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北京多校装空气净化系统 多地仍“不提倡不禁止”

北京市教委官方微博1月5日晚发布消息称,已部署中小学、幼儿园安装空净设备试点工作,市级财政将给予补贴。

北京的试点部署引起共鸣,不少太原、西安、郑州市家长表示:空净设备应向其他雾霾严重地区推广,“别让一些孩子成花朵,另一些成绿萝”。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发现,其他省市尚未有以官方形式大规模推进中小学校空气净化系统安装,一些地方官方表态也较为模糊,对家长或社会筹资安装空净设备“不提倡,不禁止”,或表示正在研究、论证相关举措。

新华社近日发表评论称,给学校安装新风系统是创新举措,雾霾形势严峻,相关方面应当敢于担当、勇于作为,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北京多个区内学校去年已试点采购安装

其实,早在北京市教委明确表态部署空净设备试点前,该市部分学校已经陆续在安装新风系统或空气净化器。

新京报1月6日报道称,去年仅海淀区便有交大附中、育英学校、富力桃园幼儿园等13所学校幼儿园引入新风系统,不过都是企业捐赠。1月6日,北京市东城区教委称已确定试点学校名单,共有9所。其他区试点“名单“暂未知。

澎湃新闻查询中国采招网发现,2016年11月,同属北京西城区的北京市第四中学、第八中学、第二实验小学等学校先后采购了一批空气净化器,成交价在55万至100万之间,财政资金解决。

负责八中采购事宜的李老师1月8日告诉澎湃新闻,此事由西城区相关部门统一“安排”,该校目前已安装完毕。

中国采招网信息显示,位于朝阳区的中央民族大学附中金台路校区也正在对学校新风系统项目进行招标,限价最高约218万元。中联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受学校委托处理,负责此事员工的1月8日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这一项目尚未开标,“昌平区北京市第一六一中学回龙观学校也在采购设备,另有两所清华、北大的附属中学,进度不清楚。”

北京的试点部署也引发了各地的共鸣,澎湃新闻1月6日转载这则报道后,不少太原、西安、郑州市网友评论称,空净设备应向其他雾霾严重地区推广,希望政府也能考虑为当地学校安装空净系统, “别让一些孩子成花朵,另一些成绿萝”。

试点学校多数安装新风净化系统

围绕空净设备,北京家长跟学校之间的“交锋”由来已久。

早在2014年开始,每逢雾霾高发季节,即有家长希望学校统一安装空净设备,或由家委会筹资,但校方“始终不同意”,理由包括校园电网负荷不及,会有安全隐患,容易引起攀比。也有学校称:此事应由教委讨论决定,不需要家长商量。

但官方态度逐步有了松动。2016年1月20日,时任北京市教委主任线联平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但是有条件的学校、区如果安装,也是可以的”。

新京报1月6日报道,多名北京市人大代表曾在2016年北京市两会上提出,政府应主导在全市校园安装新风系统。北京市副市长王宁就此表态,从长远着眼,还是要论证新建、改扩建校园新风系统的可行性。

据媒体的报道以及澎湃新闻的了解,此轮北京部分学校采购的空气净化设备多是新风系统,而不是单个的空气净化器。这也得到了有关专家及该市部分人大代表的认同。

1月8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赵卓慧告诉澎湃新闻,新风系统更准确地叫法是“新风净化系统”:用外机将过滤好的室外空气,不停地“吹”进室内,以保持室内空气的新鲜和洁净。

赵卓慧说,传统空气净化器多是家用,影响面积有限,用时需要封闭教室,但“往往还没达到洁净空气的目的就下课了”,更无法提供新鲜空气。赵卓慧团队2016年5月为上海首家引进新风系统的幼儿园进行了测试,发现开启新风系统后室内“PM2.5值大大降低”。

但赵卓慧也表示,学校作为儿童重要的室内公共场所,在选择新风系统还是空气净化器,或者是二者结合起来使用,需要开展实地论证科学调研,最终的方案可能要因地制宜,不一定是个标准答案。

