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岗厦村的“暴富史”:一夜诞生10个亿万富豪

深圳岗厦村的“暴富史”:一夜诞生10个亿万富豪

深圳“岗厦村” 点击查看组图>>

说起深圳城中村,不得不提改造后诞生10个亿万富豪,福田中心区唯一的城中村岗厦村。去年10月,有一名男子违章后强行将民警拖行6米,叫嚣“我是岗厦人”,让人不禁感叹:深圳城中村拆迁到底造就了多少个亿元户,以至于成为有些人违法乱纪的资本。4月,大粤网网友航拍了岗厦村,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下它的“一夜暴富”史。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深圳岗厦片区改造堪称目前中国最大的“城中村”改造项目。在其拆迁的过程中,岗厦村的改造创造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 “神话”——在房屋拆迁的一夜之间,500多栋楼房的主人集体跨入千万甚至亿万富豪行列。

据了解,岗厦项目总投资近90亿元,其中最高之年投资达到43亿元。如此改造规模、投资规模,在深圳城市更新改造历史上前所未有。

据澎湃新闻报道,图中为岗厦地图的平面。左边红线里的位置是2008年拆迁改造的,右边的城中村其实也叫岗厦。岗厦本来其实不分东西边,因为要划中心区,要修一条中间路,所以把这个村一分为二。因为中心区的建设,左边这块是在中心区内,它更新的过程就更快。目前右边这块还是握手楼的状况。左边这块已经开始卖更新的楼了。它的规划用地范围是40.13公顷。改造以前本地户籍的大概有900口人,但它拆迁前的租户人数将近7万人。

南方都市报《五百岗厦旧楼倒下去 十个亿万富翁站起来》报道,岗厦原住民中的亿万家族或有20多个,而个人资产过亿的或接近10个。据金地大百汇工作人员透露,在所有岗厦村民中,房屋面积最大的一个家族拥有约6000多平米房产,在改造后,将拥有过亿资产,而这样一夜过亿的例子在岗厦绝非只此一家,极少数尚未签约的村民中也不乏“潜力股”。

虽然岗厦城中村改造后诞生了十个亿万富翁让不少人眼红,但它的改造可谓十年一梦。先来了解下这个福田CBD最后的城中村的历史:岗厦村位于深圳福田中心区,东起皇岗路,西接金田路,北至深南大道,南临滨河大道,占地37万平方米。岗厦村本村居民几乎全部姓文,据岗厦文氏介绍,他们是南宋抗元英雄文天祥的第二十六代后裔。岗厦的始祖文萃正是文天祥堂兄文天瑞的第五代子孙。

大约700年前,文氏子孙文萃等人来到岗厦,见到这里四面都是渔塘,土地十分肥沃,又有茂密的山林,从此定居于此,繁衍生息。岗厦文氏的始祖文萃与香港泰亨村的始祖文荫都是文天瑞第四代文垂统之子。文氏祠堂在岗厦村代代相传,文天祥被俘后写的两首诗《过零丁洋》和《正气歌》,也成为岗厦村人的传承及骄傲。

据深圳商报报道,解放前岗厦村的发展很缓慢,当时岗厦村水稻种植量不太大,种植番薯却很多,被称为“番薯之乡”,村民生活水准相当低下。为改善生活,不断有村民去香港打工、做生意、定居。经济特区成立后,岗厦村大部分土地被国家征用,大约仅剩下30多万平方米土地,分楼园和河园两个片区。

1992年,经历了农村城市化改造,依靠政府征收集体土地的收入,当地居民开始创办一些产业,有些家庭渐渐有了些积蓄,随着10万多外来务工人员逐渐涌入,他们开始陆续拆掉瓦房,建起新楼,并将自家的空房出租,渐渐过上了好日子。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04年深圳关外城市化改制之际,除坪地、坑梓、光明等小片区域还有传统的农业产业之外,深圳农业已基本消失。农民“洗脚上田”,但其中多数并未真正接受近现代工业和商业培训,生活模式的变化,仅是由过去的种稻谷改为现在的“种房子”。由此,城中村村民们走上了半专业的房地产经营之路,成为廉租屋建设者和物业管理者。

灰色物权问题此时渐形成。金地大百汇一位工作人员描述起当年城中村兴起阶段的粗放与随意时说:“他们(岗厦村民)承认,上世纪90年代‘种楼’那会,每天让香港的亲戚带点‘水货’过关,偷偷拿去关外卖了,然后换建筑材料回来。今天买块砖,明天买袋水泥,岗厦村就是这么造起来的,每栋楼的成本相比现在的补偿,微乎其微。”

深圳市曾出台过法律,变相默许1999年之前的违法建房;政府也曾明确宅基地的使用,所建房屋不能超过3层半,面积不能超过280平方米,也即原住民的每一栋房屋里面至少有三层是合法的。然而,深圳的城中村建筑中,很少有3层以下的,合法、非法、半合法半非法的物权犬牙交错、难以辨别,历史给深圳遗留下了灰色物权问题。

同时,深圳城市化过程中,政府大规模征收原住民土地而未给予合理的补偿,以及当时未能解决原住民的就业和社会保障问题,也致使不合法的物权一定意义上合情合理。1998年,深圳市政府就决定对岗厦河园片区进行全面改造。2002年,深圳市政府将改造任务交由福田区政府组织实施;直至2006年7月,深圳福田区政府、岗厦股份有限公司和金地集团才最终签订了框架性协议,正式推动岗厦河园片区整体改造。

1997年,深圳蔡屋围村民蔡珠祥、张好莲夫妇在宅基地上建起了6层住宅,建造花费120万元。2004年10月15日,蔡屋围村与开发商京基集团签了房地产开发合同,该村约4.6万平方米土地(包括宅基地)全部被卖掉,蔡的房子亦在其列。但在2007年拆迁接近尾声时,蔡珠祥却以补偿不合理为由拒绝拆迁。

当时深圳房价不断飙升,周边新房已涨至约2万元/平方米;蔡珠祥夫妇俩提出补偿应在1.8万元/平方米。按这一要价,开发商补偿款将达1400万元。最终,耗不起时间的开发商妥协了,1200万元补偿款打入了蔡珠祥账上。此事无疑对后来岗厦村的旧城改造产生了严重影响。

深圳福田区政府有关负责人透露,在蔡屋围村民蔡珠祥获得高昂赔偿后,岗厦村认同原先赔偿标准的村民立刻从85%下降到不足一半,岗厦村改造随后陷入僵局。经过各方协调,直到2009年,岗厦城中村改造真正意义上的大拆迁才正式开始。

就在外界对岗厦村民羡慕不已的同时,一位城中村改造企业的负责人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这个意义而言,城中村改造对村民们而言,并不仅仅意味着财富的升级,更意味着传统村民们“从组织管理,到生存方式,再到思想观念的全面升级”。在他看来,后者的升级与转型,远比财富的升级来得艰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haoduowang]

热门搜索: