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避免下一个徐玉玉出现 哪些部门该出手?

8月19日,临沂市罗庄区18岁的准大学生徐玉玉被诈骗9900元后心脏骤停死亡。8月28日,最后一名嫌疑犯郑贤聪自首,至此,该案件6名嫌疑犯已全部落网。

实名制落实不力、运营商态度不明、相关监管措施不力,是通讯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据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了解到,在法院已判决的微信诈骗案中,嫌犯均是先购买个人信息,然后“精准”作案。在这些诈骗案中,不仅存在不法分子的“数据黑色交易”,还有数据维护者监守自盗的行为。如果任由携带个人特质的信息片段,随意被公开、买卖,那么受骗悲剧仍将继续发生。

媒体:避免下一个徐玉玉出现 哪些部门该出手?

嫌犯郑贤聪

最后一嫌疑人自首

6名嫌疑人全部落网

福建警方8月28日公布,8.19山东临沂徐玉玉被骗死亡案件中,最后一名在逃的公安部A级通缉令嫌疑人郑贤聪向警方自首,目前该案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8月19日,临沂市罗庄区发生一起电信诈骗案,18岁的准大学生徐玉玉被他人以发放助学金为由,通过银行ATM机转账的方式诈骗9900元。发现被骗后,徐玉玉与其父一起到公安机关报案,回家途中晕倒,出现心脏骤停,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媒体:避免下一个徐玉玉出现 哪些部门该出手?

受害人徐玉玉

案件发生后,公安部立即组织山东、福建等地公安机关开展侦查。经查明,此案为犯罪嫌疑人陈文辉、郑金锋、陈福地、熊超、郑贤聪、黄进春等人所为。

26日,福建公安机关将陈福地、郑金锋抓获,广东公安机关将黄进春抓获。

同日,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陈文辉、熊超、郑贤聪3名犯罪嫌疑人。公安部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每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将给予人民币五万元奖励。

A级通缉令发出后,其中一名嫌疑人熊超被公安机关抓获。27日晚,被通缉的嫌疑人陈文辉投案自首。至此,5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28日,最后一名在逃的犯罪嫌疑人郑贤聪向公安机关自首。

头号嫌犯陈文辉

躲山中数天家人劝其投案

2016年8月27日晚,山东临沂徐玉玉电信诈骗案的头号犯罪嫌疑人陈文辉落网。这条新闻很快出现在各大信息平台,包括陈文辉的父亲陈明(化名)的手机中。看着手机新闻中出现了的儿子照片,陈明边摇头边叹气。

媒体:避免下一个徐玉玉出现 哪些部门该出手?

嫌犯陈文辉

陈文辉的伯父介绍,当天傍晚,陈文辉的家人在永春县的一座山上找到了他,此时的陈文辉已经在山中躲了数天。经家人劝导后,陈文辉向安溪县公安局打去自首电话。随后,警方将其带走。

陈文辉的家在距离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城39公里的白濑乡,是一幢3层高的毛坯砖房,只有2楼当时因为陈文辉结婚,要用作婚房,陈父借钱简单装修了下。

屋外的小帐篷里放着几件小型茶叶加工机器,和村里其他农民一样,种植售卖茶叶曾经是这个家庭的主要收入。

媒体:避免下一个徐玉玉出现 哪些部门该出手?

陈文辉家中情况

公安部公布的6名疑犯信息显示,有5名疑犯均来自福建省泉州市,5人中有3人来自安溪县白濑乡和湖头镇。

初中未毕业,陈文辉就辍学在家。由于早婚(未领结婚证),今年不到22岁的陈文辉已经是两个小孩的父亲。

陈文辉的伯父说,今年2月份,陈文辉就和家人说外出打工赚钱来缓解经济压力,“如果知道他干这事,我们早就把他打死了!”陈文辉父亲陈明也称,儿子只是告诉他在厂里上班,家人都不知道他在干电信诈骗的事情。之后在手机新闻中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成了公安部A级通缉犯。

媒体:避免下一个徐玉玉出现 哪些部门该出手?

听说儿子涉嫌犯罪,陈文辉的父亲失声痛哭

8月26日到27日,徐玉玉案先后有4嫌犯被抓获。陈家人希望陈文辉能早点自首,组织了亲友搜山,“所有的堂兄弟姐妹都出动了,希望能找到,让他早点归案。”8月27日下午,陈家人在山上找到了陈文辉。经过家人劝说,陈文辉于8月27日晚投案自首。

陈文辉的姐姐面对记者哽咽道,“没想到弟弟会犯下如此大错,要知道他在外面搞诈骗,早把他拉回来了”。

陈文辉最近一次回家是一个月前。陈文辉家有好几亩茶园,陈父当时将其叫回家帮忙。安溪是铁观音的原产地,茶叶是当地百姓的主要收入来源。但这次回家,陈文辉待了不到一个星期,然后又借口出门。陈家的一位亲戚说,“估计是吃不了做茶的苦”。

陈文辉的父亲介绍,近几年当地茶叶行情一直往下走,以前每斤茶叶能卖到300多元,但现在只有30元,茶价跌得太厉害,收入因此大量减少,以前每年还能够挣个十万元左右,现在每年能有两三万的收入就不错了。

“欠了一屁股债,文化程度又不高,听人说电信诈骗来钱快,估计他就铤而走险了”,一位村民说。

陈文辉的亲戚指着陈家没有扶手的原始楼梯说,“要是有钱的话,怎么会连个几千块钱的楼梯都装不起”。为了防止2岁的孙子从楼梯上跌倒,陈文辉的父亲用竹子自制了一个简易扶手。

据媒体报道,打击和整治电信诈骗犯罪,一直是安溪县公安机关的重要任务。今年4月26日上午,安溪县还成立了反诈骗中心,由当地公安、银行、通信运营商携手合作,最大限度挤压电信诈骗违法犯罪空间。

案件告破

如何避免下一个徐玉玉出现?

舆论力量的推动和有关部门的全力处置大大加速了徐玉玉一案的破获,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不是每一个受骗的人都可以借力舆论,不是每一次被骗的金额都足以立案定罪,也不是每一次诈骗破案都会得到社会如此高的关注。

生命逝去的背后,是一个亟需多部门合力整治的“陈年旧疾”。避免类似徐玉玉悲剧重演,不仅需要加强公众的防范意识,监管机构更责无旁贷。

首先,在“裸奔”的信息社会,公民信息安全保护和监管工作必须启动问责机制。今年上半年,全国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5.7万起,是去年同期的2.5倍;查处违法犯罪人员2.8万名,是去年同期的2.7倍,但在这些案件中可以发现,依然存在不法分子的“数据黑色交易”,也有数据维护者的监守自盗,如果任由携带个人特质的信息片段,随意被公开、买卖,那么受骗悲剧仍将继续发生。

其次,通信业主管部门、电信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须尽可能从技术角度杜绝诈骗电话存在。实名制落实不力、运营商态度不明、相关监管措施不力,电信诈骗的多发已让通信业走到了不得不理清头绪、查堵漏洞的关口。

在已曝光的电信诈骗犯罪中,实名制这道“马奇诺防线”却常常被绕过,这也暴露出其技术上的薄弱。人们不禁疑问,在科技如此发达、通讯技术产品屡屡出口国外的今日,防堵电信诈骗的技术为何如此经不起考验?

有关专家指出,据对以往判决的分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量刑在实操中过于宽松,已不适应日益猖獗的个人信息犯罪。

相关职能部门不仅要在类似重大舆情案件面前挥出重拳,更要在日常为老百姓构建一道安全可靠的防火墙,真正把每一个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放在心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ninayyli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