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书记受贿近6000万 澳门赌博输1500万

法制晚报讯(记者 洪雪)朝阳区孙河乡原党委书记纪海义,为多个单位和个人在工程项目、公司经营、拆迁腾退补偿等方面提供帮助。期间,纪海义单独或者伙同情妇李某、儿子纪某非法收受10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款物共计5932万余元。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上午获悉,三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纪海义无期徒刑。据悉,给纪海义行贿最多的富商葛某将自己行贿纪海义的事实记载在行贿日记中,葛某一人行贿纪海义的金额就高达5300多万元,除现金外,还给纪海义的情妇买车买房,好赌的纪海义3次到澳门赌博,葛某买单1500余万元。

法院查明

朝阳孙河乡原党委书记 受贿近6000万

59岁的纪海义大专文化,原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党委书记。

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1年间,纪海义利用担任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党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为北京嘉仁投资有限公司、北京聚利隆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星光老人康复服务福利中心、赵某等单位和个人在工程项目、公司经营、拆迁腾退补偿等方面提供帮助。

在此期间,纪海义单独或者伙同情妇李某、儿子纪某非法收受北京嘉仁投资有限公司及北京聚利隆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葛某、北京星光老人康复服务福利中心法定代表人梁某和赵某等人给予的款物共计将近5933万元。

据悉,纪海义被抓缘起举报。

2014年,朝阳区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针对孙河乡部分村民举报孙河乡土储拆迁过程中出现的违法违纪线索开展调查,发现纪海义涉嫌犯罪。

2014年7月19日,纪海义投案。同年7月21日,北京市纪委对纪海义实施“两规”调查措施。

2014年8月1日,纪海义向办案单位检举揭发了他人涉嫌诈骗的犯罪线索。

单独或伙同情妇、儿子收老总5300多万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了解到,在纪海义受贿案中,葛某行贿数额最多,高达5300多万元,其中现金1185万元,一套房产,还有上千万赌资。葛某写了6本行贿日记,详记了行贿他人的时间和金额,出现在这个本子里的次数最多、跨度最长的人就是纪海义。

法院查明,2005年至2011年,纪海义利用负责孙河乡康营组团安置房项目的职务便利,为北京嘉仁投资有限公司、北京聚利隆投资有限公司在工程承揽、工程款拨付等方面提供帮助,为此单独收受两公司实际控制人葛某给予的现金1185万元、朝阳公园某处房产一套(价值人民币1518万元)及赌资1551万余元。纪海义还伙同儿子纪某收受葛某给予的250万元;伙同情妇李某收受葛某给予的购车款及购房款868.8万元。

3次澳门赌博 老板帮付1551万余元

法院审理查明,葛某为纪海义支付赌资共计人民币1551万余元。葛某称,2010年至2011年间,他三次与纪海义前往澳门赌博,3次为纪海义支付赌资共计1800万元港币。

第一次是2010年12月,他与纪海义、纪海义情妇李某等人去澳门。到澳门后,纪海义就到赌场玩,李某跟他一起上牌桌。过了一会儿,纪海义把赌场预支的300万元港币的筹码输光了,就让他和李某去换200万左右的筹码。赌场工作人员要求把之前输的筹码还上,也就是说要支付500万元港币。

葛某说,因银行卡刷卡有上限,他刷了200万左右,然后通过电话银行把钱先转到李某卡里,之后由李某刷卡换筹码,当天他为纪海义支付了500万港币的筹码。

2011年春天,纪海义让葛某跟其去澳门赌博,去了后有位老板接待,纪海义很快输掉之前预存的200万港币筹码,然后让葛某想办法帮他换1000万港币筹码。葛某找香港朋友换了1000万港币,告诉纪海义换了500万港币筹码,纪海义把500万元筹码输光,继续找葛某要,葛某就把剩下的500万筹码给他了。

葛某说,纪海义一直输,可能有点不好意思让他玩一把,说帮他换换手气。他不会玩,输了100万港币左右,纪海义继续玩最后500多万都输光了。葛某说,他根本不懂赌博,他玩时,纪海义在边上决定,钱实际上都是被纪海义输的。回北京后,他公司电汇800多万人民币给朋友,换成港币就是1000万。

2011年9月,纪海义说有个朋友在澳门承包了个赌厅请他去玩,葛某与纪海义、李某等人去了。纪海义没多久就输了不少。第二天,葛某回北京了,纪海义和李某没一起回去。几天后,有人打电话说纪海义输了300万港币,让葛某付钱。后来纪海义打电话让他出钱,他就同意了,把200多万元人民币转给对方。

