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无乐不作

2016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无乐不作

无乐不作

王春辰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以“无乐不作”为题,看起来像台湾的一首歌那样悦耳,如果不理解这个语境,则不能把握本届展览主题。歌声激昂,面对世界,尽情抒怀。对于摄影,它的另一层含义是要极尽可能来将摄影的意义开掘出来。更进一步,本年度的主题实质是指向了我们今天的社会现状:一种极尽一切的消费状态,它成了这个社会的显性价值观。这样的现实正是今天需要思考与认真对待的。

这个命题就是消费社会下的奇观之乐,其欲望的表现是无所不尽其极。法国是发明摄影之国,也是对今天的奇观消费社会进行反思与批判的地方,二者之结合恰恰就是我们的意图所在:以摄影的本质功能来反思现实之消费奇观,从而提醒我们面对世界持何种态度与立场。

自然,摄影的发明就是为了真实的反映再现世界,因为世界与人不可永远处在疏离隔膜之间。人类为了科学准确地反映世界,不断努力创造认识世界的工具,也因此而大大地推进了现代人类社会的自我确认。事实上,现代社会的发展有多方面的因素促进,得益于科技发明尤为重要,同时也因为现代文明知识的高度发展,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与人存在的方式都得以有巨大变化和进步。这是不容置疑的文明之在。但同时,不容掩饰的是,现代社会也是极度攫取自然、消费资源的社会,从而形成了一个系统而复杂的消费社会。

现代性文明一方面在大步发展,一方面也对现代性不断质疑和怀疑,这种批判思想代代有传人,不断生成和不断深化。19世纪如果不是对资本主义有深刻的思想批判和社会运动,现代社会的发展会是另一种状态,正是人类的自我反思能力和觉悟使得社会进步,迄今这样的思想传承绵绵不绝。20世纪20年代间有本雅明对机械复制时代的反思;60年代法国德波对“奇观社会”的批判;70年代法国鲍德里亚对“消费社会”的批判;80年代鲍德里亚继续对消费社会的“拟像与仿真”;如今朗西埃对图像与社会的反思,等等,都成了一个连续的思想线索。

可以说,现代社会以来,思想的高峰层层叠起,在物质表象的背后是艰深的思想森林。而“无乐不作”作为一次语言的借用,它指向当下的悖论情景,如果我们来看本次邀请的艺术家的作品,则会深刻体会到这一点。他们的作品以现实的表象奇观来凸显它们所揭示的矛盾,繁华与艳丽并非事物之真,却是今天的生活追求,这种灿烂与光鲜在艺术家的镜头下,提示给观者的竟是一种视觉之外的思索。艺术家创造的不是图像之美,而是一种普遍的心理紧迫和欲望张力。他们将图像的严肃性传递观者,在静观中与世界对话;而这些摄影作品本身成为世界的象征,凝聚着时间的痕迹,在本质上,封存了历史的记忆。

在无乐不作的奇观社会下,摄影处在真实幻境与虚拟真实之间、在真与假之间,无乐不作的背后是无物不是对象,所谓“文本之外,别无他物”讲我们和世界的知识与认知构成,同样,摄影之外,世界不存在。

2016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无乐不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amuzi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