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不是被非自愿带回内地

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不是被非自愿带回内地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16日反驳该书店店长林荣基关于他遭到“跨境执法”的说法。林荣基于本周从内地返回香港,并于16日召开记者会,讲述了他去年10月24日经罗湖回深圳后被拘留,后坐火车转到宁波“监视居住”等细节。林在记者会上断言李波是被内地执法人员“跨境执法”从香港捉拿带走的。

李波于16日当晚对林荣基记者会上的说法进行了反驳,他将自己的声明发在了他的个人社交网络上。对于林荣基所言,李波表示“完全是谎言”。他表示自己并没有使用过书店的电脑,也没跟林荣基说过“被人非自愿带回内地”,更没有听说过所谓的“中央专案组”。李波还表示“希望大家能给我和我的家庭一点安宁和隐私。”

香港媒体人凌德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李波的回应是最有力的,因为他是漩涡中最核心的那个人。凌德还提到,林荣基是因为非法经营被抓的,“他的这种集团式的以牟利为目的的经营,跟普通老百姓带一本书回去的性质不一样。”

在16日的记者会上,林荣基声称自己在深圳被带走审判是“违反了‘一国两制’”,自己要站出来“向强权说不”。香港资深评论员刘乃强认为,林荣基在偷换概念,想让香港市民联想成被“跨境执法”,其实他在深圳被捕,说这是破坏“一国两制”,事实根本不是这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告诉《环球时报》,首先,内地警方在深圳依法抓捕林荣基,不违反“一国两制”。此外,通常情况下内地警方在内地依法抓捕香港居民应及时通报香港警方。支振锋同时表示,“但如果涉及到国家安全等一些特殊的情况,晚通报也是可以的。”

林荣基手写认罪悔过书文本曝光

据媒体之前的报道,2004年8月,香港巨流传媒有限公司老板桂敏海曾因交通肇事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原籍宁波的桂敏海于2015年10月回到中国内地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在收监期间,他被发现另涉非法经营罪的线索,被公安机关解回再审。《环球时报》从有关部门得知,林荣基就是桂敏海案的涉案人员之一,因此林荣基才被宁波市公安机关调查。

《环球时报》了解到,公安机关早前掌握了林荣基涉嫌违法犯罪活动的证据,林对其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鉴于林荣基认罪态度较好、考虑其年岁较大,目前公安机关已依法将对林荣基的强制措施改为取保候审。

16日的记者会上,林荣基说自己“只售卖书籍”、“不明白违反了何种法律”,《环球时报》从相关途径得到一份林荣基于2月份亲笔写下的认罪悔过书文本复印件,在这份亲笔文本中,林荣基表示“完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行为”,明确表明自己是犯下了“协助经营非法书刊罪”,还表示自己已经认识到错误行为,愿接受法律处罚。“鉴于我年事已高,身体不好,心率长期不正常,希望执法机关能给予一次机会,从轻发落。”

对于林荣基的违法犯罪活动细节,宁波市公安局一名负责该案的民警透露,林荣基等人明知违反内地法律,长期向内地非法销售大量未经有关部门许可的书籍(2012年9月,林因携带非法书籍入境被罗湖海关行政处罚),涉非法经营罪。

该民警说,2015年10月24日,林荣基入境罗湖口岸会见其非法经营案涉案人员胡某(林的“女朋友”)时,被公安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对于林荣基在记者会上表示“有人递上一张纸要他签名,纸上有两个条款,包括‘答允放弃通知家人’及‘不聘请律师’。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唯有签字”的细节,办案民警表示,林荣基和胡某是因自身原因,主动书写了不聘请律师、不会见家人的声明。

该民警表示,经调查,林在2013年10月至2015年10月间,采取伪装封面等手段,以直邮或由内地涉案人员胡某等人转寄的方式,将书籍销售给内地购书人,并通过在内地申办银行卡收取书款。

《环球时报》了解到,林到案后,对涉嫌非法经营罪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写了认罪悔过书。基于林的犯罪事实和认罪态度,公安依法对其取保候审。

该民警表示,近日根据林的申请,公安同意其返港处理个人相关事宜。鉴于林目前的情况,办案部门将适时提请启动与香港警方的相关工作机制。

支振锋表示,取保候审期间,林荣基的行踪要向公安机关申请并得到批淮。“虽然法律并没有规定不允许他开新闻发布会,但如果他的新闻发布会对案情有影响,比如泄露了案件的侦查秘密,对案件有影响的话,办案部门可以提请启动与香港警方的相关工作机制,对他进行处理。”

“取保候审的结束取决于公安机关,”支振锋告诉《环球时报》,如果林荣基人在香港,内地警方将其重新归案只能通过香港警方配合。评论员刘乃强认为,林荣基跑到内地之外的地方开记者会,可能是认为内地执法机关“拿他没辙”,想钻个空子。

附录:李波亲笔反驳材料全文:

“今天晚上看到了林荣基的记者会,就其中部分内容作出以下声明:

1、林说我用铜锣湾书店的电脑打印了一份顾客名单给内地公安机关,完全是谎言。我从来没有使用过书店的电脑,更没有打印过任何名单交给公安。

2、我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被人非自愿带回内地,我是自愿返回内地的。

3、我在这段期间一直配合宁波市公安机关办案,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中央专案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