纪海义的情妇李某证言显示,她几次跟纪海义去澳门赌博。

证人证言

同事:讨论回迁房项目 他提议没人反对

据悉,在孙河乡康营组团安置房项目中,孙河农工商联合公司先后支付葛某控制的嘉仁公司和聚利隆公司工程款共计33.67亿元,孙河乡康营组团项目未办理代建公司招投标手续。

孙河乡多名干部证言显示,孙河乡领导在开会讨论回迁房建设等项目时,大家简单提出来三四家公司,但纪海义提出葛某公司并侧重介绍该公司,其他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也不会反驳不会反对。

情妇:想开宠物医院 他让人给买830万门面房

法院查明,纪海义伙同情妇李某收受葛某给予购车款及购房款共计868.8万元。

李某说,2007年她在歌厅做服务员,纪海义经常来唱歌,慢慢熟悉了。2008年1月,两人确立了情人关系,她通过纪海义认识了葛某。

2009年至2011年上半年,纪海义陆续给了她350万元左右现金和一张10万元的银行卡。

2010年一天晚上,纪海义给她打电话让她下楼,给她一个装酒的箱子,她回家打开一看是100万元现金。过了几天,纪海义又给了她一个纸袋,里面是50万元。

2009年至2011年上半年,纪海义还陆续给她200多万元,这些钱她大多用来炒股了。

2009年年底,纪海义提出让她换辆车,她选了奥迪A5,后来葛某支付了68.8万元车款。

2010年夏天,她想开宠物医院,纪海义让葛某花830万元给她买了一间门面房。

2014年五六月,葛某约李某在东三环燕莎购物中心停车场见面,葛某问她是否知道纪海义出事了,她说不知道。葛某说,如果有司法机关来问她房子和车子的事,就说钱是借的,两笔钱都还给葛某了,还教给她一些应对的细节。临走时,葛某提出补800万元的借条和收条。

纪海义供述,因为李某是他的情人,葛某给李某买车买房是看他的面子,是对他感谢的一部分。

儿子:为讨好父亲 老板出钱让我炒股

法院查明,纪海义伙同儿子纪某收受葛某给予的钱款共计250万元。

纪海义儿子纪某在证言中称,2009年5月,葛某找他问想不想一起炒股,他觉得是个机会就同意了,他没出钱不用承担风险。

2009年6月,葛某让他在父亲面前替其说好话,尽量帮其多争取些孙河乡土储项目。后来他跟父亲说起这事,父亲不让他参与。后来葛某拿到土储项目,并于2009年夏天给他打了100万元。2010年年初,葛某又给他卡里打了150万元,还说这是他应得的。

纪某说,葛某2009年初说他公司在孙河代建的机场南线项目面临收尾、孙河康营三期工程处于待分配状态,希望与其合开公司,希望在康营三期代建承包上纪海义能多照顾,另外也想培养纪某,希望纪某以后能帮他工作。后纪某离开公司时,葛宁给了纪某150万元。

一审判决

构成受贿罪

数额特别巨大判无期

此案庭审中,纪海义对检方指控的罪名认可,但对受贿数额和部分事实提出异议。

纪海义辩称,他虽然在葛某与孙河乡合作代建康营工程中为葛某提供了帮助,但最终该工程是孙河乡党委讨论决定的,他个人并无决定权。

朝阳公园房产是他以三套住房与葛某置换的,案发前他已将房还给葛某公司,直至案发他没有搬离,只是租住,没想占为己有。

纪海义说,儿子与葛某合作炒股并收取葛某钱款他不知情,且与葛某在孙河乡代建工程无关。情妇李某向葛某索要购房款和购车款,他事先均不知情,也没有伙同李某向葛某索贿。他和葛某等人在澳门赌博,葛某等人均参与赌博,不应将葛某支付的赌资全部计算在他的犯罪数额之内。

检方指控他以炒股为名收受葛某150万元的事实不存在,指控他以办理高尔夫会员卡为名收受葛某150万元不属实,其实他只收受葛某80万元;指控他于2010年五六月让葛某代其支付50万元赌球款不属实,当时系葛某单独下注,该笔钱款不应计入其犯罪数额之内。 对这些辩解,法院未予采纳。

法院审理认为,纪海义利用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多次收受钱款,为他人谋利,数额特别巨大,已构成受贿罪。检方指控罪名成立。对于检方指控有误的部分数额,法院予以纠正。指控纪海义索贿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在案查封、扣押、冻结的款物一并处理。

最终,三中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纪海义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您有更多新闻线索:

点击 法晚爆料台 报料;

发送邮件至 fwrx@fawan.com或fwsd@fawan.com

(法制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matgu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