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曾是民主党传统票仓,亚裔为何在今年美国大选反水?

曾是民主党传统票仓,亚裔为何在今年美国大选反水?

亚裔美国人一向被视为民主党的传统票仓,然而特朗普却成为有史以来赢得亚裔最多并且最积极支持的共和党候选人。 视觉中国 图2016年美国大选,由于其争议性言论、大金主们和美国主流媒体一边倒的“黑”,以及布什家族、罗姆尼、保罗·瑞恩等多名被特朗普抢了“蛋糕”的共和党大佬“背后打黑枪”,特朗普在传统共和党票源中损失不小。自从今年5月特朗普成为共和党的假定提名人之后,不同民调显示,有10%到三分之一的共和党注册选民表示将不会给特朗普投票。三分之一过于夸张,但10%差不多是有的。

然而,即使是有了这些损失,在美国选民基本盘已经是“蓝大于红”的情况下,特朗普的支持率依然可观。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唤醒了白人选民中一部分“沉默的大多数”,也是因为特朗普在很大程度上将民主党过去的固有领地亚裔选民抢了过来,他成了有史以来赢得亚裔最多并且最积极支持的共和党候选人。

为什么许多亚裔美国人“反水”民主党,转而支持特朗普呢?

就算会挨打,亚裔美国人仍力挺特朗普

根据2013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美国亚裔人口共计1944万,占总人口比例近6%,是美国第三大少数族群(次于拉丁裔和非洲裔)。亚裔美国人一向被视为民主党的传统票仓,2012年奥巴马得到了73%的亚裔选民选票。

2016年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又是以反非法移民主张成名的。在非法移民议题上,我们容易产生一个误解: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几乎所有美国国民都是移民的后代,更有着数千万合法的第一代或第二代新移民。反对非法移民虽然能提升本地白人(即上百年的老移民)的支持率,但会在新移民群体的选票上损失惨重。也就是说,特朗普的反非法移民主张会进一步导致他失去亚裔的支持。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华裔(总人口为452万,亚裔第一大族群,以下均为2013年人口普查数据)、印度裔(总人口为346万,亚裔第三大族群)等民主党的传统亚裔票仓大面积倒向特朗普。另外,亚裔第二大族群是菲律宾裔,总人口365万,暂时反应并不明确;亚裔第四大族群,总人口191万的越南裔长期是共和党的支持者,因为他们大多是在南越政权倒台后迁居美国的南越官员和富人,十分信赖当时对他们施以援手的共和党(尼克松)政府,他们也不太需要民主党主张的国家福利。

印度裔支持特朗普可能还有宗教和历史方面的原因(特朗普要求审查并限制穆斯林入境,并且提出当选后将坚决打击IS等极端恐怖主义势力)。然而,华裔素有不关心政治的传统,但是在本次大选中,全美多地都出现了支持特朗普的华人助选团,从今年10月中旬开始,更是有上百万华人集巨资租用了数十艘飞艇在芝加哥、洛杉矶等大城市上空来回穿梭宣传特朗普的竞选口号。

要知道,在芝加哥、洛杉矶等民主党重镇支持特朗普可不仅仅是出钱出力的事,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打。这些地区常常只有反特朗普的“自由”,可没有支持特朗普的“自由”。硅谷大佬、Paypal创始人、Facebook投资人Peter Thiel因为支持特朗普,便有无数媒体和希拉里支持者要求Facebook将他开除出董事会。当然,Peter Thiel财大气粗,又有大恩于Facebook,一时间扎克伯克也不会拿他怎么样。但是,那些特朗普的普通支持者,就没那么幸运了。前日,一位60多岁、无家可归的黑人女性在好莱坞阻止他人破坏特朗普在星光大道上的“手印”,结果被一群人以“爱”的名义打翻在地,她携带的小推车、标语都被撕毁,打她的人群警告她不要再“散布仇恨”。

所以,这类力挺特朗普的行为对于一贯以“胆小怕事”形象出现的华裔来说,是多么的难得一见。

另外,支持特朗普的还不仅仅限于美籍华裔,根据2013年的数据,美国还有435万旅美中国人,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等待入籍的合法移民。虽然不能投票,但这些人支持特朗普的热情可能要更高,不仅积极在美国参与特朗普助选活动,还不断的通过网络向中国介绍特朗普的实际情况和政策主张,替特朗普在中国大肆圈粉。虽然这对特朗普没什么用,但这足以体现这些美国华裔和旅美中国人支持特朗普的热情。

奥巴马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选择性执法

为什么特朗普能获得许多亚裔美国人乃至等待入籍的亚裔移民的支持?我们要避免这个误区:移民和移民会有同样的立场。

实际上,合法亚裔移民支持特朗普恰恰是因为他的反非法移民主张。根源在于利益,所谓的“同理心”根本不重要。相比本地白人,更反对非法移民的恰恰是合法移民。因为非法移民与合法移民的利益冲突,要远远大于他们与本地白人的利益冲突。

