

4、在创作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答:最困难的是沟通。当然,我这边有会阿拉伯语的人员来帮助我了解他们的故事,这对于我去塑创作照片中象征着缺失的家人的空位和空座位已经足够了。

5、在这组照片中,合影中留下的空座位和空位,不断地提醒着我们亲人离散的痛苦,那么在拍摄过程中,是否也会唤起拍摄者痛苦的回忆,这样的拍摄会不会再次伤害他们?

答:不,我不这么认为。这些家庭愿意站出来参与这个项目,他们不想被遗忘,他们想要大家了解他们所经历的事。我认为能够用文字和照片说出他们的故事,实际上是帮助了他们学会去接受他们失去亲人的痛苦。

6、我们知道您拍摄了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比如日本阪神大地震、一级方程式赛车手艾尔顿•冼拿的最后一役、北爱尔兰冲突、伊拉克战争和印尼海啸等,您认为在重要的历史时刻,摄影家的角色是什么?

答:摄影师在重大事件的记录中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们有义务用照片叙述我们所看到的东西,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我们是世界的眼睛,让人们看到某个特定时刻发生的事。在《缺失的家庭合影》中,当时我觉得我对所拍摄的家庭承担着责任,现在也是。他们信任我,向我敞开心扉并通过我的镜头告诉世界他们的悲剧和他们逃离叙利亚的原因。他们希望人们听见他们的声音。

达里奥·米特德雷简介:

达里奥·米特德雷Lebanon-Dario Mitidieri (意大利)为上海国际摄影邀请展参展作品《缺失的家庭合影缺失的家庭合影-黎巴嫩贝卡谷地》作者。

最为人熟知的是他的黑白片新闻报道作品,这位出生于意大利的摄影家在1987年开始了他的摄影职业生涯,彼时为《星期日电讯报》工作,并在《独立报》创刊时,开始为其拍摄图片。在《独立报》工作期间,他革命性地采用了高质量的黑白图片,这在新闻报纸上前所未见,因此为Mitidieri提供了展示作品的绝佳契机。

1994年,他的作品书籍《孟买孩子》译成六中语言出版,这是他在1年的时间里对流浪街头的孟买儿童进行跟踪拍摄取得的成果。《法国摄影杂志》将本书列为过去十年最重要的摄影书籍之一。《孟买儿童》为处于印度社会阶级最底层的儿童提供了发声渠道。

在之后的数年间,Dario拍摄最近几次重大的事件,包括日本阪神大地震、一级方程式赛车手艾尔顿·冼拿的最后一役、北爱尔兰冲突、伊拉克战争和印尼海啸,他还参与了其它长期项目,例如战争中的儿童、灵恩运动、伊比沙岛上的快乐生活以及最近的英国少女怀孕调查项目。他的上一个作品项目是《缺失的家庭合影》,好评如潮并被全球各大印刷媒体和社交媒体刊载。

作品《缺失的家庭合影》简介:

2015年3月是叙利亚战争爆发5周年。超过470,000人在战争中丧生。合计有11.5%的叙利亚人伤亡。45%的人口背井离乡,其中636万在国内流动,而480万逃往国外。这是我们所处时代中最大的一次人道主义危机。拍摄《缺失的家庭合影》的目的在于讲述一群人的故事,这些人都在叙利亚战争中失去了家人并逃到了位于黎巴嫩贝卡谷地的难民营。照片中空出的椅子或空间代表那些失去的家人。《缺失的家庭合影》昭示了战争对普通家庭的破坏力,也见证了150万名难民流落黎巴嫩,一无所有而不能返回故乡的困境。

达里奥·米特德雷:我们是世界的眼睛

OWAYED的家庭:“我不得不留下4个儿子。我曾通过WhatsApp软件收到过他们发来的消息,但某一天起他们不再发消息了。”

达里奥·米特德雷:我们是世界的眼睛

SOURAYA的家庭:“我丈夫所乘坐的巴士被导弹击中,他受了重伤。”

达里奥·米特德雷:我们是世界的眼睛

MAHMOUD的家庭:“我家的房子被炮弹击中的时候,我的妻子还在里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ommer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