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硕士涉嫖娼被抓途中死亡 家属质疑警方说法

财新网】(记者 单玉晓 实习记者 罗国平)5月7日晚,家住北京市昌平区的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雷洋离奇死亡,此事引起舆论关注。

北京昌平警方5月9日晚通报称,雷洋“因涉嫌嫖娼”被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突发心脏病身亡。

雷洋家属向财新记者证实雷洋去世的消息,但对警方所称死亡原因、死者手机里位置信息被删以及警方在死者身亡两小时后才通知家属、拒绝家属对遗体拍照留存等做法表示质疑。目前北京市昌平区检察院已介入调查。

5月9日21时24分,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官方微博@平安昌平通报此事,称“5月7日20时许,昌平警方接群众举报称:位于昌平区霍营街道某小区一家足疗店内存在卖淫嫖娼问题。接警后,警方依法迅速开展查处工作。当晚,在该足疗店查获涉嫌卖淫嫖娼人员六名。期间,民警将涉嫌嫖娼的男子雷某(29岁,本市人)带回审查时,该人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警方依法对该人采取了强制约束措施。在将该人带回公安机关审查过程中,该人突然身体不适,警方立即将其送往医院,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北京昌平警方称,昌平公安分局已将此情况通报检察机关,昌平区检察院已介入并开展侦查监督工作。目前,此次抓获的其他五人因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被昌平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仍在进一步工作中。

得知这一通报后,雷洋之兄雷鹏向财新记者表示,雷洋家属对通报中的内容不认可,期待检察院的进一步调查结果。

雷鹏告诉财新记者,他于事发当晚得知这一消息。他介绍,在不久前的4月24日,弟弟雷洋喜得一女,尚未满月。雷洋的同学得知消息后,拟写了一份《关于人民大学雷洋同学意外身亡的情况说明》,雷鹏称这份情况说明是同学根据雷洋妻子口述完成的,“内容属实”。

这份情况说明显示,2016年5月7日,由于雷洋夫妇刚得一女,其亲属欲来京探望,航班预计当晚到达时间23点30分到达。当晚21时左右,雷洋从家里出门去首都机场迎接亲属,之后雷洋便失去联系。

根据这份情况说明,据雷洋妻子回忆,从5月7日23时30分至5月8日凌晨1点,她和亲属不间断打给雷洋电话,但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直到5月8日凌晨1点,电话有人接听,接听人自称来自昌平区东小口镇派出所,并告知亲属需要去派出所,亲属于1时30分左右到达派出所。

这份情况说明披露:“派出所告知的大意是:雷洋因涉嫌嫖娼,在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因心脏病突发死亡。根据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给出信息,雷洋达到医院时间为2016年5月7日晚22点09分,到达时已经死亡。”

该情况说明还显示:5月8日凌晨4时30分左右,雷洋亲属随警察来到医院,见到雷洋手臂和头部都有明显淤血。警察给出的答复为路途中雷洋反抗强烈,跳车头部着地所致。亲属要求对遗体拍照留存被禁止。

针对警方较早时期的说法,雷洋家属及同学在该情况说明中提出四点质疑:其一、雷洋几乎每周都会踢足球,全年无休,其亲属也没有心脏病史,为何会突发心脏病?其二、雷洋手臂和头部的淤血,若为跳车所致,应有明显外伤。可据家属观察其无明显外伤,按照东小口镇派出所所述,执法后已被制服并招供,为何还会尝试并成功做到跳车?其三、医院给出的雷洋死亡时间为22点9分(达到医院时间),可是在之后长达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派出所为何不联系亲属,并且亲属一直打电话也无人接听?其四、亲属交涉后发现,雷洋手机中死亡前几日的通话记录,微信朋友圈里面关于孩子和家庭的信息,手机里面的位置记录都被部分删除,这是何人所为?

据这份情况说明披露,雷洋是湖南澧县人,系中国人民大学2005级环境学院的本科及硕士研究生,目前任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协会。2012年毕业后,雷洋任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曾参与多个工业园规划,生态文明规划,污染物处理规划和循环经济规划的编制工作,在知名环境保护期刊《环境保护》《环境科学》《环境工程》上面都发表过论文,是中国环境保护事业中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北京昌平警方通报中提到的“强制约束措施”,引起律师界人士的关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上海市薛荣民律师事务所薛荣民律师介绍,所谓强制约束措施,一般是约束带或警绳,通俗讲就是把人绑了,防止失控;但是一般称保护性约束:“几人把你按住也能叫约束,多用于醉酒、吸毒及精神病人。”

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严华丰律师向财新记者介绍,强制约束措施,其实就是强行抓捕手段。这一警方自创的概念是相对保护性约束而言的,《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五条第二款规定,醉酒的人在醉酒状态中,对本人有危险或者对他人的人身、财产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胁的,应当对其采取保护性措施约束至酒醒。“约束性保护”只能针对有危害性的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并且两个条件必须同时满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haoduo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