不少地方靠企业捐赠或家长筹资

澎湃新闻了解到,其他一些地方学校也有先行先试的案例,但没有如北京一样有政府层面统一安排,“埋单”形式各异。

青岛5所高中迁离市区,去年8月左右新校区落成,“90平方米大小的教室,吊顶里都装了新风系统”。青岛十五中校长孙睿1月8日告诉澎湃新闻,所需资金与学校建设资金一块儿下拨,“几年前设计这套系统,主要是出于为学生更换新鲜空气考虑,没想到现在会起到抗霾的作用。”

徐州市泉山区去年暑期推动“清新课堂”计划,所需经费全部由区财政解决,但首批仅选择了4所学校安装“新风净化系统”,都市晨报2016年11月11日报道称,未来会否推至全区,还需教体局向上汇报。

除地方政财政小范围“解决”外,一些企业和公益机构也会介入。

赵卓慧告诉澎湃新闻,她接触的不少已安装空净设备的学校,“企业捐赠的居多”。

燕赵都市报2016年12月22日曾报道,河北省保定市将在该市190所公办学校安装校园新风系统5292台,价值6000多万元,为保定市教育局“协调”当地一家经营新风系统的企业捐赠所得。

有的捐赠还引起了争议:央广网2015年12月31日称,苏州某科技公司联合江苏省教育基金会、江苏省教育厅,向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捐赠了价值50万元120台空气净化器,不少市民认为,只捐一个条件尚可的学校,惠及面太窄。

个别财力宽裕的私立学校则会自掏腰包。杭州日报报道,2016年,杭州市政协委员许雷在该市两会上提及,杭州市部分私立学校如采荷第二幼儿园、绿城育华小学、育才小学等已由校方出资在教室安装了空净设备,他建议杭州在新建、改建学校时提前设计新风系统方案。

家长“众筹”配备空净设备也较为普遍。

1月4日,济南时报走访了当地近10所学校,仅有洪家楼第三小学得到企业捐助,全校安装了空净设备,而其他多数学校则由各个班级的家委会筹资配备,多则20余个班,少则2个班。有老师称,甚至“家长把家里的空气净化器拿到学校来”。

专家呼吁:空净设备进校需体现“公平性”

此次北京部署空气净化设备试点,尤为关键的一点是,“市级财政将给予补贴”,这为学校免除了资金上的后顾之忧。但财新网1月6日指出,非试点学校过渡期间如何安排教室空气净化,尚无进一步消息,尤其是民办学校,似乎还在公共财政的“盲区”。

赵卓慧认为,空净设备走进学校需体现“公平性”,不仅是北京,其他有迫切需要的地方也要考虑。“长期以来空净设备进校难,有前期购买的资金困难,也有后续安全管理、滤网更换维护、数据监测上报等问题,这需要有统一的政策安排。”

西安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1月7日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得更为直白:一是政策问题,我们没有统一的政策安排;二是安全问题,得有人来制定标准;三是部门协调问题,不是我们一家说干就能干的;四是资金问题,机器的维护保养管理、滤网更换等后续费用问题得有出处。

青岛市城阳区一名小学校长1月6日告诉澎湃新闻,空净设备进校关乎财政、卫生、环保、消防、质检等多个方面,政府层面没有表态,学校很难主动。

但一些地方的官方态度实在“模糊”。2016年12月中旬成都雾霾肆虐期间,该市锦江区七中育才学校汇源校区部分家长集资配备的空气净化器却遭学校移除,这被多家媒体报道。锦江区教育局通过官网回应称,设备运行噪音大,太吵,空气也不流通,因而将其移除。对于家长的集资安装行为,表示“不提倡、不禁止”。

郑州市教育局1月6日回复当地媒体问询时称,“正在研究相关措施。”钱江晚报报道称,杭州市一些城区的教育局认为,装不装净化器设备是学校与家长协商的事,“决定权在学校”。

新华社近日发表评论,认为给学校安装新风系统是创新举措,相关资金使用程序严格、政府采购审批较严等现实因素不易突破,但雾霾形势严峻,相关方面应当敢于担当、勇于作为,在一切为了孩子的大原则下不妨“特事特办”,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这个问题的真正解决还是要从源头做,减少空气污染。”赵卓慧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wenxinpu
收藏本文

新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