具体来说,非法移民主要是来自墨西哥等国的拉丁裔,而近年来移居美国的华裔、印度裔等亚裔族群主要是通过攻读学位、留美工作而取得身份的合法移民。本来两者各有不同入籍通道,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但是,2008年以来,奥巴马政府在不断放宽非法移民入籍条件的同时,却在合法移民入籍问题上越收越紧。曾有议员在国会数次提出“针对高技术人才便捷入籍通道”法案,但都被奥巴马总统或其他议员(多为民主党籍)以要“一揽子解决移民入籍问题”为由予以否决。

现在,许多外籍高技术人才(中国和印度是美国最大的外籍高技术人才来源地)即使毕业于美国大学,长期在美国缴纳高额所得税,拥有美国公司的长期雇佣合同,也必须参加三年一次的H-1B工作签证抽签,如果抽不中就必须离职回国;即使抽中,如果超过6年还没有拿到美国居住权也必须回国。实际上,这种抽签对作为雇主的美国企业也是一种打击,因为他们无法确定他们雇佣的员工能否继续工作。

如果没有抽中H-1B工作签证,很多亚裔高技术人才为了继续留在美国,只得再去申请攻读一个硕士学位以获得教育签证,他们有可能真的就读,也有可能只是空挂学籍。然而,最近两年美国政府对“空挂学籍”现象打击愈加严厉。为了打击“空挂学籍”,FBI甚至频繁使用“钓鱼执法”。即FBI注册一个假学校,主动向没有抽到工作签证的亚裔学生宣传可以提供“空挂学籍”服务,吸引他们缴费注册之后,再予以逮捕。

本文不讨论“钓鱼执法”在司法调查中是否合适。仅就“学籍造假”案件处理本身来说,这大致是符合美国国籍和签证管理相关法律法规的。然而,相关法律法规在面对亚裔合法入境移民是如此的严格,甚至不惜频繁使用“钓鱼执法”等争议性手段,而面对非法移民时,却是异常的宽容。这种选择性执法显然会引起亚 裔的不满乃至愤怒。

特朗普在竞选中经常说:“有很多移民老老实实排队,为这个国家做出了很多贡献,而开放国境会让一些人简单地通过穿越国境来插队,这很不公平。”这段话当然会引发亚裔新移民的广泛共鸣。

民主党出于选举利益的亚裔歧视性政策

过去,民主党一直被认为是维护少数族裔利益的政党。早期的亚裔移民也与今天的拉丁裔移民类似,许多都是受教育程度低的、甚至一句英语都不懂的非法移民,因而他们也曾实实在在地受益于民主党的许多政策。对投票支持民主党的白人选民来说,他们大多也真的相信“人权”、“自由”等等说辞,所以支持对“少数族裔”的倾斜政策。

然而,对民主党精英来说,近年来,他们对“少数族裔”概念的界定越来越受制于其选举利益。他们真正重视的少数族裔只有选票众多的非洲裔和拉丁裔美国人。同时,他们又不能让占美国人口的六成的白人付出太多。在这种情况下,人数最少又一向不关心政治的亚裔就受不到丝毫“少数族裔优待”,甚至成为被剥夺的对象。

以上主要还是情感上的因素。而更多的冲突体现在现实利益上。笔者在《实际利益VS价值观:美国大选移民议题引发白人社会分裂》一文中指出的安全、税收和福利(交的多,享受的少)等导致一部分美国白人支持特朗普的因素,对亚裔同样存在。不过,光是如此,还不足以让亚裔如此大规模的“反水”。

真正触动亚裔核心利益的是民主党的教育政策主张。亚裔是最重视教育也是美国受教育程度最高的族群。25岁以上的亚裔有学士以上学位的占51.3%,其中华人52.7%,显著高于美国人总体三成的水平。华人中具有研究生以上学历的更是占四分之一以上,远远高于美国人总体九分之一的水平。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亚裔最多的加州(民主党铁票仓)议会民主党党团在2013年提出了SCA5法案,即公立大学在招收学生前要充分考虑族裔平衡。当前加州公立大学系统中,亚裔学生比例是35%,该法案要将这一比例压缩到与亚裔人口比例持平的13%,多出的名额交给非洲裔和拉丁裔。虽然该法案当时因为亚裔的广泛抗议和共和党议员的坚决反对才没有通过。但是全美的亚裔在这一事件中已经深深的被民主党伤害了。

更进一步来说,当前各州议会尚处于各方势力能够相互制衡的状态。可是,如果1200万非法移民按照希拉里的承诺成功入籍,获得投票权,那么必将彻底改变加州等南部各州乃至美国国会的政治版图。到那时,会有越来越多议员为了讨好拉丁裔等巨大票仓而提出或支持类似于SCA5的法案,最终,亚裔年轻人有可能SAT成绩比其他族群高出好几百分、各类证书社会服务一大堆,也会仅仅因为肤色不符合要求被心仪的大学拒之门外。

从政治理念上来说,奥巴马和民主党人的诉求都已经彻底超出了“平权”和“积极自由”等西方左派传统核心价值观的范畴了(通过外力“平权”以教育、社会保障等方式提供“积极自由”的目标是为个人提供起点的平等,而按肤色招收学生则是直接干涉结果了,是违背“自由”原则的)。对亚裔来说,他们努力工作,交高额税负,却最终工作都有可能因为种族原因不保。特朗普反非法移民、反对按肤色配给资源等主张可以说直击他们的核心利益,自然会赢得拥护。

(澎湃新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ourtney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